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看中了王凌云的第二军,想借机吞并,不料被宋希濂捷足先登

1947年12月,国民政府在南阳成立了第十三绥靖区,王凌云受命出任中将司令官兼行政长官,手下有第二军、第十五军两个军,加上南阳地区的地方保安部队,总兵力差不多有十万左右。作为一个杂牌出身的将领,王凌云应该也算是混得不错了。然而到了1948年,随着解放战争的进展,河南不少地方陆续解放,第十三绥靖区的处境就越来越糟糕了。5、6月间,由于解放军不断在南阳外围活动,虽然白崇禧一度命张轸率二十军和五十八军从信阳经确山、唐河、邓县、内乡,进行来回扫荡,试图巩固南阳防御。但是二十军和五十八军在赊旗镇、兴隆集、马柳营等地遭到解放军痛击,损失惨重,很快就逃回信阳。此后第十三绥靖区的部队也多次遭到解放军攻击,王凌云向白崇禧求助,只是白崇禧自顾不暇,无力救援。到了10月下旬,无计可施的白崇禧只能让王凌云放弃南阳,率军南逃。王凌云接到命令以后,带着手下第二军、第十五军、各县警察、保安团6000多人,裹挟南阳各中学学生1000多人逃到湖北襄阳。此时恰逢淮海战役爆发,蒋介石正急于抽调部队赶去增援徐州,见王凌云率部撤到襄阳,便将他和宋希濂召到南京,说希望王凌云能率第二军、第十五军去徐州参战。蒋介石这句话虽然看上去带着商量的余地,但是王凌云出身杂牌,没有什么靠山,自然不敢表示反对,连忙说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只要有命令,一定尽力完成任务。老蒋听了很高兴,而在一旁宋希濂也帮腔说可以把王凌云手下战斗力较强的第二军开到自己驻守的沙市,由他安排轮船从水路到浦口,这样去徐州较快些。王凌云以为宋希濂只是想在蒋介石面前表现一下而已,当时也没多想。谁曾想第二天蒋介石再次召见他,下达的命令却是让王凌云带着十五军继续留守襄阳,第二军则去沙市,由水路转浦口,赶赴徐州参战,并说已经给第二军军长陈克非下达了命令。王凌云听了这话就意识到不妙。当时国民党内部都讲究抓实力,部队在自己手上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部队,第二军被分割出去使用,这到底还算不算自己的部队可就不好说了。而王凌云手下两个军中,第二军是跟随他多年的老部队,战斗力也比十五军强,他自然舍不得。可是老蒋命令已下,王凌云也不敢公开反对,于是只能应承下来。果然,第二军到了沙市以后,白崇禧先伸出手来,想把它调给自己直属。而宋希濂毫不相让,直接让南京下了一个命令,把第二军转隶他的第十四兵团指挥。蒋介石又把第二军军长陈克非叫到南京,好言抚慰,知道他母亲已经八十多了,还写了一幅寿匾,又送了几万元,陈克非深受“感召”,就倒向了宋希濂。就这么王凌云丢了第二军,白崇禧也没能搞到手,白白便宜了宋希濂。而让王凌云更加没想到的是,宋希濂此时新出任华中剿总副总司令兼第十四兵团司令官,奉命在沙市附近加强防御,以守卫四川和湘西,他觉得自己兵力有限,于是正到处抓部队。王凌云出身杂牌,手下部队又不少,自然成了他的首选,第二军只是第一步,第十五军他也没想放过。1948年年底襄樊战役以后,王凌云率着部队逃到了当阳。宋希濂见有机可乘,就以商议军务的命令让他来沙市,然后以副司令官万式炯和王凌云不和,可能会捣乱贻误军机为由,要求把十五军也先交出来,让王凌云带着从南阳出来的其他地方部队去江南整训,第二军和第十五军等日后会归还给他。王凌云哪会信这鬼话,知道部队交出去就不可能回来。奈何此时宋希濂说是商量,可是身边足足带了六七个卫兵,显然不同意是别想走了,无奈之下只能答应。宋希濂还不放心,直接让他用电话和第十五军军长刘平联系,下达了转由宋希濂指挥的命令,等第十五军到手,这才放人。可怜等王凌云回到当阳时,手下只剩下了第十三绥靖区的文职人员、南阳地方部队和学生5000多人。更糟糕的是宋希濂虽然说得好听,让王凌云带团队去江南整训。可等王凌云到了松滋县,宋希濂根本不给一点粮饷。王凌云连这个团队都维持不住,王凌云一度有意联络旧部和宋希濂闹一下,但是他手下亲信都认为宋希濂是蒋介石的门生嫡系,反宋就是反蒋,难以对抗。最后不得已,王凌云只能命副参谋长王笑青整理名册,将这最后一点实力也交出去。自己则怕宋希濂赶尽杀绝,连夜化名逃往重庆。就这么王凌云的部队被宋希濂吃了个一干二净。有趣的是,最后两个人双双进了功德林,不知道在里面见面时,他们作何感想。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