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深减速 谁为“人口第一大省”托底?

在全国人口自然增长率趋近于零的背景下,广东却连续多年稳坐“第一生育大省”。   2021年,更是成为31个省份中唯一出生人口超百万的存在,比第二名河南足足高出39万人。然而,排除掉自然增长的部分,广东机械增长的人口仅为2.81万人。   换句话说,广东纯粹倚靠流动带来的人口,已站在“零增长”的门口。   谁在拖广东的后腿?目前,除了揭阳之外,其余15个广东城市均已公布人口数据,广东的人口困境更加清晰地呈现出来——2021年常住人口增量缩水近七成,“主引擎”广州、深圳,乃至整个珠三角人口增速都大幅放缓。   具体看来,广深的人口增量为何大减速,珠三角内部呈现出哪些新特征?粤东西城市又有何新变化?   谁最能生?  截至目前,有26个省份发布了2021年出生人口相关数据。   有10个省份人口出现自然负增长。其中,包括江苏、湖北、湖南、内蒙古和山西均是近几十年来人口自然增长率首次转负。 广深减速 谁为“人口第一大省”托底?插图  与之相比,广东依然维持较高的自然增长率(4.52‰)。从数据来看,去年广东机械增长仅为2.81万人,而自然增长人口达到57.19万人。   这背后是广东较高的生育意愿——2021年广东出生率达到9.35‰,倘若回到疫情之前的2019年,这一数值更是高达12.54‰,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这是广东持续多年稳坐“生育第一大省”的核心动力。   从各大区域看,谁的贡献最大?   在出生人口指标上,广州以11.8万人的出生人口量暂时领跑。与此同时,广东东西两翼的茂名、湛江和汕头出生人口量分别为9.03万人、8.41万人和7.63万人,为广东撑起百万出生人口贡献了不小的力量。 广深减速 谁为“人口第一大省”托底?插图1  不过,要数最能生的城市还得是汕头,去年出生率高达13.2‰。作为人口结构较为年轻的粤东城市,其性别比(101.85%)是广东最为均衡的城市之一,生育意愿较为强烈。   除了汕头之外,东莞、湛江、广州、佛山、茂名的出生率分别为12.03‰、12‰、11.82%、11.53‰、10.99‰,一起构成广东生育军团的头部阵营;阳江、江门、梅州、云浮、韶关、珠海则跑输全省大盘。 广深减速 谁为“人口第一大省”托底?插图2  从自然增长率来看,湛江、中山、汕头均在8‰以上,东莞以7.95‰的速度紧随其后。作为广东第三个千万人口的城市,东莞也正在成为新的年轻人“收割机”,“七普”显示,东莞15—59岁人口占比81.41%,平均年龄仅约34岁。   “主引擎”减速  值得注意的是,广东成功卫冕“生育第一大省”的同时,常住人口增量却连续多年缩水。2019年常住人口增量腰斩,2021年增量更是缩水近七成。   数据显示,2021年广东常住人口12684万人,但是人口增量仅为60万人——低于浙江的72万人,“人口增长第一大省”也被后者夺走。 广深减速 谁为“人口第一大省”托底?插图3  外来人口流入的较大差异是二者位次变化的重要因素。具体到城市维度而言,广州、深圳这对主引擎的“急刹车”是主要原因。   在2010至2020年的十年间,深圳平均每年增加70多万人,广州平均每年增加60多万人。而在2021年,广州、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7.03万人和4.78万人,同比缩水超过八成。 广深减速 谁为“人口第一大省”托底?插图4  这与广东全省新增人口缩水比例大致相当。从更长的时间维度看,2016年至2021年,广东常住人口增量分别为230万人、233万人、207万人、141万人、135万人、60万人,广深两市占比分别为70.68%、68.61%、63%、54.87%、70.96%、19.68%。   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在5月11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人口的分流是一个重要因素。近年来,长三角、京津冀和成渝的经济发展也很活跃,包括各地省会城市,这些都对人口有一定的分流效应。其次,疫情已经进入第三年,对常住人口数据的短期波动造成一定影响。   “珠三角地区的产业结构调整也是重要因素,原来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逐渐向以汽车制造等为代表的技术密集产业转型。”胡刚认为,   珠三角产业升级,大量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向外地甚至越南转移,对人口的需求有所下降。城市化过程中,制造业人口逐渐向各类服务业人口转化,大湾区从事服务业的人口比重增加。加之,疫情对服务业的冲击较大,也会导致常住人口数据出现一些短期波动。   这是广、深乃至整个珠三角人口增幅趋缓的重要原因。2021年广州、深圳常住人口分别为1881.06万人、1768.16万人,合计占据全省人口总量近三成,但是却已经接近两地的人口天花板——   根据广深两地最新的国土空间总体规划,广州、深圳的人口上限或将定格在2000万人和1900万人,仅剩增长空间合计不超过300万人。   与此同时,邻深、邻广的制造业强市东莞和佛山人口增量回暖,正在打开珠三角新的想象空间。   两翼回暖  紧邻广州的佛山,正在敲响“广东第四个千万人口城市”的大门。   2021年,佛山紧随东莞,常住人口达961.26万人,离千万级别人口城市仅差38.74万人。更为亮眼的是,其以9.38万人常住人口增量超过广州(7.03万人)、深圳(4.78万人),领跑广东城市。 广深减速 谁为“人口第一大省”托底?插图5  分区域来看,邻近广州的南海区、顺德区常住人口分别为371.93万人和326.94万人,增量分别为4.14万人、3.38万人,占据佛山人口增量的七成左右。   有分析认为,佛山近十年来人口的迅速增长得益于广佛同城不断推进,包括广佛地铁开通以及楼市政策等因素影响,使得其承接了大量外溢人口。   除此之外,邻深、邻广的东莞也收获满满。2021年,东莞常住人口增长5.32万人,跟去年同期增量(2.86万人)相比扩大八成。从全省人口比重来看,佛山和东莞从2010年的6.90%、7.88%,分别上升至2021年的7.58%和8.31%。   在胡刚看来,东莞和佛山的人口增长跟广州、深圳的溢出效应有一定关系,因为周边城市相对房价和租金成本较低,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比重也比广深要高,对于人口的需求更大。“相对来说,现在人口增加主要还是‘量大面广’的模式,高科技人才毕竟占少数。”   这也是珠三角区域人口增幅放缓背景下出现的新趋势。   从更大的维度来看,珠三角人口增速整体放缓的背景下,广东两翼的粤东地区(汕头、梅州、汕尾、潮州、揭阳)和粤西地区(湛江、茂名、阳江)的人口增幅却正在回暖,其中五个2020年同期负增长的城市在2021年整体回正。 广深减速 谁为“人口第一大省”托底?插图6  从粤东来看,2021年梅州(0.59万人)、汕尾(1.75万人)、潮州(0.8万人)、揭阳(3.81万人)人口增量扭转多年负增长的颓势,粤西的湛江也由负转正,并且将常住人口增量提升至5.02万人,与深圳相当。   胡刚表示,“近年来广东的区域发展战略也正逐步调整,粤北主要是生态保护和控制,而对粤东、粤西发展的政策和投资的支持力度都很大,所以就会吸收一些就业人口。”   这也正是“人随产业走”的逻辑。   胡刚认为,粤东、粤西发展制造业的条件已经具备,可以把高科技产业和服务业放在珠三角,“一般性制造业可以放在两端(粤东、粤西),就像大金(重工)这样的企业是需要港口的”。   “但不管怎样,大的趋势是人往高处走。总的来看,未来广东人口还是会继续向珠三角,向大湾区集中。”胡刚表示。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