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女子新婚6个月在卧室安装监控:为了防我公公,他为老不尊

美女作家夏七夕曾在书中写道:“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类,养大了孩子,衰老了自己,拼尽全力送孩子翱翔,再用尽余生等孩子回家。”为人父母,没有谁不希望子女能够过得更好,可许多子女和父母的感情,从结婚那一刻开始就发生了转变。婚后双方因为观念的不同,容易引发矛盾,又因为婆媳关系等原因,导致矛盾激化,以至于子女与父母之间彻底对立。2019年,河南许昌的老张见证了儿子的婚礼,老张的二儿子小张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年过40仍然单身。好在41岁时,通过网络认识了刘女士,两人很快领证结婚。小儿子结婚,老张自然非常高兴,婚礼当天他还对宾客说自己看到两个儿子结婚,人生已经没有遗憾。可婚后的日子却让老张意想不到,儿媳新婚六个月在新房卧室安监控,竟然对外声称是为了防老张,还到处传播老张为老不尊。无奈之下,老张只能带着妻子搬出了儿子的新房。老张到底做了什么事,才会引得儿媳如此防备?老张和妻子辛辛苦苦大半辈子,只希望两个儿子能够过得幸福,将来愿意给自己养老。为此老张和妻子不惜将所有积蓄拿出来给二儿子盖新房,儿子没钱装修,老人又借了2万元给儿子装修。街坊邻居得知后,都说老张对儿子好的没话说。谁曾想二儿子结婚后就变得不可理喻,在儿媳的拾掇下处处和父母作对。老张认为一切都是儿媳搞的鬼,于是多次找儿媳理论。结果儿媳直接将两个老人赶出家门,让老张和妻子回破旧的老屋里居住。老张一想到自己花钱盖房子,却被儿媳赶了出来,他就忍不下这口气。事后老张便多次上门吵闹,敲打房门,逼得儿媳在新房里装上了监控,还声称就是为了预防自己那为老不尊的公公。在老张的口中,儿子和儿媳成了不孝顺的子女,可在儿媳的眼里,公公才是真正的恶人。在得知公公到处宣扬自己不孝顺后,儿媳刘女士站了出来,她要向街坊邻居揭穿公公的真面目。刘女士声称,自从自己嫁入张家以来,公公就没给过自己好脸色。因为刘女士比丈夫小张大6岁,公公便经常冷嘲热讽。看到刘女士和小张的婚纱照,指着照片当众侮辱刘女士,说刘女士还没有儿子长得好看。可即便如此,老张也不至于“为老不尊”,为什么刘女士要对外宣扬公公为老不尊?说到这个问题,刘女士气的脸色铁青,原来就在她和丈夫结婚不久,因为一次意外差点被公公看光。2019年的某一天,刘女士在院子里干活,不小心弄湿了衣服,刚好看到公公走进院子,于是立刻回房换衣服。可就在刘女士换衣服时,突然房门被推开,公公毫无顾忌地走了进来,吓得刘女士惊慌大叫。从此之后,刘女士便决定在新房安装监控,免得为老不尊的公公有什么邪念。对此老张却有另外一个说法,他说自己当时刚走进院子,就看到儿媳回房间,还狠狠地关上了房门。这在老张看来,是儿媳对自己有意见的表现。一气之下,老账想找儿媳问个清楚,结果一推门发现儿媳正在换衣服。至此真相大白,原来这件事只是误会而已,可纵然误会解除了,脾气暴躁的老张和性格强势的刘女士坐在一起也免不了发生争执。两人言语越来越激烈,气急败坏的老张说不过儿媳,就直接行使自己作为房主的权利,让儿媳搬出去住。刘女士也不甘示弱,她说自己是小张的妻子,房子虽然不是自己出钱盖的,但也有资格住在里面。这番话让老张哑火,他内心仔细想了一番,发现儿媳说的确实有道理。但老张不知道的是,刘女士其实根本就没有绝对的居住权。《民法典》规定,居住权人有权按照合同约定,对他人的住宅享有占有、使用的用益物权,以满足生活居住的需要。老张夫妻俩出钱盖了新房,他们就是房子的主人。作为居住权人,他们可以与儿子儿媳订立合同,也可以让儿子儿媳居住在房子里,换句话说,夫妻俩享有房子的所有权,可以任意支配。至于小张和刘女士,他们虽然是老张的儿子儿媳,但在建房子时没有出一分钱,因此和房子没有任何关系。能住在房子里,是得到了老张的同意和许可,一旦老张真的要赶走两人,他们便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从本质上来看,房子是属于老张的私人财产,法律保护私人财产不被他人侵占、哄抢和掠夺。而刘女士赶走老张,还在房子里装监控防备老张的行为,无疑就是侵占他人私人财产的体现。不过考虑到双方都是一家人,因为这点事没必要走法律程序。经过有关人士的劝说,刘女士和老张也愿意接受调解。刘女士夫妻俩愿意偿还剩下的2万元债务,这样一来房子也有他们的一份。而老张夫妻俩也承诺,重新接纳儿媳,并尊重儿子儿媳的生活,不会过多干涉。正所谓“家和万事兴”,一家人和和气气,家族才能兴旺。为人子女要孝顺父母,作为父母也要理解子女。老张和刘女士都有过错,但只要两人能够认识问题,并及时改正,矛盾也就慢慢消除。父母对子女的爱毋庸置疑,但在和子女的相处中却难免磕磕碰碰。归根究底,还是因为双方意识和观念存在太大区别,如果父母尝试着理解子女,子女也尽可能体谅父母,家庭也自然会一片和乐,幸福美满。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