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河南千年凶墓现世,墓主人身份成谜,80多个盗墓贼丧命于此

2005年的深夜,一声爆炸声打破了河南省上蔡县郭庄村村民的平静生活。大家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赶了过去,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景象,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这里爆炸的烟尘还没完全散尽,旁边也没有任何人。但地面上却多出了一个大洞,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深不见底。村民们猜想,准是有人跑来盗墓了,很快便打电话报了警。听闻这件事后,第二天考古学家们便火速前往郭庄村进行考古研究。经过对土质的分析与比对后,他们初步判断,这是一座规模宏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王侯陵墓。此时的专家们激动不已,因为这对于历史研究会有很大的帮助。但是很快,考古学家们激动的情绪就被浇灭。因为经过仔细勘察后发现,陵墓入口有几十个大坑和盗洞,它们来自历史上数个朝代。只要有一个盗洞可以顺利地进入古墓,那么墓中的宝物就极有可能受到破坏,这令大家感到痛惜又辛酸。可接下来,考古队竟然从各个盗洞中陆续挖出了80多具尸骸,其中还有不少被沙子活埋的迹象。根据他们的衣服判断,这些尸骸应该是各个朝代死在墓中的盗墓者。这个古墓埋葬了哪位历史人物?凶墓中又到底有怎样的机关,能让80多位盗墓者命丧于此呢?神秘的千年古墓在发掘开始后,很快就有在现场参与施工的工人跑来跟考古学家们描述,下面挖出来的不是土是黄沙。这让考古学家们大吃一惊,因为当地周围的土质层中并没有黄沙,能从这里挖出黄沙,这说明沙子是从别的地方运过来的。在考古学家的关注下,工人们继续往下挖掘,最后足足挖出了一个十几米深的大沙坑,这是所有考古队员都没想到的。按照以往的考古经验来说,古代的墓葬,一般都是使用平常的“五花土”进行掩埋。像这样使用如此多沙子的古墓,还真是很少见。不过很少见,并不代表没有。很快,考古学家们在询问和查阅了各种资料后,找到了关于这种墓葬的相关记载,原来这是一种比较典型的“积沙墓”。所谓“积沙墓”,顾名思义,就是上方用大量的沙子堆积而成。这是古时候贵族们常用的一种墓葬形制,那些王公贵族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大墓、陪葬品以及遗体不被人盗窃,就会采用这种墓葬,这也是多种凶墓中最为凶险的一种。这样的积沙墓,用来填充墓室的全部都是流动性极强的细沙。而这些细沙也不是随手挖来就能投入使用的,它们首先会被工匠用火炒热。俗话说“干千年,湿万年,不干不湿就半年”,大量炒干的细沙埋入棺椁四周,能够很好地保证空气干燥,有效防潮。更有甚者,还有放置大量炭的防水防潮处理。紧接着他们才将细沙填充到椁室内,然后再填土夯实四壁。这些被炒热后的细沙更加干燥,流动性也更强。一旦有盗墓贼强行开凿盗洞,沙子就会从四面流入,把盗洞堵住。这样一来,盗洞挖不成,盗墓贼也就无法进入墓室。此外,有的墓主人在填充沙土时,还会往沙子里混入不少石块。这样当沙子如流水般涌过来时,就会带动其中的石块一起,不仅能将盗洞堵死,甚至能直接砸死盗墓贼。如果盗墓贼倒霉没注意到这一点,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会直接被困在墓室中,成为墓主人的“陪葬品”。盗墓者想尽办法偷盗,而设计这些墓穴的人,自然也是想方设法要避免被偷盗,毕竟谁也不想让自己的先辈死后被人打扰。因此,很多盗墓贼都将这种积沙墓当成是“凶墓”,如果没有一定经验,盗掘这样的墓葬无疑是在送死。而这样的积沙墓,主要在战国到西汉早期比较流行。不过工程浩大繁琐,花费巨大,一般的贵族根本用不起。挖掘工作持续进行发掘工作持续了数天,在这数天的时间里,考古队员惊讶地发现,这是一个东西长25米,南北长27米的甲字型墓葬。除此之外,考古人员在发掘过程中发现了晚于墓葬时期的铜钱币,以及绳索、尼龙袋和塑料瓶一类的物品,甚至还有80多具身穿不同年代服饰的遗骸。从他们的东西来判断,这些都是觊觎墓中珍宝的盗墓贼。很显然,几千年来盗墓者从未放弃过打这座古墓的主意,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安然离开。这其中盗墓者最多的年代应该是汉代,因为考古专家在墓穴的东边发现了7个汉代时期的盗洞。在墓室的东侧,他们还发现了有黑色的泥土,西侧还有一个现代盗洞,通过用木板架设巷道的方式,规避了流沙和巨石。很明显,这是盗墓贼为了阻挡墓穴中的流沙和石块而搭建的。那么,是否有一伙盗墓贼成功进入古墓盗走了文物呢?有了这种猜想,考古人员只能加紧自己的挖掘行动,但随着挖掘行动的进行,他们又遇到了难题。在往下20米深的地方,专家们心心念念的棺椁出现了。可是打开之后才发现,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空空落落的两个灵柩。灵柩中除了两架白骨,只有一些并不稀有的陪葬品。看到棺椁中的情况,所有人的脸色都暗淡了下来,难道说古墓中的宝贝已经被盗墓贼偷走了吗?考古队员不愿意就此放弃,在仔细观察古墓中的地形和物品后,他们发现了异常。以眼前墓穴内部的大小结构来看,即便是放了数不胜数的陪葬品,也不可能会吸引数量如此之多的盗墓贼。而且,墓主人耗费如此精力运来黄沙,这样的精心防盗,墓穴内部的陈列和陪葬品却如此敷衍,实在有些不符合常理。带着疑问,考古人员决定向下继续挖掘。这时,他们看到沙土中出现了一些红色的图案,这很像是战国时贵族墓葬所常用的图案。再加上沙石之中还掺着一些贵重的金箔,专家们再次燃起希望。他们猜测,墓主人棺椁可能还在更深层的地方。他们继续开始挖掘工作,小心谨慎地清理泥沙。挖掘了一段时间后,终于见到一座长方形的棺墓出现,旁边还有车马青铜器具显露出来。这座古墓不论是在质量上还是精美程度上,都是相当的无可挑剔。墓道挖到底竟然还有延伸,这就说明之前发现的灵柩,是墓主人用来迷惑盗墓贼的“疑棺”。那“疑棺”究竟是什么呢?其实就是造墓的人设置的一个障眼法,特意用来掩人耳目。建造者在最有可能出现棺材的土层,放置了假的棺材,让盗墓贼觉得这里就是墓底了,于是不会再继续往下挖,从而保护真正的墓主人。墓主身份在经过考古队的一番努力后,整个墓室终于呈现在了眼前。只见墓室的东侧满是青铜器,粗略估量有3000多件,其中包括各种各样的兵器和酒器,还有各种编钟石磬。尤其是其中的浴缶最让人惊讶。这是一种圆形的青铜器,是古人用来洗澡盛水的工具。要知道在战国时期,只有权贵子弟才能将它作为洗浴用具。不仅如此,在主棺室内,考古队员还发现了一柄极其珍贵的玉柄青铜剑,以及白玉制成的石罄,这些礼器兵器都是身份的象征,可见墓主人身份不凡。令人庆幸的是,虽然外面有很多盗洞,但是墓中依旧有很多价值连城的文物保留了下来。当时考古人员对尸骸和文物进行了细致的研究,打算以此来推测出这位墓主人的真实身份。但此时墓主人的尸骸仅仅只剩下半个头骨,并且出现很大损坏,这给考古工作徒增了很多困难。幸运的是,考古人员通过尸骸的牙齿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那就是墓主在去世的时候,并不是非常的年老,因为他的牙齿保存相对完整,可以看出磨损程度并不严重。在主棺的周围,还有13具年轻女性的尸体,这些人应当是墓主人家中陪葬的婢女和侍妾。有这么多女性陪葬,也说明了墓主人身份的高贵。更重要的一点是,考古人员在墓室中共发现了五个由青铜制成的大鼎。经过队员们的推测,应该还有两个大鼎是在汉朝时期被那些盗墓贼所盗取。因此,这座墓中共有七个大鼎。鼎是级别高低的标志性器物。在战国时期,只有天子能够使用九鼎,而能有7个鼎,那这位大墓的主人在过去,极有可能是一位极具权势地位的诸侯王。从编钟、浴缶和方壶上的一些铭文来看,出现了“许”、“吴土”、“曾侯”、“陈”、“竟孙”等字样,说明此墓主人和吴国、陈国等均有着密切的关系。与此同时,考古人员在青铜器上还发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因为青铜器上不仅仅出现了曾候舆的名字,还出现了竞孙某某的字样。曾候舆大家并不会感到陌生,因为他曾是一国之君。他的名字之所以会出现在楚国的墓中,其原因非常简单,这件青铜器极有可能是曾候舆送给墓主的礼物。再加上孙某字样的出现,充分地说明了这位墓主人,极有可能是楚平王的后代。楚平王在历史上也很有名气,正是那位被伍子胥“鞭尸掘坟”的人。战国时期,伍子胥的父亲伍奢被楚平王所杀害,伍子胥也受到株连,不得不逃亡。心怀愤恨的伍子胥,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为父亲报仇雪恨。他用了整整十六年来履行自己当初复仇的誓言,终于在十六年后,伍子胥率领吴军攻入楚国郢都。虽然此时的楚平王早已去世多年,他的儿子楚昭王也逃亡在外。但伍子胥心中的仇恨,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为了为父亲报仇雪恨,伍子胥命令士兵将楚平王的尸首从墓穴中挖了出来,在大庭广众之下,用钢鞭狠狠地砸向楚平王的尸体,一下、两下、三下……伍子胥足足打了三百下,直到筋疲力尽,才肯罢手。这位诸侯王的后代子孙,将这份鞭尸的耻辱牢牢地记在了心中。或许是为了以后不再发生这样耻辱的事情,他们将墓穴修建的极具防盗性能。但这一切都是推测,毕竟经过盗墓贼的破坏,没有直接的物品可以说明猜测是否准确,他的真实身份依旧成谜。虽说墓主的身份迟迟未有下落,但是我们从中收获了历史的温度与感知度。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随着考古技术的不断发展,墓主人的身份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最后从这个墓葬特殊的防盗方法可以看出,在古代社会中,也有很多的盗墓群体。而他们的出现,会对许多达官贵人的墓葬造成毁灭性打击。之所以古人会想出如此险恶的方法,对盗墓贼加以防范,也是出于无奈,毕竟没有人希望自己死后的葬身之所遭到他人盗挖。现如今,我国也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大了对文物犯罪案件的打击。随着国家法制的健全,很多盗墓之人都认识到了违法犯罪的严重性,许多墓葬也得到了有效的保护。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也将有更多盗墓贼认识到自身行为的错误之处,避免因眼前的利益迷失自我,做出违法乱纪之事。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