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营庄村明代朱用夫妇墓发掘简报

2016年9月,为配合基本建设,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洛阳市老城区营庄村的一座明代砖室墓(编号为M24)进行抢救性发掘。考古发掘表明,这是一座结构基本完整的明代单室砖券墓,据出土的两合墓志可知,为明代朱用及夫人沈氏合葬墓。现将墓葬简报如下。图一:M24平面、剖视图1.铜钱 2.陶鸡 3.沈氏墓志 4.朱用及夫人合葬墓志M24平面呈凸字形,斜坡墓道单室砖券墓,由墓道、甬道、封门、墓室、壁龛及耳室组成。斜坡墓道方向182°,开口距地表1.2米,长7.4米,宽1.5米,墓道底距口深6.5米。墓道底部发现墓志两合。墓道与甬道间有石封门,由5块条石叠砌而成,高2.38米,宽1.87米,厚0.1米。甬道长1米,宽1.2米,距底部1.6米处开始起券,券顶高0.8米。甬道底部青砖错缝平铺。甬道与墓室之间有石封门,两扇长方形石门向内对开。每扇封门高1.6米,宽0.7米,厚0.1米。墓室长方形券顶,长4.8米,宽3.8米。墓室底部平整,前半部分青砖错缝平铺,后半部分无铺砖,地面平整。在墓室前半部,距墓室东西两壁各1.4米,距封门1.1米处有一长方形石质祭台,长1米,宽0.5米,厚约0.1米。墓壁为青砖错缝平砌,厚0.2米。墓壁距墓底约1.6米处开始起券,券顶高1.6米。墓室东、北两侧壁各有一壁龛,东侧壁龛位于墓室前半部正中,券顶,高0.44米,宽0.4米,进深0.3米。北侧壁龛位于后壁正中,亦券顶,高0.75米,宽0.56米,进深0.3米。西壁中部偏南有一土洞耳室,高1米,宽1米,进深2米。墓葬被盗严重,在甬道东侧及墓室中部西侧发现两个盗洞。M24被盗严重,仅发现5件随葬品,铜钱4枚,陶鸡1件,另出土墓志两合。图二:明敕封沈氏墓志盖拓片图三:沈氏墓志拓片图四:朱用夫妇墓志盖拓片突兀:朱用夫妇墓志铭拓片根据志文记载,墓主为明世宗时期河西道副使朱用及其夫人沈氏。沈安人河南洛阳人,生于弘治九年(1496年)十二月初四,卒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十二月初五。朱用,字伯际,别号嵩野,生于弘治十年(1497年)九月二十六日,卒于万历七年(1579年)正月初九,享年83岁。朱用逝后“封梓中堂”数年,待其孙朱天赐婚后第二年(万历十四年)十二月,才启沈氏之竁与朱用合葬于翠云峰。朱用及夫人沈氏正史无载,《明世宗实录》卷451载,“(嘉靖三十六年)丙子,升陕西左布政使王廷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理河道,山东按察使朱用为山西布政使”,卷458又载,“(嘉靖三十七年)癸巳,升山西布政司右布政使朱用,广西右布政使林应亮各为本司左布政使 ”可与志文记载相印证。M24为斜坡墓道单室券顶墓,墓室前端石板封门,为洛阳地区明墓常见的形制。墓室设壁龛在洛阳地区明墓也较为多见,如洛阳道北二路M1125、M1137北壁设壁龛,洛阳东花坛M11、M12则三壁均设壁龛。M24在墓室三壁均设壁龛的基础上,把西壁的壁龛改造为土洞耳室。M24甬道前端石条封门、墓室前端石板封门的结构不见于洛阳地区其他明墓。朱用夫妇墓的发掘,丰富了洛阳地区明代墓葬的资料,为研究明代丧葬制度和社会习俗提供了重要资料。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