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做了13年傀儡皇帝,在厕所发动政变夺回皇权,却使王朝走向灭亡

公元146年,洛阳城内,刚即位不久的汉质帝刘缵,正焦躁不安地坐在龙椅上,左看看右瞅瞅。这个年幼的皇帝显然听不懂大臣们在争辩什么,这时东汉朝堂上做主的是一个叫梁冀的外戚。只见梁冀在皇宫里侃侃而谈,群臣们磕头如捣蒜,年仅8岁的汉质帝虽然不懂朝堂大事,但也显现出这个年龄少有的聪慧。只见梁冀发言后,刘缵从龙袍里抽出小手指向他说:“这个人好嚣张啊,是个‘跋扈将军’!”顿时朝堂上鸦雀无声,梁冀眉毛顿时变得凌厉起来,缓缓转过身子目光锁定在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皇帝,一个念头从他脑子里蹦出来——废帝。那么这个梁冀到底是何人呢, 他正是东汉大将军梁商之子,他的妹妹梁妠在132年,被汉顺帝立为皇后,他自己也世袭他父亲的爵位成为大将军。按辈分来说,他还是汉质帝的舅舅,是东汉朝堂说一不二的外戚。跋扈将军据史料记载,梁冀此人面容如老鹰,毫无神采。出身皇亲国戚的他与人交谈极为不友善,年轻时就凭借父亲的门荫在都城洛阳嚣张跋扈,到处惹事。公元129年,梁冀的妹妹梁妠被纳入后宫,梁冀因此被授予黄门侍郎进入朝堂。此时的东汉王朝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外戚当政,宦官蠢蠢欲动,皇帝对朝堂的掌控能力越来越弱,这种土壤也为东汉王朝滋生了一个祸患。身为黄门侍郎的梁冀天天游手好闲,父亲梁商死后,他继承爵位成为汉廷手握重权的大将军。公元144年,汉顺帝病逝,皇后梁妠与梁冀立刘炳为帝,是为汉冲帝。之后梁氏兄妹以皇帝年幼为名开启了临朝摄政之路。东汉朝廷在梁氏兄妹的把持下越发腐败,土地兼并日益严重,苛捐杂税不休,加上天灾不断,民不聊生。而谁也没想到的是,仅仅过了一年多,年幼的汉冲帝便撒手人寰。顷刻间朝纲混乱,地方烽烟四起,暴乱不休。而梁冀根本不在意这些,立马将勃海孝王之子刘缵接到到都成洛阳,立为新帝。刘缵即位后,梁氏一门依旧权势滔天,甚至上朝时可持履上殿,此时梁冀在朝上的地位无可与之比肩。而对于那些为民请愿、损害到自己利益的大臣,梁冀是恨之入骨,其中大多数都遭到了无端陷害和打压。此时刚懂事的质帝看在眼里,不禁对梁冀也有了自己的看法。便发生了朝堂上呼梁冀为“跋扈将军”的一幕。盛气凌人半辈子的梁冀对这个小皇帝瞬时起了杀意。不久后,梁冀亲自将一份毒药放在皇帝的御膳之中,亲自侍奉。仅仅半日,皇帝驾崩的消息便在宫内流传开来,狠心的梁冀以保护陛下为由,下令任何人不得出入皇宫。可怜的汉质帝因为一句话断送了自己年幼的生命。傀儡十三年公元146年,15岁刘志被梁冀接入洛阳登基,这就是之后被人津津乐道的汉桓帝。刘志在目睹前两任皇帝的悲惨遭遇后,聪明的刘志对梁冀始终言听计从,不表现出任何不满。为了稳住梁冀,登基不久的刘志大封梁氏一门,野心膨胀的梁冀甚至将自己的另一个妹妹嫁给桓帝做皇后,梁家一门两后一将军,放眼大汉帝国,无可睥睨。以至于桓帝的日常起床、用膳、前往哪所宫殿都要先禀告大将军后方可行动。面对梁冀的飞扬跋扈,年轻的汉桓帝怎能不心生怨恨,可此时的他既无权力,又无势力,也只能将自己的不满吞在肚里。正所谓“欲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桓帝在位初期,梁冀愈发肆无忌惮,对意见不合的大臣轻则流放,重则连坐诛族。朝堂上下无论是否是梁冀一门,都过得提心吊胆。公元150年,汉桓帝19岁,而他和皇后的感情也消磨殆尽,皇后梁女莹倚仗梁氏一门权势在后宫挥霍无度、一手遮天,甚至经常将怒火发泄在皇帝刘志身上。而就在这一年,太后梁妠因病还政,召来兄弟梁冀托付一番后撒手而去。而梁氏一门失去了最大保护伞后,一些聪明的大臣嗅到危机已经来临,纷纷与梁氏划清关系。厕所政变为了彻底摆脱梁氏的控制,年轻的汉桓帝首先从后宫下手,不断在民间广纳宫女的同时将自己心仪的异性纳入后宫,来恶心皇后梁女莹。脾气火爆的皇后受不了精神上的刺激,不久后便忧愤而死。皇后死后,桓帝立即立自己宠幸的邓氏为后。不久,又将邓皇后的母亲封为长安君。接连失去亲人的梁冀将仇恨伸向了长安君,派出刺客刺杀她,汉桓帝得知后勃然大怒,最终点燃了东汉朝廷这个巨大的火药桶。秦汉以来,权臣不少,但是梁冀是第一个将手伸到皇帝后宫的,这大大刺激到汉桓帝的底线,下定决心要将梁冀老贼置于死地。可梁冀如今在朝中树大根深,皇帝要清除梁氏一党,无疑会触动绝大部分大臣们的利益。这时,汉桓帝把目光放到了宦官们身上。公元159年的一晚,刘志避开梁冀的眼线出恭,期间召见中常侍唐衡,将自己的想法和他说后,唐衡立即表示中常侍单超、徐璜等宦官也对梁冀恨之入骨。得到唐衡等人的支持后,桓帝立即着手准备兵变。汉桓帝暗地里将宫廷守卫全部换成自己亲信,并将京城中自己能调动的精锐尽数布防在梁冀府宅附近,以便时机成熟后,各方同时行动。一天早朝时,汉桓帝走出朝堂,站在皇宫前,例数大将军梁冀罪状,同时,尚书令尹勋统兵关闭皇宫大门,守卫京都。光禄勋袁盱率兵直冲大将军府,将梁冀印绶夺下送入宫中。狂妄的梁冀直到这时才想起回头,可如今树倒猢狲散,放眼四周自己已成为众矢之的,当晚自知难逃一死的梁冀还未等皇帝决断便与妻子自决于房梁。而平日里作威作福的梁胤、梁忠、梁让等梁氏一门,尽被斩首,暴尸街头,任百姓生啖其肉,桓帝还下令将大将军府开放,人京城百姓参观。据记载梁冀一门宅邸、财产之多,变卖后足够汉廷一整年所纳粮税。此时的汉桓帝年仅28岁,正值意气风发的年龄,大家都以为大汉将迎来一位中兴之君时,汉桓帝却暴露出他好色贪婪的缺陷。他之所以要铲除梁氏,就是因为自己在这13年里处处受到约束。梁冀倒了,但是另一股势力——宦官却兴盛起来。他们极尽所能讨好皇帝,面对桓帝的好色,非但不加以制止,反而助长其放荡。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大肆在民间寻找美女,公开买官卖官,使东汉朝廷在梁冀死后非但没有好转,从而出现了两次党锢之争,让本就大厦将倾的东汉更加摇摇欲坠。而他统治的帝国,仅仅在他死后20年便陷入大乱,出现了比他更有名的傀儡皇帝“汉献帝”,比梁冀更跋扈的权臣“董卓”。而帮助他登基、兵变的中常侍曹腾的孙子曹操,日后更是亲手埋葬了他的大汉帝国。正如千古名篇《出师表》中所说“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