冯玉祥去饭馆吃饭,要吃炒豆角,老板说:不招待叫花子

1922年5月,冯玉祥就任新的河南督军,没事就喜欢穿着破衣烂衫查访民情。一次,冯玉祥去小饭馆吃饭,老板看他穿得破烂,表示:“我们不招待叫花子。”冯玉祥大怒离开,他的部下违背命令,将饭馆给砸了。1920年直皖战争中,直系、奉系联合打败了皖系,控制了大权。冯玉祥因在直皖战争中,率领16混成旅击败了皖系陈树藩部,因功升任了第11师师长、陕西督军。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冯玉祥率部奇袭郑州,击败了河南督军赵倜。当年5月,第一次直奉战争以直系胜利、奉系失败收场,冯玉祥因功升任新的河南督军。冯玉祥上任后,颁布了《督豫施政大纲》,要求恢复秩序、安抚百姓、恢复治安、惩办贪官污吏。冯玉祥还命令:“禁止酗酒吸烟、嫖娼赌博、穿绸布衣衫等等一系列禁令,一旦发现,严惩不贷。”比如发现赌博的人,就让赌博的人抬着麻将桌游街示众;如果发现穿绸布衣服的人,就会罚款,身上有一件就罚1元。一次,冯玉祥查访民情,见到一个人穿着一双绸布鞋。冯玉祥故意走上前,向这个人拱了拱手,说:“我敬你穿得这双鞋,太给你长脸了。”这个人见过冯督军,连忙跪地求饶,冯督军只说:“去警局交罚款,就没事了。”来到警局后,这个人身上只有1元钱,两只鞋要交2元钱,他只好把一只鞋留在了警局,穿着一只鞋离开了。因为冯督军颁布的《督豫施政大纲》,河南的风气由骄奢变为朴实,和赵倜统治时代完全不同。冯玉祥爱明察暗访,一次去到大相国寺,看到有百姓有小车运土。他直接上手帮忙,百姓知道他是冯督军后,连连称赞:“你这个官好,真是父母官啊!”还有一次,冯玉祥夜里上街,叫了一辆黄包车。黄包车夫拉着车,冯督军煞有介事地问:“自从冯督军来了,你们的日子好过不好过?”黄包车夫听到问话,回答:“自从他来了,我们的生活越来越难过了,因为他自己不坐车,还不让部下坐车,我们赚的钱少了。”冯督军听到这番回复,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到了目的地,他多给了黄包车夫一块大洋,心里才舒服了一点。有一年,豫东地区开始闹土匪,害得老百姓民不聊生。冯督军得知消息后,率领大军剿匪,部队指挥所设在商丘朱集一带。冯督军趁着指挥剿匪战斗的间隙,又换上一身破衣烂衫,去查访民情了。他独自一人来到一家饭馆,店小二来了,见到冯督军,直接不招呼了。冯督军高喊:“老板,你这里有没有黄瓜、豆角,给我做一份来。”店老板翻着白眼过来了,直接就把冯督军往外推,边推边说:“我们这里不招待叫花子,你赶快给我出去。”冯督军大怒,选择离开,回到了兵营。冯督军手下的军官,听说了长官在饭馆受辱,违反兵营规定,去到饭馆讨公道。来到饭馆后,军官也是气坏了,带着士兵就砸,半个时辰把饭馆的锅碗瓢盆都给砸了。冯督军听说手下犯事,命人把犯事的军官、士兵全部抓了起来,罚了几个月饷钱,用作补贴饭店老板。在冯督军看来,老板狗眼看人低确实可恨,但是不能砸他饭碗,尤其是自己这些当兵的。饭店老板拿到赔的钱后,这才知道自己口中的“叫花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冯督军,亲自登门赔罪。只可惜北洋军阀中内部倾轧严重,因为冯督军在河南官声甚好,引起了吴佩孚的忌惮。吴佩孚控制了北洋政府后,将冯玉祥调离河南,让他担任了北京陆军检阅使,明升暗降了。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