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留日本伤兵的河南农民,47年后来到日本,看看如何对待他

20世纪30年代,日本向中国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侵略战争,伴随着掠夺与屠杀,这场噩梦持续了14年,将中华民族被宰割、被欺侮的历史推向了顶点。这场战争向世人展示了日本这个民族的兽性,同时其残酷性也嵌进每个中国人的灵魂。关于日本侵华,中国人为何如此恨?!没有经历过的国家,根本无法体会,因为从来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有一种恨,从来不因岁月的流逝而减退,这就是国恨家仇,但有一户中国农民的做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备受质疑。日本投降后,一位河南农民收留了一名日本伤兵,结果一照顾就是47年。日本宣布投降后,在中国的日军开始陆续回撤,由于数量庞大,又撤退的急,很多日本伤残士兵被视为累赘,日本弃之如敝履。其中有一个叫石田东四郎的就这样被无情抛弃了,他本是东京农学院的一名毕业生,1942年被派到中国参战,日军撤退后,因脑袋受过伤而失忆的石田东四郎沦落为流浪的乞讨者。1946年秋天,孙邦俊跟平时一样,早起去镇上卖山货。一个穿着破烂日本军服的乞丐来到他面前,双手比划着要吃的。周围的人愤怒地说:“这家伙是个老日(日本人),不给他,饿死他个龟孙!”看着这个瑟瑟发抖的日本伤兵,善良的孙邦俊给了他两个窝窝头。谁知这个日本伤兵狼吞虎咽地吃完并没有走,而是一直跟着孙邦俊到了家里,并扑通跪在地上,满眼泪花。软心肠的孙邦俊尽管恨日本,但还是收留了他。起初乡亲们不理解,都责怪他,后来慢慢接受了这个“老日”,村里发放救济或分自留地时都会给“老日”留一份。不久石田患了偏瘫,孙家为了给他医治,四处筹钱,最终终于治好了石田的病,孙家却欠下百元巨债。1964年,孙邦俊去世,在弥留之际他嘱咐儿子孙宝杰和孙子孙碌峰:我过世后,一定要照顾好日本大叔,以后想办法帮他找到日本亲人。1991年,一个日本师团访问中国,孙宝杰将石田的照片给了他们,这个师团将照片带回国内,并刊登出来,寻访其亲人。1992年日本使团访问南阳,锲而不舍的孙保杰带着石田去见访华成员,侵华日军老兵津田康道激动地认出石田来,他是石田当年的上司。原来石田在日本还有个弟弟,得知“阵亡”帮个世纪的各国还活着,弟弟激动不已。流落异国的哥哥,在失去记忆的情况下被三代中国人照顾47年,如今80多岁的石田健康归来,这让弟弟激动之余更多的是感动,47年的照顾之情,多少人能做到!孙宝杰后来到了日本,受到空前的欢迎和礼遇,孙家的善良感动无数日本人,几乎每天都有团体或个人邀请他做客。被邀请去一个城市观光时,在火车上全车厢的日本人向孙宝杰鞠躬致谢。秋田县县长见到他时,特意对当年侵华日军的罪行表示忏悔和谢罪。后来日本在孙宝杰的老家捐建了植物园、小学,并提供经费培养多批赴日研修生。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