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坎坷写忠诚-记唐河县马振抚乡共产党员党志忠

1947年12月,刘邓大军第十纵队解放唐河后,中共唐南县委、唐南县爱国民主政府随之成立,马振抚乡党员青年党志忠,在第一区副区长岳奎元和区干部王成贵的教育和影响下参加了革命。他先在本村农办当小组长,以做木工为掩护,在枣阳双沟,唐河湖阳、苍台等地搞地下工作和战勤工作。1948年1月9日至16日,唐河县组织600副担架、500多辆牛车支援邓县战役。党志忠随队支前,16日邓县第一次解放。5月2日凌晨,桐柏军区主力二十八旅从唐河驻地出发,八十六团及八十五团从新野奔袭包围了邓县县城。党志忠随唐河驻军二次到邓县,夜晚各部队爆破组、架梯组和突击队,都隐蔽地运动到护城壕边上,轻重机枪全部进入壕边,占领阵地等待攻城命令。党志忠在爆破组,他和战友们冒着生命危险,趟过齐腰深的冰凉护城河水,把炸药包堆放在城墙下,等待命令引爆。9日傍晚,我军总攻开始,十几门各类大炮一齐开炮,火光照亮了夜空,炮弹像冰雹一样倾泻在敌人阵地上,爆破组也引爆炸药包,轰隆轰隆的巨响,把城墙炸开了一个个缺口,我军如潮水般涌向城内。经过数小时激烈战斗,解放军终于拿下了丁叔恒曾自诩“固若金汤、万无一失”的邓县城,第二次解放邓县。“打三州过五县,没见过邓县惩捣蛋”,这是当时参战部队攻打邓县艰巨性的真实形容。6月,党志忠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7月他回乡任祁仪区二烈乡乡长。1948年7月,国民党扫荡我刚刚建立的新政权,在祁仪郭沟,党志忠和他的战友们与敌人发生了激烈战斗。敌人一个连的兵力,而我方人数极少,而且还有五六个重伤病员和区干部,在敌众我寡,敌强我弱的情况下,我军向祁仪东南豹子岭撤退,党志忠一边掩护着伤员一边开枪还击,身上挎着两条枪和六个手榴弹,身上穿的旧大衣被打穿了几个洞,所幸身无中弹。一同撤退的还有唐南民政科长王如成,财政科张科长,身上带着文件和账簿。身受重伤的区委副书记王同友落在了后边,敌人在后面边追边喊:“抓活的,抓活的”。情况十分紧急,党志忠奋不顾身,背起王同友急忙撤退。敌人越来越近了,王同友说道:“娃子,放下我吧,别管我了,别连累了你啊!”党志忠背着王同友钻进河边一人深的芭茅丛里。这时夜幕降临,他一边还击一边吹哨子,敌人怕有埋伏不敢往前追。党志忠背着王同友跑了十几里,累得精疲力竭。其他的伤病员和干部已翻过豹子岭进入湖北安全地带,他二人也转危为安。党志忠于1949年8月- 1954年12月任祁仪区武装助理、副部长、部长职务,积极参加剿匪反霸斗争,镇压了胡营、牛寨和牛老庄牛付亭等十几个恶贯满盈的大恶霸。1955年1月至1955年12月党志忠任县兵役局组织动员科长、行政管理员。1956年别有用心的人写检举信给有关部门,诬告他解放前在党岗村村西头手持双枪拦路抢劫。5月至11月接受调查,回乡务农6个月。后经上级调查落实,子虚乌有,纯属诬告,通知继续工作。1956年1月被安排到县蔬菜公司任支书兼经理。1957年4月-1958年4月任县服务局市政科长。唐河县于1957年12月18日召开三级干部会议.开展大鸣大放,以大字报形式向党提出意见,号召大家向党“交心”,帮助整风。党志忠在这次“鸣放”中提出两条意见:一、祁仪区二烈乡党岗打井时,他提出本地土质不宜打井,应因地制宜,打井不如挖坑蓄水。而有关领导不听劝言,坚持打了两口井,结果水沿打出日造成垮塌。党志忠气愤地说这纯属劳民伤财。二、他提出祁仪区程岗乡秋季卖给国家十二万斤粮食,第二年春季又统销十七万斤粮食,卖卖买买造成劳民伤财。他因这两条意见被定罪:一、攻击水利化建设。二、攻击粮食政策。于1958年4月在县服务局被划分为右派分子。回乡后,他认为向党提出意见是维护中央政策,并没有反党、反社会的思想,把他划为右派分子很冤枉。他不服进京上访,当走到郑州时因有病返回家中,上级部门认定他进京上访是不法右派分子,应罪加一等,被公安机关逮捕,法院判决服刑三年,到漯河西华52农场劳动改造,服刑期间表现好,减刑半年。1961年10月刑满释放回乡。1959年11月,唐河县组织青壮年男女青年120000余人,进行虎山水库大会战,民工们吃住都在工地。当时党志忠妻子牛兰芝也被派到虎山工地劳动,家中撇下四个年幼的孩子,由年迈的爷奶照顾。一天下午,只有6岁的三子党金栓思母心切,竟一人顺着村东的大路径直向东走去。走着走着天黑了,也不知走了多远,不但没找到自己的母亲,而且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在路上一边走一边哭,这时一过路人对他说:“我知道你妈在哪里,和我一起找你妈去”。就这样,他走失了。党金栓走失十年后的1969年,有人给他家里捎信说,党金栓被毕店镇沙河铺郑老庄一家姓王的收养。家人得知后欣喜若狂,匆忙赶往郑老庄,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亲人,他们悲喜交加,抱头痛哭。党金栓从一个刚记事的六岁儿童,已长成十六岁的大小伙子了。老王家有两个女孩,对党金栓像亲生一样看待,并且给他起名叫王来。失散的儿子找到了,可总不能一下子把老王家含辛茹苦养活了十年的孩子马上带走吧!牛兰芝紧紧握着党金栓的手,恐怕再次失去他一样,一直哭哭啼啼。孩子望着流泪的母亲一言不发、他对过去发生的事已经没有了记忆、在老王家毕竟生活了这么多年,对他们已经有感情了。身边突然来了自称是自己生身父母的人,他有些手无足措。老王看着泣不成声的牛兰芝说:“嫂子,不要哭了,孩子你们还是带回去吧。”这时党志忠站起身来拉着老王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我代表全家谢谢你们全家给我孩子第二次生命,我的孩子多,还是留在你身边吧,好好孝敬你,给你养老送终,以后咱两家当作亲戚互相来往吧!”又对金栓说:“娃儿,我还会来看你,希望你也常回家看看。”党志忠于1979年三月平反昭雪,摘掉右派分子帽子,恢复名誉,恢复党籍,恢复行政二十一级,工资待遇五十七元,安置在祁仪乡任司法助理。从1958年4月到1979年3月,整整受到了二十一年的不公正待遇。1989年调昝岗乡工商所任所长,1990年12月光荣离休。离休前为副主任科员。离休后又被工商局聘任继续工作。虽然他家境困难,却从未向政府要求,给其家属解决农转非和为其子女安排工作,家人从未跟他享受国家一丁点优惠政策。他也从来没把证书拿出来炫耀过。直到去世后,儿女们整理遗物时,才发现伴随他度过56个春秋、值得他一生骄傲和自豪的这张“革命军人证明书”。革命军人证明书兹有党志忠同志系一九四八年六月参加人民解放军,现在唐河县十二区人民武装部工作。其家属得按人民政府军属优待条例享受军属荣誉与优待。此证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邓子恢、谭政政治部主任陶铸一九五一年元月十五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政治部(印章)曾参加自卫反击战的四子党金献,1982年复员回乡,有人对他说,找他父亲托托关系安排工作,他满怀希望,找到父亲说明情况后,党志忠严厉拒绝并批评道:“这是不正之风,歪风邪道,回去安心务农”。这就是一个共产党员的高风亮节、大公无私,他的一生经历了很多磨难,却没有哀怨,虽然生活窘迫,从没向党组织和人民提出有利自己的任何要求。作者简介党中伟,1961年生,河南省唐河县人,中共党员,大专学历,英语专业。唐河县第十一届、十二届政协委员、唐河县历史文化研究会发起人、副会长。唐河县曲协理事、南阳红色文化促进会会员、《冯友兰网》荣誉顾问、河南省冯友兰研究会会员、中华党氏文化研究会会员、《党氏家族报》特约通讯员、豫南《三翁堂党氏族谱》主编、《河南党姓志》副主编、《南阳二簧传统剧目选》副主编、《红色源潭》编辑。自2013年以来撰写民间传说、民间故事、革命英烈、散文等50余篇。作者编撰了《马武传奇》、《吴寿青传记》《张恒光传记》三部中篇人物传记。正在撰写著名地下党人《王晓舟传记》的长篇红色文化专著。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