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历史名酒“陨落”,曾家喻户晓人人知,如今却在超市无人问

河南自古以来就是白酒大省,不管是酿酒还是喝酒。虽然如今的豫酒并不怎么出名,但它也曾实实在在站在过我国白酒行业的巅峰。在这片有着丰厚酒文化的土地上曾涌现过不少的好酒,这其中就有一款历史名酒杜康酒。千年之前,曹操一句“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让杜康的美名遍传神州大地,后来更是享誉国内外。有这样的历史积淀,照理来说,它就应该称为我国白酒行业的扛把子,可到了如今,它别说成为扛把子了,就连河南本地的酒友也很少喝它,这又是为什么呢?名酒的复苏杜康酒虽有几千年的历史,但真正的酿造方法早已在历史长河中失传了。曾有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来中国探访,四处寻找真正的杜康酒,可惜在回国时也没有找到。为了复兴名酒,洛阳的伊川酒厂四处探访、学习酿酒技术。功夫不负有心人,1973年伊川的杜康酒终于问世,在当时可谓是轰动一时。生意好了自然有人眼红,汝阳酒厂在看到伊川酒厂的销售如此火爆后,也向上级申请酿造杜康的生产权,此后陕西的白水也开始生产杜康,三家酒厂三分杜康酒的市场。争端初现1980年,开始整顿商标权后,三家酒厂为争夺商标起了第一次冲突,但最后还是将杜康的商标给了最早开始生产的伊川酒厂。不过另两家酒厂依然可以向伊川酒厂报备后,使用杜康的品牌,也算给了多年的酒厂继续生存发展的机会。在三家酒厂的共同努力下,杜康酒的销量一度超越五粮液,茅台,创造了销售记录。商标之争尽管如此,汝阳和白水两家酒厂还是不甘心于被伊川领导,开始申请杜康泉,杜康河,杜康村三个商标。虽被批准使用了一段时间,但是最终还是在伊川酒厂的申诉下暂停了这三种商标的使用权。三个酒厂不甘示弱,各自为营,相互打击,于此同时商标使用权十分混乱,一批假酒也流入了市场。不仅如此,市场上还出现了大批贴牌酒,质量参差不齐,对品牌的声誉影响极大。大众对杜康的信任也慢慢丧失,一度落到冰点。即使在伊川杜康与汝阳杜康争得头破血流、相继破产,又合并重组洛阳杜康之后,商标之争也依旧没有结束,还是在和白水杜康不断斗争。虽然现在说到杜康酒,大家都默认是洛阳杜康,但是长达几十年的官司,让还是让杜康的品牌力受到了极大的损失,最终丢了市场、丢了口碑、更丢了人心!三家酒厂争夺多年,放弃了初心、忙于争斗,疏于经营提升,活活把一手好牌打的稀烂。本是有着千年历史加持的品牌,有着其他酒没有的先天优势,却败得干干净净,属实可惜。说到底,杜康还是在经营的战略决策上一步错、步步错,其实我国很多的酒厂都存在着经营方面的问题。要么全部都把精力用在宣传上,酒品质量差,要不就全部心思用在制酒上,没有宣传,没有知名度,走不出当地。如今的社会,“酒香也怕巷子深”,一款好酒如果没能在大众心目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就会一定会被遗忘,连不温不火都很难保持,颇有非黑即白之意。在白酒市场上,确实有对酒质不管不顾的酒厂,但是更多的还是那些因为酒厂不善经营,所以局限在当地的高品质好酒,河南的彩陶坊、山东的景芝酒都是典型,而来自贵州的木台厚道酒也未能幸免。人人皆知贵州的酱酒出名,也知酱酒大多昂贵。酱酒酿造工艺繁复、需要的时间也很久,价格自然相对其他酒较高,但是木台厚道酒却卖出了亲民价。它出自茅台老厂长李兴发的弟子冯小宁之手,作为“茅台八仙”之一,她对白酒的把控十分严格,所以出自她的手的白酒品质自然不会差。贵州本地的酒友都对此熟知,所以在他们的酒桌上常常可以看到这款酒的身影,但是在外却知道的人很少。它采用了贵州本地的红缨子高粱,严格遵循“12987的大曲坤沙”工艺,酒质非常有保证。喝过这款酒的酒友都对它欲罢不能,评价它“茅香”十足,喝多了也不会有不适感,第二天可以照常工作。可惜它一心扑在提升酒质上,疏于经营,没能走向更大的市场,走入更多爱酒人士的生活。在竞争如此激烈的白酒市场,希望各个酒业商家都可以吸取教训,不要被利益冲昏头脑,也不要只埋头做酒,要妥善处理好二者之间的关系,让每一款值得品尝的好酒,走入大众的生活!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