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桥:衔接南北 见证过往

狮子桥,是一座桥、一个自然村、一条河的名字。要说狮子桥和狮子桥村,要先说一条路和一条河。一条路这条路是107国道确山段,此前它并不叫107国道,也不像现在这样平坦流畅,有些路段甚至不在现在的位置上,但确山段一直是南北交通要冲。《确山县志》记载,1968年冬,国家拨款和民工义务建勤相结合对这条贯通南北的交通线进行改线,名郑武公路(郑州——武胜关),确山段原路线移到铁路西。1984年这条南北线易名为京深公路(北京——深圳),是年春确山北段进行整修,路基增宽,路面宽9米。此后,107国道驻马店境又有多次整修。2014年,107国道驻马店境全部升级改建,2016年底改扩建竣工,即为沿用至今的107国道。107国道确山段今日的路况整体也于2016年形成。《确山县志》将郑武公路之前这条南北交通线称为“老线”。107国道确山城区段一条河这条河位于确山县南部,发源于确山县任店镇境内,自西向东南,蜿蜒流经多个村落,在新安店境内下穿京广铁路,最后汇入溱头河。中共确山县委宣传部三级调研员、确山县红色文化传播志原服务队队长马勤功任确山县水利局局长期间,曾认真了解过确山境内的河流发源及走向。狮子桥这条路和这条河有个交集。老线自驻马店老街乡向南入确山境,经古城乡、八里岔村跨过这条河,后继续向南伸入信阳明港。老线跨这条河的地方建有一座桥,桥两边各有一座石狮子,此桥遂取名为狮子桥,这条河遂取名为狮子桥河,附近的村子也因之叫狮子桥村。听村民介绍狮子桥村的历史据《确山县地名志》记载,狮子桥村隶属确山县新安店镇段庄村委会,清朝末年建村。由此看来,狮子桥当于此前就已建成。实地寻访狮子桥2022年5月11日,中共确山县委宣传部三级调研员、确山县红色文化传播志愿服务队队长马勤功,确山县县志办主任赵安东,确山县志愿者协会会长张大生一行来到新安店镇狮子桥村,实地寻访狮子桥的昔与今。《确山县志》上显示1913年已有狮子桥张大生与狮子桥村颇有渊源,他爱人的娘家就在这个村里,他已跟这个村子结缘三十几年。他记得20几岁时听村里的老辈人讲过,自从这条南北交通线上建起狮子桥,这条路上过往的客商、羁旅行役、难民就常在河畔休整、在附近歇脚。附近渐成村落,狮子桥村由此形成。因村民来处不一,至今狮子桥村70多户村民里仍有三四十个姓氏。寻访旧址狮子桥在狮子桥村北不远处,桥身至今仍在,几块硕大的青石板横卧在桥墩上。桥下河水潺潺,桥墩迎水处的箭形分水石显现着当年建桥人的智慧和别具匠心。桥西不远就是京广铁路。狮子桥上的青石板和分水石狮子桥不远处就是京广铁路据狮子桥村72岁的村民李根介绍,狮子桥原为三孔石桥,1968年以前,狮子桥和那条穿村而过的道路一直是贯通南北的交通线的一部分。狮子桥老线穿过狮子桥村说起村里这条路,村民们异口同声地说:“就是老107国道。”50多岁的段庄村委主任李金华说,有国道前,过狮子桥的那条路是条土路,路比较宽,人、车、马大多走那里,那条路当时发挥着国道的作用。而今这条路已成为狮子桥村的“户户通”村路,掩映在庄户人的院落和绿树之间。李根还记得昔日这条路的繁忙:“当年好多车都走这路上过,牛车、马车、汽车,还有拉练的军车。”他掀开裤腿露出脚踝上方的一处伤疤,“这是我三四岁那年,在村里乱跑,叫过路的军车给碰伤的。”狮子桥村当年颇为繁华,上世纪60年代当地还是一个集市,有门店、供销社、食品公司等,附近村子里的人都到那赶集。村里至今还留存着当年食品公司的几堵老墙。随着“国道西迁”(1968年郑武公路修建,狮子桥段取道京广铁路西,当地人称“国道西迁”),狮子桥上车马渐稀,后又经75·8洪水的冲击,狮子桥逐渐废弃,狮子桥村也慢慢冷清下来。而今,狮子桥村已成为豫南大地上一个普通的小村落,狮子桥的三孔石桥也只剩下一孔半,临近桥两端的道路已成了庄稼地。见证确山革命史1968年,李根参与了郑武公路确山段的修建,“我去修路的时候,那里还是麦地呢。”李根说。李金华也听说过郑武公路确山段修建的事:“当时过狮子桥村的路是土路,经铁路东,后来修路修到了铁路西。”107国道(右)和京深公路(左)任店镇段这条南北路线先后经过多次修整,名字也从《确山县志》记载的老线到郑武公路、京深公路,再到目前人们熟悉的107国道。据马勤功回忆,他1985年从确山县城骑自行车去薄山水库,走的那条国道还不是目前107国道所在的线路。当时的路线秦头里段在现170国道的西侧,任店镇段则是现在任店街上的那一段。虽然京深公路早已成为107国道,但在107国道确山段,郑武公路、京深公路的印迹依然可见。三条路分分合合,107国道一路向南,郑武公路、京深公路时隐时现:有些路段和现107国道重合,有些路段成为附近村里的生产路、邻近镇上的街道,有些路段成了村道,还有些路段因少有人行而逐渐荒芜。107国道(右)和京深公路(左)秦头里段已经荒芜的狮子桥,作为我国较早时期南北交通线的一部分,不仅见证了南北交通的变迁,也见证了革命年代在此地发生的红色故事。确山县临时治安委员会旧址1927年4月,为迎接北伐军进军河南,在周恩来、王若飞的指导下,共产党员马尚德(杨靖宇)、张家铎等领导确山数万民众举行了震惊中外的武装暴动,获得了确山县城的首次解放,创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较早的县级革命政权——确山县临时治安委员会,引起了国内外各方面人士的极大重视。在攻打确山县城时,杨靖宇等将参加攻城的农民武装统编为十路大军,由李述增、李天道指挥的第五路大军就是由县城南从狮子桥到李新店一带的农军组成,“狮子桥”在确山农民暴动中崭露头角。确山起义指挥部旧址1927年11月,响应八七会议号召,在党的领导下发生了震惊中外的确山起义,揭开了河南土地革命战争的序幕。12月王楼之战,确山农民革命军不足300人痛击了国民党反动派1500多人的围攻,后由于指挥失误,豫南特委书记王克新、总指挥杨靖宇、大队长张家铎受伤(12月8日王克新因伤势过重不幸牺牲),部队被迫转移到县西北的老乐山一带山区活动。经过初步休整,12月6日,中共豫南特委、确山县委和农民革命军离开小乐山地区,途经瓦岗镇芦庄、任店镇曹庄,过新安店狮子桥等地,重新回到县东游击区继续开展武装斗争。12月中旬,信阳农军来信求援,豫南特委决定,确山县农民革命军南下信阳,与王伯鲁领导的农军汇合,共同开创四望山革命根据地。抗战时期,狮子桥是抗日救亡运动的主要活动地区之一全民族抗战时期,狮子桥是抗日救亡运动的主要活动地区之一。1938年5月,上级党组织从武汉派陶杨以“民运指导员”身份,到距离狮子桥北5千米、确山县城南的黄山坡开展工作。按照中共确山县委的指示,“抗日保乡会干部训练班”于6月份在黄山坡车站铁路林场开办,县委书记王景瑞负责干训班的政治工作,陶杨负责行政教务工作,招收学员50多人,从中发展党员30多人。狮子桥是干训班的后方重要基地。同月,县委决定在县城南开展工作较为活跃的新安店、任店、普会寺一带的中心地区成立中共确山县第三区委员会,机关设在狮子桥,又称狮子桥中心区委,下辖任店、新安店、普会寺3个分区委,李城、普会寺、山宗寺、邢河、任店、陈门店等10多个中心支部、20多个支部,共有党员260名以上,占到全县党员总数的一半以上(不含县城西部竹沟地区)。1939年6月,日军占领确山与信阳交界的明港重镇,确山危在旦夕。按照豫南省委、竹沟地委“用5天时间组织一支400多人枪的确山人民抗日游击大队”的指示,狮子桥中心区委的大部分干部加入并动员了380人参加抗日游击大队,在县委书记王景瑞和县委军事兼统战部长赵进先率领下,南下信(阳)确(山)边区抗日,9月到达信阳四望山,编入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第六团队,随后发展为新四军五师三十八团的一部分,成为抗日武装的一支劲旅。1947年6月初,根据豫皖苏边区淮太西地委的指示,中共信确桐工委取消,中共汝正确信工委建立,王景瑞任书记,胡友禄任组织部长,张九英任武装部长,工委机关设在确山老君山南的小卞庄。工委主要以确山为工作中心,组织武装,发动游击战争,迎接刘邓大军南下。工委成立了游击支队,张九英任队长,胡友禄任政委,镇压反共顽固分子,捣毁伪乡保政权。10月下旬,游击支队途径县南狮子桥时,侦察到该地有20多名伪军在守铁路桥,且武器较好。随即将其住处包围,迅速将20多人解决掉,不费一枪一弹,缴获机枪2挺,步枪20多支。随后,游击支队转移至确山西北的老乐山一带继续开展游击战争。(来源:确山县委宣传部 马勤功 张红 确山县志办 赵安东)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