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野山沟隐居夫妻:两人天天玩“捉迷藏”,一袋盐能够吃半年

二〇〇九年四月十九日,在河南省嵩县德亭乡小王沟村,一个老人正杵着一根木棍,翻山越岭寻找自己的妻子。“老婆儿!老婆儿!你又跑到哪里去了哇!”山沟边上有两头老黄牛,听见老人的叫喊声,两头老黄牛还牟牟朝着老人蹭。老人拿着棍子朝老黄牛身上打去:“滚一边去!不要来打扰我!”路边上有一对正在种地的兄弟俩,他们边挥舞着锄头边调侃老人:“哟!媳妇又没找到啊!”老人朝地上吐了口痰,“这人啊!就是看不住!一天天老是喜欢和我捉迷藏!”兄弟俩哈哈大笑:“你就偷着乐吧!好歹你还有个老婆,我们兄弟俩可是单了一辈子呢!”这个在翻山越岭寻找自己老婆的老人是谁?为何他的老婆总是消失呢?老人身上又有着怎样的一个故事?“世代守在小山沟内”“俺们这儿这道沟叫做皇落店,你可听说过那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据说啊,他还没当皇帝的时候落了难,就在我们这道沟里住过一晚呢!皇落店也因此得名。”赵勇强(化名)从小便是听着老人们讲这个故事长大的。赵勇强1948年7月出生在河南省嵩县德亭乡小王沟村,他出生的时候,小王沟村还没有修通往外界的路。赵勇强是家里的长子,父母后来又生了一男一女。不过赵勇强的妹妹出生后不久就被送了人,家里只剩下赵勇强和弟弟赵得刚(化名)。赵勇强压根就没想过读书这件事。他们村子里没有学校,更没有老师,村子里能认字的人都没几个。赵勇强打小就是在山沟里摸爬滚打长大的,以前是他一个人爬上爬下,自从弟弟出生后,赵勇强便带着弟弟这个拖油瓶一起爬山。在赵勇强几岁的时候,他已经学会了跟在父母身后割猪草了。赵勇强刚出生时,他家住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房子,而是由几根木棍搭起来的窝棚。直到赵勇强快成年时,他和父亲以及弟弟一起去山上砍树和泥,这才建起了一间像样的黄土屋。1970年,赵勇强所在的村落建立起了生产队,队里有百来口人。然而小王沟村土地贫瘠,大部分土地上都有坚固的碎石,压根无法播种。能够播种的土地很少,这也就导致生产队里的百十口人,人均耕地面积不到二分。村子里的大部分人都吃不饱饭,有点上进思想的都选择带着全家远离家乡。赵勇强最初也是打算搬出小山沟的,然而他的父母念旧,说什么也不肯搬出世代居住的家。赵勇强是个孝顺的人,父母不搬走,他也没办法抛下父母自己远走他乡。赵勇强最后也只能放下搬离小山沟的这个心思。后来,选择留在山里的人越来越少,山沟里的地也勉强够他们家吃,赵勇强便没有再起过搬走的心思。“娶到一个傻子媳妇”随着赵勇强的年龄越来越大,家里的父母开始操心起了他的婚事。毕竟农村人最看重传宗接代,赵勇强对于有孩子并不是非常执念,他主要是想有个贴心的女人陪伴。那时候村子里只剩下五六户人家了,有女娃的家庭更少了。赵勇强的母亲去村里女娃家提亲,然而对方却看不上赵勇强一家。因为赵勇强一家是村里最贫困的人家,连他们的黄土房都是村里最寒掺的。村里还有别的没成婚的男性,最后女娃选择了别的男性。两人结婚之后,两家一起搬出了小王沟村,去村外讨生活。这下子可急坏了赵勇强的父母,赵勇强和弟弟都没有成家,他们想着赵家血脉可不能就这么断了啊!找不到媳妇,赵勇强也慌了。赵勇强和父母来到了邻村,四处寻找有没有待嫁的女孩。可这些女孩家里一看赵勇强这么大年龄还是个单身汉,心里也有了底。赵勇强要么就是个不求上进的,要么家里就太穷了,估计连单独的房子都没有。赵勇强一路上一直被拒绝,没有女孩愿意嫁给他。1984年,等到赵勇强36岁的时候,他心心念念的老婆才终于找到了。邻村有一户姓贺的人家,他们的女儿叫做贺春绣(化名)。贺春秀原本是个乖巧正常的女孩,结果在九岁那年贪玩溺水,被人救起后就成了个傻子。虽然贺春秀成为了傻子,然而贺家老两口却不想放弃这个亲生骨肉。身边的亲戚都劝他们悄悄把贺春秀丢了,然而他们却将贺春秀养至成年。贺春秀成年之后,老两口眼见着自己年纪越来越大,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们便想为女儿找一户人家,不管对方是否家贫,好歹女儿在他们死后,未来还能有个依靠。赵勇强算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急于找老婆的他遇见了想要嫁女儿的贺家人。最后,赵勇强用十斤白面,换回了一个比自己小14岁的老婆。虽然贺春秀人是个傻子,但她胜在年轻,样貌也不错,赵勇强娶了老婆后,感觉自己神清气爽。在贺春秀来到赵家的第二年,赵勇强的父母也相继去世。其实赵勇强父母身子骨一直不太好,但忧心着孩子的婚事,看到赵勇强娶了媳妇,老两口了却了最后的愿望。“城镇不如农村种地自在”贺春秀嫁到赵家后,时常突然从家中消失。赵勇强还以为贺春秀是逃回了娘家,可回娘家也找不到老婆,贺家老两口告诉他,女儿脑子不好,估计是跑到什么地方躲着了。赵勇强回家后在家附近的山里寻找贺春秀,果然在山沟里找到了贺春秀。这样的场景在赵勇强的生活中并不少见,几乎每天,他都要和贺春秀玩一次“捉迷藏”的游戏。在赵勇强结婚后,他的弟弟赵得刚伙同同村的一对兄弟俩,打算去城市里打拼一次。如果能够拼出个名堂,他们光宗耀祖,要是失败了,也没有什么坏处。赵得刚问哥哥要不要和他们一起,赵勇强却拒绝了这个提议。赵勇强称,他屋里还有个傻子老婆,要是他不在家守着,傻子老婆被人骗走了怎么办?在弟弟离家后,村里只剩下了几个人。赵勇强也在想,好男儿志在四方,自己是不是该跟着弟弟他们一起出去见见世面?但看见床边的贺春秀,赵勇强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弟弟和另外一家的兄弟俩都是单身汉,不像自己有老婆在炕头,自己已经比他们好了不少。而且在两三个月后,弟弟和另外一家的兄弟俩就灰溜溜地回了村。他们都是大山里出来的人,没有读过书,空有一身蛮力。来到城里的头一段时间,他们连路都分不清,好不容易找到了些体力活,发现干的活又脏又累,挣的钱还少。他们深刻意识到,与其在城里摸爬滚打,还不如留在村里种地自在呢!赵得刚回村的时候,村里人已经全部搬干净了,后来这个小山沟里,就只剩下赵勇强兄弟与另外一家的兄弟俩、以及贺春秀五人。赵勇强还是有出过他们这个小山沟,跑到大城市去的经历的。在贺春秀来到赵家后,赵勇强一直想趁着自己还没到四十岁,让贺春秀为自己诞下一儿半女。然而两人婚后同房了三四年,贺春秀的肚子却一直没有动静。在赵勇强40岁生日后,他再也忍不住了。赵勇强带着贺春秀跑到了大城市医院里去做检查,他要看看贺春秀到底能不能生娃!可是医院做了一套检查,贺春秀本人却没什么大问题。赵勇强这时候不依不饶,他抓着医生的手,“可为啥我老婆肚子里没动静啊!”医生委婉告诉赵勇强,这生娃需要男女双方的努力,医生问赵勇强要不要也去检查一下?赵勇强虽然是个农村人,但他也一下子明白了医生的意思。害臊的赵勇强带着贺春秀回了家。弟弟赵得刚很热心询问哥哥去医院的情况,赵勇强只得三言两语糊弄过去。从医院回来之后,赵勇强再也没有提过让贺春秀替自己生孩子这件事儿。“平淡的生活”时间步入了二十年代,政府给小王沟铺了一条约20里的水泥路。因为赵勇强一家居住的山沟实在是太偏了,沟里也没什么人家,水泥路便没有铺到底,接下来的路是一截简易的土路。土路约有三人宽,前半截路小三轮车还能勉强通过,可拐了一个山弯,接下来的路只能步行了。从这里步行到赵勇强和贺春秀生活的土楼大约需要二十分钟左右。赵勇强每次出门赶集便走的这条路。他用背篓背着买来的东西,坐车坐到水泥路那里,然后再往家里背。住在沟里热天的时候比较好过。赵勇强和弟弟每天去山上种地,偶尔还会去山里刨些野生草药背到镇里去卖。但是到了冬天,他们的日子就变得艰难了起来。冬天山里的气温低,雪最深的时候能积上半人高,直到来年二月,山里的雪才会融化。每次入冬前,赵勇强都会去镇子里买上一背篓的面粉,一袋盐,这些东西他们就能吃上半年。三四个月的冬天,赵勇强都会和贺春秀一起窝在小土房里,两人饿了就去蒸馍吃。赵勇强也种有两三亩的蜀黍,每年还能收成一些。赵勇强家门外有磨子,这些粮食也不用专门拉去镇子里磨,自家就能简单加工。他们夫妻俩的一日三餐都特别简单,早上是稀饭,加上自己家腌的野生蒜子、韭菜之类的。中午则是煮玉米粗粮饭,晚上用中午的剩饭,再掺一些面条就好了。赵勇强家里还养了几头牛,他们逢年过节也不吃,都是将牛给卖出去。赵勇强夫妻平时也不管这牛,就等着牛自己去山沟里吃草,吃完了再自己回牛棚。那些牛贩子来之前都会给赵勇强打电话,开车三轮车到小山沟了,相中了一手给钱一手给牛直接拉走。现在来赵勇强居住的山沟里的外人越来越少。以前山沟里还有不少野生药材,但挖的人多了,药材也没多少了,那些挖药材的人也就不来了。赵勇强和弟弟都没有子女,平时也没人来看望他们。赵勇强住在山沟里,经常大半年都见不到一个人。2020年的时候,赵勇强倒是看见了两三个陌生人,结果那几人是来山里偷猎野猪的。野猪虽然常常糟蹋赵勇强的庄稼,但野猪也是不能偷猎的。那些人在山沟里没待多久,就被当地的警察给抓进了监狱里。像这种生活中的小插曲很少发生,赵勇强的生活还是一直很平淡的。“日子自在,无病无灾”2021年下半年的时候,乡里的干部搞脱贫,来到了赵勇强他们居住的小山沟,想要劝他们去敬老院里生活。然而赵勇强他们五人都拒绝了干部的邀请。赵勇强说,去敬老院里始终没有在山上生活自由,就不麻烦政府了。在山里,虽然生活艰苦了一点,但卖牛钱加上刨药钱,日子也算过得去。想要休息了便休息,休息够了继续干,日子自在多好啊。妻子贺春秀年纪大了之后,她的疯病也越来越严重。贺春秀一有空就喜欢跑出家门,跑到山里去待着。为了让贺春秀不发生意外,赵勇强就在山里那些陡峭的悬崖附近都用竹竿做了栅栏,拦住了。贺春秀若是滚下来了,也能被拦住,她想要跑到别的地方去,也过不去。虽然贺春秀脑子不好,但她还是学会了拾柴,薅野蒜。2021年入冬前,赵勇强去镇上赶集的时候瞅见了卖春联的地摊。虽然他不识字,但他还是让摊主给自己选了两副春联。回家的时候,赵勇强在自己牛棚和自己屋门前都用米糊贴上了春联。贺春秀虽然不懂赵勇强的所作所为,但她还是站在一旁不停地拍手。赵勇强和贺春秀家里没有电视,但邻居有。过年的那天,山沟里的五人挤到了邻居兄弟的屋子里。众人围在一台小小的电视机前,笑着观看2022年的春晚。他们也许下了自己的心愿,希望来年他们也能身体安康,无病无灾度过下一年。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