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男子被判刑13年,剩15天就要出狱时,法院:抓错人了,补偿52万

也许世界上没有绝对完美的法律,但有绝对公正的执法者。30年前,河南出了一起错关无辜百姓的案件,在30年后的今天我们再回首时,它已变成历史留给我们一堂重要的课程。2005年,法院重审宣判“胥敬祥无罪释放”,原来真的是抓错人了,真凶另有其人。胥敬祥终于沉冤昭雪,从河南的监狱里被放出来了!01 春运回家过年却莫名其妙被“抓”“回来啦老祥,”胥敬祥的一个发小看见他从外地打工回来了,赶紧热情地叫住他。“是啊,可算回来了,马上要过年了。”“先别急着回去,过来坐一下,我们俩喝口茶先叙叙旧。”1991年年底,胥敬祥刚刚结束了一年的打工生涯赶回家过年,才刚到镇里就被发小看见了,见朋友这么热情,他也不好意思拒绝。“这一年咋样啊?”到了朋友那里以后。胥敬祥和他开心地聊着,可此时他总感觉朋友的眼神不对劲,但他又说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因为刚到镇里的时候胥敬祥正好碰到集市卖衣服,他把那件刚刚新买的绿色毛衣马甲穿在身上,对他来说本来是一件挺高兴、挺喜庆的事,他以为可能朋友和自己的眼光不同,所以就没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但他不知道,就因为穿着这件衣服见了这个发小,才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对,他穿那件就是我妹妹家刚丢的那件,一模一样!”“你这衣服哪来的啊?”面对民警的询问,刚回乡连门都没进去的胥敬祥一脸的懵。“集市上买的啊。”虽然胥敬祥如实回答,但民警却以为他在找借口推脱,于是和他说想让他配合一个案子的调查,回警察局一趟。胥敬祥想着自己才刚回到家,什么事都没做,就算去一趟也无所谓,于是就被带走了。而这一去,就是十三年。“吓死人了,我们基本上天天都在丢东西,半夜进来人我们也不敢出声,万一丢了性命就不好了。”原来,近些天胥敬祥所在的河南省鹿邑县小桥村发生了一起特大盗窃案,小偷每天都会潜入村民家中偷盗,不管是衣服、食物还是日用品。钱就更不用说了,他们通通都会“收入囊中”,弄得村里人心惶惶,而胥敬祥那天回家时穿的那件衣服,跟他发小妹妹丢过的那件一模一样。在同村人眼里,胥敬祥是一个本本分分,踏实又勤劳的小伙子,他家中有年迈的父母和两个兄弟,还有妻儿,无论如何他们都不敢相信,外出打工的胥敬祥这么快就“学坏”了,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只能相信警察。后来经过调查,民警认为胥敬祥在两年前外出打工,现如今却秘密回乡,其中肯定有什么蹊跷。在对胥敬祥关押了无数次、审问了无数次的情况下,时间已经来到1992年了,他刚到家就被警察抓走的消息也很快被家里人知道了,他年迈的父母一时间备受打击,甚至一病不起。02 李传贵洞若观火,事情进一步发酵“实在是冤枉啊警官,我真的太冤枉了,我没有抢劫犯罪也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啊!我就是打工回来才刚刚脚着地。”被抓进警察局的胥敬祥每天除了被提审就是喊冤枉,可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喊冤枉,根本没有人相信他。“要是抓的人指认我了我无话可说,可是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我要是犯罪了我肯定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啊!”“我就想,当时胥敬祥已经说了他这个衣服是集市买的,那警察为什么不去集市调查一下呢,只要问过卖衣服的老板就都清楚了,但是他们却没有这么做,直接就是反驳胥敬祥说他这个衣服没有发票,就判定有问题,但是那个年代,1991年,农村集市上卖一件衣服,上哪给你开发票?”李传贵是当时县公安局的二级审查员,也就是胥敬祥这个案子的预审员,他总觉得这个案子有很多疑点。而且胥敬祥本人一直在喊冤枉,笔录上的签字也不像是他本人的,前前后后这个案子也因为证据不足被上级要求补充了很多次资料,总共加起来足有一百五十多页。重要的是,后来根据警方抓获的真正犯罪嫌疑人梁某供述,他根本不认识胥敬祥,抓获胥敬祥唯一的证据就是他穿的那件绿色毛衣背心。“我就想着要是那个时候不跟他们走万一被认定是拒绝执法就更麻烦了,先回警局配合调查,我相信早晚有一天能查出来真相的。”胥敬祥说自己当时没有多想,只想着乖乖配合就好,但没想到这一等就出不去了,胥敬祥的判决书下来了,有期徒刑13年。“后来很奇怪,这个胥敬祥他后来又说就是自己干的,还承认自己的同伙就是抓获的梁某等人,那几个蒙面劫匪。”随着胥敬祥的口供不断变化,案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已经有多年办案经验的李传贵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这就是个冤案。可是成功的路上往往布满荆棘,想要成功地伸张正义也是如此。1993年,在李传贵向局里反映了情况以后,领导的桌子上放了一封“举报信”,信里称李传贵是收了胥敬祥的好处才为他如此奔波的。有心人士的无端指控连累了李传贵,后来他被以“徇私舞弊”罪起诉了,自此以后李传贵便也自身难保被关押了起来。他的上级检察官蒋汉生知道了情况便亲自受理这件案子,才知道李传贵被关押的原因是胥敬祥这个案子。李传贵在被关押以后一直据理力争,在这期间他心里最牵挂的就是胥敬祥这件冤案,所幸两年以后他终于被无罪释放了,而蒋汉生也开始和他一起着手查办这个案子。蒋汉生“当年跟这件案子有关的所有人证基本上去世的去世、下岗的下岗,所以证据搜集起来非常麻烦。”李传贵在解决了自己的问题以后,就立马投身于胥敬祥案件的调查走访、取证工作,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东西都已物是人非,但是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无论是当年集市上的小摊,还是胥敬祥的那个老乡,他们都没有放过。“他买毛衣的前一天村里就发生了盗窃,他才刚落脚他哪有时间作案?”虽然李传贵和蒋汉生达成了一致,认定胥敬祥绝对是无罪的,但是申冤的路始终是很漫长的,更让他心痛的是,胥敬祥的家里还发生了重大变故。他被判刑的事传回村子里以后,本来就因替儿子着急而生病上火的父母不堪压力,13年的有期徒刑给了他们最终的致命一击,最终二老不幸双双离世了。胥敬祥的妻子受不了村里的议论和指点,也远走他乡另谋生计去了。“之前还向他老婆了解过情况,她说他们家的衣服基本都是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也不识字,这样的家庭真的很可怜。”虽然李传贵忍不住动容,但仍改变不了法律。就这样,还在狱中的胥敬祥丝毫不知家中发生的巨大变故,父母双亡妻离子散,等着他的是不可逆转的人生宿命。每天要见的人李传贵自己都数不过来,要查阅的东西的零碎程度也是无法言表,一转眼10年过去了,再不拼命一点胥敬祥的刑满之期就都要到了,到那时即使还了他清白,他的一生也被毁了。已经搜集了10年证据的李传贵觉得时机也差不多了。03 真相大白似乎也没有了任何“意义”2004年,蒋汉生和李传贵向河南省鹿邑县法院提交了本案的证据,但最后被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2005年,蒋汉生再次提出了诉讼,3月份,法院重新审理了此案,判决胥敬祥无罪。哭笑不得的是,在这一天到来之际,距离胥敬祥刑满释放仅剩15天,也就是说,如果真相再晚了15天,胥敬祥就是白坐了整整13年的牢,提前哪怕只有一天,正义的脚步也算是在他临走之前为他彻底洗白,他可以体面地离开。但是体面也只是案情的体面,这个玩笑的体面,对于胥敬祥来说有什么体面的呢?父母没了,妻子跑了,他现在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出来以后面对的人生只有带着孩子孤独终老。蒋汉生和胥敬祥“没有办法……就是太遗憾了父母最后一面都没看见。”回到家的胥敬祥看到荒芜的院子、破旧的家具忍不住开始嚎啕大哭,眼前和自己生疏了十三年的孩子也都快不认识自己了。本来会在这个家平安度过十三年的时光,一家人和乐美满的,如今却物是人非,自己转眼也成了老头子。胥敬祥冤案一度引起举国震惊,胥敬祥的事情被上级知道以后,政府决定给予他五十二万元人民币的补偿款。任何国家的任何法律体系都可能存在缺陷,但是司法实践的真实性、有效性、执法者的观念和高度警觉以及专业性,更是案件进展方向、质量等的决定性因素。我们不能因为长期受困而做出没有把握的事,更不能因为眼前看似小小的突破而不胜欢喜,而是无论取得了多么重要的线索都要反复思量、对比,经过多番推敲才能下定论去给犯人治罪。因为毕竟,执法者嘴里的一个字,就能改变一个罪犯一生的命运。至于李传贵和蒋汉生这类的执法者,社会无论何时都要牢记:包拯不可能复活,但人人都努力成为包拯,开封府却可以再现。现在,胥敬祥带着最年幼的孩子在家,出狱以后他重建了塌掉的房子,家里值钱的东西也都被拿空了。因为几乎每天活在思念家人和自责的情绪中,他不幸患上了慢性肾炎、心膈肌炎,去哪里打工人家都不要,孩子不让他再外出了,他也决定暂且安定度日。我们不知道胥敬祥什么时候才能走出伤痛,只能祈祷不再有第二个胥敬祥。参考资料知乎《胥敬祥在狱中服刑13年差15天迎来自由,法官:对不起判错了》维普资讯《胥敬祥13年沉冤尽洗–河南省检察机关无罪诉讼第一案纪》豆丁网《关于胥敬祥的案件解读与评析》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