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献帝身边一帮功臣,曹操是怎么一到洛阳就做到反客为主的?——荀彧(六)

曹操彻底平定了兖州,稳固了根基,又把手下的文臣武将们召集起来,商议一个新议题,就是是否应该奉迎汉献帝来许县建都。结果,曹操阵营当中,大多数人并不同意奉迎天子。荀彧一看这情形不对,赶忙站出来,神情激动地力劝曹操,力主曹操不要犹豫,应该立刻行动,这是匡扶汉室的大仁大义之举,一旦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后悔都来不及。听了荀彧的一番话,再看着荀彧激动的语气和神情,曹操深知,荀彧确实是真心实意地辅佐自己,不过更是真心实意地忠于汉室朝廷啊!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关于奉迎天子这事儿,不管是哪个军阀,当时大多都是不愿意的,而且大部分人都认为那个汉献帝刘协就是个拖油瓶,汉室朝廷早已经是名存实亡了。对于这个董卓所立的大汉皇帝,各地的割据势力,就没有认可的,把他接到自己身边来,就只能拖累自己,所以谁都不愿意干这个费力不讨好的事儿。当时除了说曹操是接到了密召,商议是否要前去勤王,袁绍手下的谋士沮授也曾建议袁绍应该趁此时机奉迎天子,但是袁绍另外的一个谋臣,荀彧的老乡,同样是颍川郡的郭图甚至直接了当地劝袁绍,说:“把这个汉献帝接来有毛用,吃咱们的喝咱们的,这都不算。这是请个大爷回来,以后有啥事儿还得先跟他请示,他要是顺手批准还好,万一要是反对,您说咱们听他的还是不听?听他的,咱们难免落一个大权旁落,不听他的,就是违抗皇命。这不是自找麻烦嘛?”袁绍也认为郭图说得在理,也就放弃了奉迎汉献帝。足见,当时汉献帝对于各地的军阀势力来说,就是个累赘或者包袱,谁也不想要。而荀彧力劝曹操奉迎天子也是出于复兴汉室以及大顺、大略和大德的角度,没有任何人想到说奉迎来了天子,就可以“奉天子以令不臣”,甚至说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都没人往这方面想。当然,曹操后来确实是因此得以名正言顺、颐指气使,但是那可以说是意外收获,从当初的本意来讲,曹操本并没有这个目的。于是,在荀彧的力劝之下,曹操毅然决定,采纳荀彧的意见,亲率大军前往洛阳觐见天子,当然随军少不了要带上足够的粮食物资,以解决朝廷吃不饱饭的窘迫局面。不过,在赶往洛阳的路上,曹操也一直在琢磨,确实啊,再怎么说杨奉、韩暹这帮子人都是有着护送皇帝回洛阳的功劳,到时候怎么才能压制住他们的威风,才好顺利把汉献帝接到许县,为他建立新朝廷,盖新朝堂呢?看着自己带来的大队人马,以及随军的大批粮草,曹操猛然间一拍大腿,心中暗道:老子有兵有粮,还怕了你们不成?干脆啊,我就给这帮小子来个下马威,看他们哪个不服!想到这里,曹操不禁是信心十足,不经意间把胸脯拔了起来,腰杆儿也挺直了。所以,在赶赴洛阳觐见汉献帝的路上,曹操就打探到,皇帝身边的护送皇帝回归洛阳的这些个近臣之间,因为争功,正在彼此闹不和。这其中又以韩暹的官位最高,为大将军兼司隶校尉;而手下兵力最多的当属杨奉,位居车骑将军,不过他为了避嫌,不想自己被扣上把持皇帝的帽子,因而学习升任为大司马的张扬(张扬的驻地在河内地区),率军队出了洛阳,在附近的梁县驻军,从而负责守卫洛阳和皇宫的安全。了解清楚这些情况之后,曹操打定了主意,既然这个韩暹和张扬官位最高,那我曹操就先拿你们哥儿俩开刀,杀你们一个下马威,到时候再看谁敢不服。果然,曹操抵达洛阳之后,马不停蹄就觐见了汉献帝,首先是告知皇帝,曹操我这次来带了几千兵马前来护卫,皇帝您尽管安心,有我曹操在,您不用再担心发生意外,更不用担心李傕、郭汜再前来侵扰;紧接着,曹操又报告说,我随军还带来了大批的粮食物资,如果需要,后面我还会命人陆续送粮过来。听到这里,汉献帝和韩暹这帮人都长长出了一口气,喜上眉梢,因为洛阳的这日子实在是过得太难了,甚至可以说是太惨了。因为当初张扬勤王所带来的粮食早就吃完了,洛阳在董卓所烧的一场大火之后,几乎已经成了一座废墟城市了,好久没人在周围种地打粮了。汉献帝为了摆脱李傕和郭汜的把持,执意要回洛阳,回是回来了,但是吃饭可就成了个大问题,以至于尚书郎以下的所有人,全都要每天外出,亲自去砍柴采摘野果充饥,甚至于有些人就饿死在洛阳城的断壁残垣之间。当时汉献帝这个皇帝,就当到了这么惨的份儿上。因此上,曹操一来,先说的这两件事:有兵,有粮。那就意味着不用再担心外敌侵扰,也不用再为吃饭问题发愁。这整日里提心吊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总算是到头儿了,这帮人能不高兴嘛?连带汉献帝在内,朝堂上的这些大臣官员们彼此之间相互对望了几眼,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曹操一看,哟,你们高兴啦?那也该让我也高兴高兴了,是时候杀杀你们这帮自以为功高的家伙的威风了。想到这里,曹操深鞠一躬,说道:“启奏陛下,臣观您目前所处境地甚为饥苦。韩暹、张扬二人虽然护送您回洛阳有功,您也已经将他们官封高位。然而,臣听闻,他们受封高官后,那张扬虽然为陛下建宫殿,却胆敢私自以自己的名字将宫殿命名为杨安殿,寓意为张扬所安,以彰显自己的功劳,这是何等胆大妄为?其罪可论欺君!而韩暹竟然只顾作威作福、专横霸道、欺凌同僚,丝毫不顾及您依然身处困境。如今此二人有这么些许功劳,就居然就敢做出如此恶行,还请陛下降旨,严惩此二人,以正朝纲。”这番话一出,张扬当时是不在朝堂之上,可是韩暹在啊,直把他吓得膝盖一软,赶忙跪倒在地,向汉献帝连连磕头求饶。原本喜气洋洋,兴高采烈的皇帝刘协这脸上也马上堆起了阴云,满朝的文武一个个也都噤若寒蝉,不敢吱声。沉默了良久之后,汉献帝这才向曹操挥了挥手,说道:”罢了,念此二人护驾返回洛阳有功,纵然他们后来是有诸般不是,如今也都按将功赎罪处理罢。“为了避免曹操不肯就此作罢,汉献帝还特地下了诏书,赦免了张扬和韩暹的罪过。虽然说有了诏书,但是韩暹早已经吓得是屁滚尿流了。散朝之后,他哪里还敢以大将军和司隶校尉自居?吓得他都不敢继续再留在洛阳了。他简单思量了一番,本打算去找张扬,希望能同仇敌忾对付曹操,但是看着曹操带来的数千兵马,一个个士卒是盔明甲亮,阵型整齐,目光坚毅有神,显然是精兵强将,就不免担心前去投靠张扬,搞不好还不得被曹操以此为口实发兵给一锅端了?思来想去,他决定还是前去投奔杨奉靠谱一些,毕竟当初杨奉曾经举荐曹操为镇东将军,看在这份人情上,曹操总不至于因为自己,以怨报德和杨奉翻脸吧?想来这也就是为什么,曹操唯独没有弹劾杨奉的原因吧。想到这里,韩暹竟然没带一兵一卒,甚至连个随从也没带,就这么老哥儿一个,单人匹马地连夜逃出洛阳,去投奔了杨奉。曹操听说之后,手捻着须髯是哈哈大笑。韩暹这么一跑,这个大将军和司隶校尉的职位就形同虚设了。于是,汉献帝便将曹操任命为司隶校尉。曹操这边儿就开始考虑,下一步怎么以最小的阻力,将汉献帝接到许县去,进而完成奉迎天子和迁都的大事,毕竟这才是此次前来的真正目的。不过,杨奉就驻扎在附近的梁县,而且他手下也有数千人马,他要是不同意,双方动起手来,造成些许损失还是小事,关键我刚刚告了那张扬一状,那厮还是仇敌吕布的挚友,万一我和杨奉交战,他再趁机抄我的后路,那我岂不是就要腹背受敌?到那时别说迁都了,搞不好我带来这几千人马一败涂地都有可能。想到这些,曹操不禁想到:此次如果不留荀彧替我看家,而是带来洛阳就好了,荀彧一定能够想出办法妥善地解决此事。曹操正为这件事发愁,门外的侍卫忽然通报说,有个叫做董昭的议郎前来拜见。对于这个董昭,曹操还是有所耳闻的,他之前也听说过,杨奉之所以愿意举荐自己为镇东将军,就是因为这个董昭擅自以自己的名义写信给杨奉表示愿意联合。如今这小子居然亲自找上门来,不知何意?不过曹操也知道,董昭的所作所为那是向着自己的。想到这里,曹操对这个董昭倒是颇产生了些好感,于是,微微一笑,请董昭进了门。见到董昭,曹操朗声大笑,说道:”前番我不在天子身边,可是多亏了你,我才得以晋升为镇东将军啊!啊~哈哈哈!“董昭闻听,平静而面带微笑地回答道:”但为朝廷,为将军所虑也。“曹操又大笑说道:”如今我已到洛阳,下一步应当采取什么策略?“董昭当即满脸严肃地回答道:”这正是我此次前来的目的~所在!“最后,欢迎各位读者或者听众们多多留言,多提出您的宝贵意见和建议,也欢迎您点播三国时期的历史人物,如果您能在朋友圈或者微信群帮忙转发,就更好了,谢谢大家!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