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老汉收留日本伤兵,坚持供养47年,日兵回国后怎么报答的?

1946年的一天,在河南南召的一个普通小村庄里,村子突然间就炸开了锅,因为村民听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消息:一个叫孙邦俊的村民收留了一个日本兵!消息一出,孙邦俊的家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村民们异常激动,更有愤恨者扬言要杀了这个小兵。但是孙邦俊苦苦相劝,并且执意要收留他,最终群情激奋的村民拗不过他,只得离开。这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侵华战争刚结束,孙邦俊就收留了一个日本兵?难道其中有什么隐情吗?“可怜”的日本兵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我国政府对待日本俘虏还是比较宽容,仅仅遣返的日本战俘就达200万,不过,在刚结束硝烟的全国各地,难免还遗留着一些日本兵。当时的日军溃败,损失惨重,日本政府尚且自顾不暇,更不会管这些流失的士兵了,于是在豫西南的一个小镇子上,村民们就发现了一个没人管的日本兵。这个日本小兵脏兮兮的,头部还受着伤,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日军服,他可怜兮兮地缩在角落里,让人猛地一看很是觉得怜悯。没人知道他是从哪跑来的,他不会说中国话,只会叽里呱啦的,也不知道要跟村民们说什么,总之乡亲们见他是日军,对他很是厌恶,有人拿石头扔他,甚至还有村民索性上手对他暴打。这个小兵也不反抗,只会抱着头缩在角落,也不敢再开口说话,孙邦俊扔给他两个馍,他捡起来就往嘴里塞,塞完还冲着孙邦俊傻乐。孙邦俊心里也对日军痛恨至极,他本来是要转身走的,但是谁知这个日本兵扑通一下就给他跪下了,两眼含着泪花,眼中满是期望。孙邦俊看到这一幕,心里突然特别酸涩,他心想:侵华是日本政府所为,他也只是个听指挥的小兵,也挺无辜的,现在总不能就这么看着他饿死吧!孙邦俊就是个本分的农民,从小在民风朴实的村子里长大,心地很是善良,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收留这个小兵!很快,孙邦俊救了一个日本兵的消息在镇子上传开了,村民们瞬间怒从心头起,纷纷跑到孙邦俊的家门口痛骂。但是孙邦俊却说:“我去过警察局了,人家说现在已经胜利了,咱又听不懂他说话,也不知道送到哪里去,总不能看着他饿死吧!”村民气急了,骂他死脑筋,但是孙邦俊却已经下定决心,村民看他这么倔强,气的一哄而散。从此以后,孙邦俊的家中莫名其妙多了个日本兵,这个日本兵本来就不会说汉语,头部又受了伤,于是有点“傻憨憨”的,孙邦俊并不嫌弃,每天做饭给他吃,还拿了自己的衣服给他穿。本来孙邦俊以为,家里多个人吃饭,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没什么养不起的,但是谁承想,日本兵的伤越来越严重了,脑子也越来越傻,再拖下去恐怕有生命危险。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吧,于是只能带着他去镇上的医院看病,不想,这一下子不仅花光了孙邦俊家的积蓄,还欠了300多块的巨款。不过这个日本兵很是争气,许是他的求生意志也格外顽强,他开始慢慢地好起来了,孙邦俊一家也特别高兴,每日开始教他说话,日本兵也慢慢地能说几句中国话了。父子两人“供养”日本兵日本兵伤好后,孙邦俊想着让他干点农活给家里分担一下,毕竟也是个大男人,总不能天天等着别人供养。但是谁知,可能是因为之前头部受伤导致了后遗症,他的脑子总是不好使,在地里除草把苗一起除了,上山割草喂养也能弄错,重物也提不了,没办法,孙邦俊就只能继续供养他。日本兵一直在他家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时间久了,村里难免就出了闲话。有人认为:这个日本兵肯定给了他一大笔钱,不然孙邦俊图什么呢?于是有几个不良少年趁夜摸到孙邦俊家里,谁承想里面根本不像他们想的那样“米面垒到屋顶高”,反而家里穷得揭不开锅,粘鞋底用的面糊糊都熬不出来一碗。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下去,时候久了,村民们也懒得管他们了,甚至有时候他家实在难过,乡亲们多少还会接济一下。后来政府上门给日本兵上户口,村长拿来树枝让他写名字,日本兵划拉了几下,村民也看不懂,就是隐约看见那个字很像“李”,于是就给他起了个叫“李同”的中文名。孙家因为收留这个日本兵,家里一度难到吃不上饭,动乱时期,社会风气很是敏感,因为家中有个侵华的日军,孙家一度遭到批判。孙邦俊的儿子孙保杰当时考上了当地的南召师专,但是政审时发现他家藏着个日兵,于是没有录取他,孙保杰也因为这个缘故一度娶不上媳妇,尽管如此,孙家人却始终都没有抛弃他。1962年,孙邦俊得了疾病,最终不幸逝世了,临终前他嘱咐儿子,一定好照顾好日本兵,将来有机会,要帮他找到家人。孙邦俊去世后,儿子担负起了照顾日本兵的重任,毕竟也是日夜相处了一二十年,感情早就有了,并且从小受到的质朴的教育告诉他:一定要完成父亲的遗愿!此后的孙保杰对日本兵一照顾就是47年,这期间他一直辗转打听日本兵家人的音讯,但是却毫无收获。身世谜团终于揭开给日本兵寻找家人一事,直到中日建交时才赢来转机。1972年,中日两国邦交正常化,两国也开始了贸易往来,孙保杰正式付诸行动。他开始给当地的政府、红十字会、相关居委会等组织写信反映情况,并向外界公布日本兵一事,表示希望有人可以提供有用的信息。1992年,一个日本访华团来到河南,孙保杰知道后,连忙请求政府的帮助,希望跟访华团取得联系。在相关部门的帮助下,孙保杰见到了访华团,当时访华团知道这件事的始末后,对此十分感动,并在回到日本后,开始各地报道“日本兵被中国人收留一事”,以帮助日本兵找到家人。很快,这件事引起了日本一个副总编的注意,这个人叫津田,他觉得报道中的人很像自己当年失踪的战友石田,于是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他不惜亲自去往河南,并且跟孙保杰取得了联系。双方见面后,津田一眼就确认,眼前的人就是他的老战友石田,但是奇怪的是,他喊石田的名字,对方并没有什么反应。原来,石田因为早年就损伤了大脑留下后遗症,并且时年的石田已经是80多的高龄了,脑子更加糊涂,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了,否则又怎么会40多年都找不到家人呢?很快,在津田与孙家人的共同努力下,石田的血液样本被送往了他日本的家中,经过鉴定,孙家收养的日本兵的确是石田家的人,至此,日本兵的身世谜团终于被揭开。他本名叫石田东四郎,家住在日本秋田县增田町,石田家境优渥,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在他大学毕业后,恰逢日军发动侵华战争,石田应召入伍。那时的日军对他们洗脑很是疯狂,他们也时常以为这是一次自豪的“保家卫国”之战。不过随着战事的推进,石田渐渐感觉到了这场战争好像跟自己的认知有些偏差,他也渐渐开始怀疑自己,这样屠杀中国人是否是正确的。有一次,石田受了伤,本来也不是什么稀奇事,谁知日军根本没有管他,直接把他扔下自生自灭了。这次石田对日军彻底失望,他多次想自尽,但是始终没有下定决心,后来他一路乞讨一路躲避追查,最终来到了这个河南的小村镇,并且在这里一呆就是半个世纪。1993年,石田东四郎成功跟着家人返回家乡,孙保杰也终于去掉这一大心病,这已经距孙家收留石田过去47年了。石田回国后,接受了很好的治疗,大脑损伤情况有所好转,他告诉了家人这些年来孙家是怎么对待他的。石田家乡人民知道此事后,也很受感动,他们自发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开始在社会上募捐,募捐到的钱全部送到了孙保杰的家中,不过后来的孙保杰却没有接受,而是将这笔钱都捐给了政府。不仅如此,日本当地的政府还捐献了600万日元,在孙保杰的家乡建立了一个种植园,叫做“中日友好太增植物园”。1998年,日本政府再一次给当地捐建了中日友好小学,以感谢孙家对石田的帮助。后来孙家的子女去日本留学,石田也屡次给他们提供了帮助。至今为止,很多人知道了石田的事迹,但是大部分人仍会说:换成我绝对不会收留他!当然,日军带给我们的伤痛,国人至今不能忘怀,更何况在那个刚遭遇战乱的年代,孙家人的所作所为的确让人不理解。但是从另一方面说,孙邦俊的善良,让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因为骨子里刻进的善良,一直都是中国人民的本质!不管这份回报是否是对等的,对孙家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们父子二人付出了几十年的时间去救助一条人命,善良就是他们最大的支撑。当今我国正处在伟大复兴的道路上,虽然如今中日两国关系友好,日本也不乏众多帮助过中国的民众,但是正视历史、了解过去,才能鞭策我们变得更加强大、更加雄伟!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