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温州车主突然删除道歉信,刹车失灵事件彻底偏离轨道

导读:特斯拉温州车主的刹车是不是失灵还是一个谜团,但可以肯定的是,特斯拉的处理方式和努力方向已经失控。(文/潘昱辰 编辑/娄兵)过去的一年间,随着河南车主张女士在上海车展登上特斯拉车顶维权,多地车主掀起了声讨特斯拉疑似刹车失灵的维权声浪,并引发舆论的热议。5月9日,一则温州特斯拉车主的道歉信开始在网上流传,再度将特斯拉此前一系列维权事件推上风口浪尖。这封道歉信出自微博名为@手机用户3042983165 的用户,从信的内容主旨来看,当事人应为温州特斯拉事故的维权车主陈先生。尽管这封道歉信通过网络得到了迅速传播,然而此事件前后引发的诸多疑点并未就此结束。道歉信的作用则更像是一根导火索,不仅没有为事件画上句点,反而引燃了更大的舆论风波。更加吊诡的是,而仅仅登出四天之后,这封道歉信便从微博上神秘消失了,而该用户迄今再未发布任何内容,也并未对删除的原因作出任何解释。奇怪的道歉信事情的原委,还要从两年前的一起严重车祸说起。2020年8月12日,温州一辆特斯拉Model 3突然以极高速度冲破一停车场门栏,造成车主重伤,并对停车场造成严重损失,事后,车主陈先生多次在网络上声称“特斯拉自动驾驶刹车失灵”、“珍爱生命远离特斯拉”等内容,引起了网民的广泛关注。点击播放 GIF 0.0M事故发生后,特斯拉与陈先生双方各执一词。特斯拉方面称行车数据显示车辆在事故发生时一切正常,而陈先生则坚称自己拥有丰富驾车经验,从未发生过误踩加速踏板的行为。2021年5月,受交警部门委托,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发布了对这起特斯拉事故的调查报告。学会通过美国特斯拉总部调取车辆事发之前传输到后台的数据,和事故车上提取的事件数据记录系统( EDR )数据进行印证,认为这起事故系车主误踩加速踏板所致。在调查结果发布后,陈先生通过短视频平台回应称,事故发生后检测机构无法鉴定具体责任,因而保险无法理赔;而他为了快速得出鉴定结果,以取得保险理赔来赔偿受损邻居,只能认可检测机构将结果定为错踩加速踏板。同年7月,特斯拉通过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正式起诉温州车主,索赔50万元。10月,法院一审判决车主陈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向特斯拉道歉并赔偿5万元。此后陈先生选择上诉。今年2月,法院二审维持原判。而在这封以陈先生名义撰写道歉信中,承认自己错把油门当刹车,但因心有不甘捏造了刹车失灵等内容。信中表示,车主已清醒认识错误,并对给特斯拉公司和特斯拉汽车造成的重大负面影响感到追悔莫及,并诚心向特斯拉公司道歉,也向受到其言论误导的人们道歉。然而,本应成为事件终点的“道歉信”却成为了新一轮迷雾事件的导火索。这封道歉信在结尾处特别提到了“其他自称‘维权’车主也来联系我”,并称上海车主封先生主动向其介绍某平台,并由该平台为其安排律师和一审所有律师费用,自己则未支付任何一审律师费。此外陈先生的道歉信中还提到,事发后河南张女士及天津韩先生等维权车主都有联系他,他也曾一度加入维权车主群,后因理念不同退群。二审判决作出后,河南张女士邀请他与其他车主一起写联名书集体诉讼,但被他拒绝。信末,陈先生更称希望广大网友能够擦亮眼睛、实事求是,不要被自己的私心和“他人的蛊惑”而蒙蔽了双眼。维权车主反击而正是道歉信末不太寻常的点名行为,不仅受到部分网友的质疑,更是引发了信中被点名维权车主的强烈反弹。微博用户@ID_韩潮 正是陈先生提及的天津维权车主,他此前因特斯拉二手车存在切割问题而向特斯拉发起维权诉讼,并最终胜诉获“退一赔三”。在被温州车主点名后,他于5月9日当天率先作出回应。韩潮首先通过微信联系到陈先生,询问该文件是否为其本人所写,结果对方表示信为特斯拉代笔,并指出自己账户已被司法冻结,属于强制执行。随后韩潮被对方拉黑。于是韩潮发布微博,认为其和特斯拉之间的名誉权纠纷和自己无关,不应为了降低处罚或者取得谅解,将他的名字也写入道歉信。韩潮指责陈先生的行为是“向别人泼脏水,不太道德”。韩潮还表示,虽然道歉信可能是特斯拉代写,但在陈先生发出这篇文案后,他们就“不是同路人了”。5月10日,此前在上海车展期间于特斯拉车顶维权的河南车主张女士@淡水里的珊瑚 ,也通过微博作出回应。和韩潮一样,她称温州车主的道歉信是往自己身上泼脏水:“道歉或是妥协是你跟特斯拉的事,为什么要牵扯跟本案无关的案外人员?”她同样质疑道歉信是特斯拉所写然后令其发布,并质问陈先生“你同意发布的真实意图又是什么?是何居心?”关于道歉信中陈先生称被其他车主“蛊惑”“蒙蔽了双眼”的言论,张女士更怒斥“你良心上过得去吗?”其后,张女士还授权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发布了一份书面声明,称张女士受到陈先生的不实描述和评价,让张女士遭遇了严重的网络暴力,要求陈先生道歉并赔偿损失。5月10日傍晚,另一位被点名的上海车主@封士明 通过微博发表长文《温州陈先生的道歉信到底有多少个谎言》,文中同样表示这封道歉信为特斯拉所写,且其中充满了“精妙的谎言”。对于备受外界关注的“某平台安排律师”问题,封士明称陈先生此前被起诉后,在温州找不到愿意代理的律师,且支付律师费有困难,于是向车友求助。封士明随即向其推荐共享法律服务平台微沙的创始人张炜。张炜则向陈先生介绍了一名律师代理与特斯拉一案的一审应诉。封士明称其只负责信息传递与分享,与二人之间自始至终没有利益关系。同时,封士明也像韩潮一样询问陈先生道歉信是否为其亲手所写,同样得到了“特斯拉写的”的回复,并称“法院执行没办法”“本来就不是我的错”。在三名维权车主接连作出强烈反击,并将矛头再度指向特斯拉之际,陈先生的微博却突然删去了这则道歉信。而按照法院一审判决结果,被告陈先生理应将道歉声明置顶90天。对于众维权车主质疑的道歉信为代写一事,特斯拉方面则回应称,道歉信内容的讨论都在法官的见证下形成,最终由陈先生自己确认所有内容并自愿、自行发布。“道歉信所有内容都经得起推敲,都符合客观实际情况,内容真实、程序正当、车主自愿。”至于陈先生缘何仅公开4天就删除道歉信,特斯拉方面则称对此“没有期限要求”。由于陈先生、特斯拉以及法院等相关方迄今再未发布消息予以回应,有关道歉信究竟出自谁手,是否代表陈先生本人原本立场,以及特斯拉和其他维权车主在此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如今已然成为了又一场“罗生门”。真相依然扑朔迷离。恩怨难了不过仍有不少网友感叹,汽车售后维权从来非易事。与体量庞大且通常拥有完善法务部门的车企相比,消费者多数情况下都处于弱势地位,但特斯拉车主的维权似乎尤其困难。自进入中国市场、特别是独资建厂本土化生产以来,特斯拉汽车在新能源市场的销量名列前茅,却也是激发大规模维权事件数量最多的车企之一。面对车主和网友的质疑,特斯拉较少寻找平和的协商解决方案,而是普遍选择态度强硬地挥舞法务大棒。此次温州事故长达两年的责任认定与法律诉讼,也只是特斯拉与消费者之间众多纠纷的冰山一角。特别是在去年5月,随着上海车展维权事件的不断发酵,特斯拉更在主要互联网平台接连开通名为“特斯拉法务部”的账号,并对多名向特斯拉维权和质疑的用户发送律师函或发起诉讼。尤其是在道歉信中被点名的三名维权车主,一直被特斯拉法务部指责为上海车展维权事件的“策划者”。作为维权事件的第一当事人,河南车主张女士至今仍在为那起“刹车失灵”车祸四处奔走相告;相应地,特斯拉不仅认定不为事故负任何责任,更以侵犯名誉为由,要求其赔礼道歉并赔偿名誉权损失500万元。韩潮在与特斯拉的维权官司胜诉后,也遭特斯拉起诉“侵害名誉权”,并称其为上海车展维权事件策划者,并索赔505万元。对此韩潮在微博上表示,他已同样反诉特斯拉“侵害名誉权”,此案刚好于近日开庭。韩潮的做法也一如其批判陈先生时所言:““逃兵和叛兵都不算兵…毕竟在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有人选择了妥协,有人会选择决不妥协…”而特斯拉法务部的出击对象,也早已不局限于维权车主。如今年1月,特斯拉起诉车评人“小刚学长”,称其在测试实验中数据作假,伪造特斯拉刹车失灵,利用网络实施诽谤行为,侵犯了特斯拉的名誉权。而就在温州车主道歉信发布同期,特斯拉又以侵权为由起诉飞象网创始人项立刚。此案将于5月24日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在去年车展维权事件爆发后,项立刚曾在微博上公开批评特斯拉全球副总裁陶琳,称她“是专门来黑特斯拉,把事闹大”,更斥责“做这种企业的用户,就一个字:贱!”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