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观点丨郭贝贝:牢牢把握规范和引导资本发展的基本导向

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依法规范和引导我国资本健康发展进行第三十八次集体学习,明确指出“要规范和引导资本发展”,强调“要以保护产权、维护契约、统一市场、平等交换、公平竞争、有效监管为导向,针对存在的突出问题,做好相关法律法规的立改废释”。这进一步彰显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法治经济的本质特征,也为各类资本发展营造更加有利的市场环境和法治环境指明了方向。   法治经济是现代市场经济运行的客观规律,成熟的市场经济体制与健全的法治体系是遥相呼应的。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质上是法治经济”。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需要构建与之对应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治体系。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明确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结合在一起的”,并搭建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四梁八柱”,其中之一就是要“加强法律制度建设”。2020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指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制度,强化法治保障”,强调“以保护产权、维护契约、统一市场、平等交换、公平竞争、有效监管为基本导向,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治体系,确保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违法必究”。资本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生产要素,必然需要遵守法律制度,依法发展。   首先,资本发展要以保护产权、维护契约为根本。资本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有所有者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遵循的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所有制制度,必然存在各种所有制形态的资本产权主体,如国有资本、集体资本、民营资本、外国资本、混合资本等。产权和契约是现代市场经济主体生存与发展的两个重要要件。产权的确立是以契约的形式加以实现;并且在一切契约关系中,产权契约是最根本的契约关系。为激发包括非公有资本在内的各类资本活力,需要健全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完善物权、债权、股权等各类产权相关法律制度,从立法上赋予私有财产和公有财产平等地位并平等保护。   其次,资本发展要以统一市场、平等交换为基础。强化市场的统一性、交换的平等性,是建设现代市场体系的重要任务。为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意见》提出“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强调“以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为重点,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推进要素市场制度建设,实现要素价格市场决定、流动自主有序、配置高效公平”。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在“加强市场法律制度建设”中明确提出要“促进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公平交易、平等使用”。资本作为重要的生产要素,其发展秩序需要遵循要素市场化配置的制度要求,即以“市场决定,有序流动”为基本原则,畅通要素流动渠道,保障不同市场主体平等获取与交换生产要素。   再者,资本发展要以公平竞争、有效监管为保障。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资本是带动各类生产要素集聚配置的重要纽带,是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的重要力量,要发挥资本促进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积极作用。必须认识到,资本具有逐利本性,如不加以规范和约束,就会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不可估量的危害。为支持和引导资本规范健康发展,不仅需要以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为保障,促进资本的有序扩张;也需要以有效监管的约束环境为根本,抑制资本的无序扩张。这就需要牢牢把握政治方向,坚持问题导向、系统思维,立足当前、着眼长远,统筹发展和安全、效率和公平、活力和秩序、国内和国际,采取法治思维与方式,为资本设置“红绿灯”,既要有“红灯”的令行禁止,又要有“绿灯”的畅通无阻,以实现疏堵结合、分类施策的资本监管。   最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规范和引导资本发展,是当前我国亟待研究解决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任重而道远。这不仅需要梳理与总结改革开放以来对待和处理资本的正反两方面经验,也需要深化对新的时代条件下我国各类资本及其作用的认识,更需要从经验、认识到理论的升华,进一步丰富新时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以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发挥其作为重要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   [中共天津市委党校(天津行政学院)]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