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老农盖新屋,瓦片下的一颗子弹揭露奶奶的秘密,直接惊动政府

河南老农翻新房屋,瓦片下的一颗子弹揭露奶奶的秘密,直接惊动政府。2007年,在河南省卢氏县的一个村子里, 一位叫李明山的65岁老农正在翻建老房子他花钱雇了工程队将房屋彻底翻新一下,当工人上了房顶解开旧瓦时, 意外看到了一个泥巴糊着的青色瓦片,打开这个青色瓦片,发现下面竟藏着一颗子弹,李明山大吃一惊,小心翼翼的拔出子弹头,没想到这颗子弹头里没有火药,却惊现一团皱巴巴的纸条。因为年代久远,纸条已经泛黄,但字迹依然清晰,上面写着:今借到高河村李大娘苞谷五斗食盐叁斤, 工农红军手枪连。甲戌年冬月十三日。李明山拿着这张纸条,赶紧去找父亲询问情况,纸条里提到的李大娘,就是李明山的奶奶,父亲小时候, 也只是听说过这件事情,但一直不知道借条藏在什么地方。 此事传开后,很多记者和很多古董收藏家,来到了李明山的家里,想要买走这张借条,甚至还开出了3万元的高价。不仅如此,县政府也派人找到李明山,要按照借条上面的物资,给予李明山一家五倍偿还,同时想要拿走借条, 放在博物馆永久保存。李明山一家原本是普通的农民家庭,因为这张借条,成为全村瞩目的焦点。李明山的老父亲,除了对欠条的事情记不清之外,但关于红军的事情,却记得十分清楚。就这样,在李明山父亲的讲述下,我们才知道关于借条的来龙去脉,李明山奶奶隐藏了74年的秘密, 才终于浮出水面。那是1934年12月,当地下了好几天的雪,好不容易天晴了,正在执行转移任务的徐海东和程子华率领25军抵达河南三门峡的兰草村,村子里面消息本就闭塞, 一下子看到那么多手拿着枪的军人,村民们都非常害怕,立刻关紧门窗到后山躲避。 那时候的兰草高河村,也就是17户人家,全村都是佃户,青壮年也跟着地主跑了,村里剩下的都是老弱妇孺, 李明山的奶奶项小翠因为缠了小脚跑不快只能待在家中。据李明山父亲的回忆,当时他只有6岁,小伙伴只剩下5个人没有跑,他还开玩笑的说, 现在这600多亩地都归我们了。12月8号的早上,村子里突然响起了哨声,而且还非常响亮。项小翠抱着年幼的孩子走过去一看,是队伍在吹起床哨,果然是红军来了。因为敌党的宣传,项小翠心里很害怕,赶紧抱着孩子回到家里,锁住了大门。 上午八点多的时候,又有几只红军的队伍陆续进村修整,这些都是红25军的战士们,当时被称之为娃娃兵。这只部队是红军历史上,最传奇的部队之一,更是功劳最大的部队之一,可以说,如果没有红25军, 就没有未来的延安。在长征时期,别的红军队伍越打越少,可是红25军却越打越多,是红军长征路上,唯一一支增员的部队。到了半中午,项小翠脚踩着凳子探出头,双手扒在了墙上,望着一支又一支的红军进村。 这个时候,项小翠看到不远处走来几位年轻的战士,吓得赶紧领着孩子躲进屋子里,很快就听到外面那些战士在敲门,说是希望在家里打麦场休息几天,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行个方便项小翠一听对方那么客气,思前想后犹豫了一会,随即打开了大门,当她看到红军战士们都穿的那么单薄, 被冻得瑟瑟发抖,项小翠一下子心软了,便同意让红军到家里休息。在征得同意之后,20多名红军抄起扫把就开始扫雪,把项小翠的门前院子和打麦场打扫的干干净净。 在打扫完麦场后,红军的战士们又主动来到了项小翠的家里,前后院落都给清扫的十分干净。项小翠看到红军们都很善良,根本不是敌党口中说的那样,便立刻跑到后山,喊自己家里的青壮年回来, 家里的父亲、叔叔、哥哥、两个姐姐,这才下了山坡,回到了自己家里。吃午饭时,项小翠发现红军战士已经没有多少米饭,每个人只能分到半碗稀粥, 她就想到了自己以前被抓了壮丁的儿子,从那之后再没了音讯,后来才知道儿子死在了军阀混战的枪林弹雨当中。项小翠想着想着,哭晕了过去,战士们一看老乡晕倒,赶紧放在碗筷走过去搀扶,等项小翠醒过来之后, 周围的红军战士不停安慰道:大娘,虽然您儿子在军阀混乱中死了,但我们红军就是自己的队伍, 我们就是为劳苦大众翻身做主的,我们都是您的儿子,等革命胜利了,我们会来孝敬您老人家的。到了晚上,为了让红军们睡觉更舒服一点,项小翠悄悄对一位连长说,天寒地冻的,自家牛棚还空着, 你们十几个人就在我家牛棚睡吧,并把自家的玉米杆给了红军战士们,让他们铺在身下睡觉,避免被冻得瑟瑟发抖。恰巧这个时候,有红军的战士用担架抬着重伤员,来到项小翠的门口,想要借用二楼。军医对项小翠说:我们人多住不下,能否让我们在您家楼上住几个战士,我们一定遵守纪律,绝不踏进里屋半步, 不会碰屋里半点东西。项小翠听后,赶紧让自己的二儿子,在楼上腾出一间屋子。房间腾出来之后,一位班长首先上楼,清点楼上的粮食,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纠纷。到了第二天,战士们刚做了半锅粥,发现米袋子空了,便来找项小翠求助,问能不能借一些苞谷,以后一定归还。项小翠赶紧拿出五斗的玉米递给了战士们,她没有提归还的事情,而是直接说送给红军了,以后不用还了。而红军的战士们,连连道谢后,就赶紧分成三队,第一队去借老乡的石磨,将苞谷碾压成粮食, 第二队去山上寻找木柴,拿回来烧火做饭,第三队是比较年轻的小战士,负责站岗放哨。没多久,战士们就从山上,背回来四捆木柴,自己使用其中一捆,另外三捆还给项小翠。行军大锅刚刚烧开,那些负责磨苞谷的战士们,也背着粮食来到了项小翠的家里,炊事员开始为部队做饭。项小翠看到红军两天都没有吃菜,于是赶紧让家里的儿媳妇,从缸里捞出了一大盆酸黄菜,在上面撒点盐, 端给了战士。战士们自然不肯收,对项小翠说:我们不能白吃老百姓的饭菜,这是违反纪律的。 项小翠却回道:你们不是说是我的儿子吗,我给我儿子吃菜是天经地义。最小的战士一路小跑,请示营长,得到营长的批准后,又一路小跑回到项小翠的家里,这才肯收下那盆酸黄菜。 过了一会,一位战士又找项小翠借一点盐巴,到时候连同苞谷,一并归还给项小翠。项小翠没有拒绝,赶紧拿出一袋盐借给红军,战士则拿出随身携带的撑杆,计量出三斤的重量。李明山的父亲回忆这件事的时候说:母亲总是不厌其烦的提一个词汇,那就是红军的纪律非常好, 家里有两千多斤玉米,和一大缸的盐巴,都是当时非常珍贵的东西,但战士们从没擅自拿老乡的食物。半个月后战士们准备离开,部队指导员找到项小翠说,他们得到命令需要离开,但是部队里面的纪律就是拿了老百姓的东西必须归还,但我们现在条件艰苦,暂时没办法归还。 指导员边道歉边掏出一根铅笔和小本子,趴在桌子上,写下了那张欠条,并承诺这张借条永远有效。再后来,红25军又再次回到项小翠的村庄,但她没有拿出那张借条,而是把它塞进了空弹壳里, 放在了老家房子的瓦片下,几十年来,老人从没向任何人提过这件事情。直到1959年,80多岁的项小翠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老人回忆的还是与红军相处的时光, 到最后,老人也没有提过借条这件事,只说不要许找政府要钱要粮,不要给国家添麻烦。事情发生之后,这家人也没有收政府的钱,更是拒绝将借粮条卖给收藏家,而是,将借条无偿给了红25军纪念馆, 完成老人最后的遗愿。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