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信贷需求 4月新增社融超预期下滑 同比少增近万亿元

历年4月的新增贷款低于3月已是市场习以为常的季节性规律,今年也不例外,在疫情拖累下,这一收窄远超市场预期。   5月13日,央行发布数据显示,4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6454亿元,同比少增8231亿元;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9102亿元,比上年同期少9468亿元。   受疫情影响,此前市场对信贷社融总体偏弱已有基本共识。不过从累计数据来看,前4个月新增贷款8.9万亿元,为历史同期次高水平,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稳健。   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解释,4月份当月人民币贷款增长明显放缓,同比少增较多,反映出近期疫情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进一步显现,叠加要素短缺、原材料等生产成本上涨等因素,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经营困难增多,有效融资需求明显下降。   在业内专家看来,随着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加大,信贷投放景气度持续低迷,银行面临“资产荒”压力,资金淤积现象凸显,有效需求不足成为主要问题。下一步,增量政策有必要尽快推进,从而尽快拉动实体经济需求。   疫情扰动导致信贷需求进一步下滑   疫情扰动成为4月份主要新增变量,因人流物流受阻,企业开工率较低,工业生产与出口贸易承压,导致信贷需求进一步下滑。   央行数据显示,4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6454亿元,同比少增8231亿元。“从四月份数据来看,信贷增速、社融增速都比较弱,主要还是受到疫情的影响。”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从结构上来看,居民与企业新增贷款均下滑,疫情冲击影响居民消费,购房能力与需求受到较大冲击。   这在数据上也有所体现。具体而言,住户贷款减少2170亿元,同比少增7453亿元。其中,住房贷款减少605亿元,同比少增4022亿元;不含住房贷款的消费贷款减少1044亿元,同比少增1861亿元;经营贷款减少521亿元,同比少增1569亿元。   植信投资研究院资深研究员马泓表示,4、5月份可能是全年房地产销售市场最为困难的阶段,预计二季度房地产投资增速亦可能出现阶段性负增长。考虑到当前房地产政策将会在更大面积和更大程度上释放购房需求,后续楼市纾困政策将向一线和重点二线城市转移,这有利于缓解和改善当前重点城市房地产销售不畅的问题。下半年,随着调控政策逐步显效,居民房贷增速或企稳回升。通常,住房信贷增速回升到销售改善一般需要两到三个季度,如果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下半年销售预期有望逐步改善。   疫情在抑制经济活动的同时,居民与企业存款也开始多增。央行数据显示,4月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5784亿元,同比少增1768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1948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2652亿元;4月份人民币存款增加909亿元,同比多增8161亿元。前4个月住户存款和非金融企业存款分别增加7.12万亿元和1.27万亿元,分别比上年同期多增2.01万亿元和1.37万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增加6716亿元。   在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看来,自3月中下旬以来,多点散发疫情,波及多个省份,对国内生产生活构成一定冲击,影响了居民、消费者信贷需求;企业面临困难与挑战不少,多点散发疫情对需求抑制,供应链产业链与物流链受阻,能源与原材料投入成本压力,以及海外需求前景不确定性,企业经营预期偏弱。4月居民、企业的新增信贷下滑,而两部门的存款同比明显多增,反映3月以来多点散发疫情抑制经济活动,同时一定程度影响居民与企业的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4月票据融资增加5148亿元,同比多增2437亿元。   对此,业内专家分析认为,用于“冲量”的票据融资同比多增,体现出企业扩大投资与融资意愿仍然较弱,银行信贷投放的难度仍然较大,4月份票据贴现存在冲量行为。   新增贷款下滑拖累社融   从结构来看,社融增量下降主要由人民币信贷大幅下降所致。   初步统计,4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326.46万亿元,同比增长10.2%;4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9102亿元,比上年同期少9468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3616亿元,同比少增9224亿元。   专家分析认为,上述数据体现出企业面临较大经营压力,银行扩信用的难度较大。   周茂华认为,4月社融下滑超预期,主要受新增贷款下滑拖累。从其他分项看,表外融资同比小幅多增;债券发行同比少增,股票融资同比多增。结合4月票据融资强劲表现,主要反映近两个月实体融资需求整体偏弱,实体经济面临复杂环境超预期,一定程度影响市场预期。   植信投资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运金认为,随着疫情状况逐步缓解,部分地区企业正常开工,居民消费开始恢复,加之降准0.25个百分点、增加结构性政策工具及其额度、利率下行、纾困政策等多项工具推动,投资逐步恢复,需求开始回升,信贷增长有望恢复。   保经济如何发力?   “M2增速较高,反映出前期一系列政策,包括宽货币、还有财政支出政策,已经形成了货币供应量的增加,接下来的政策核心是要刺激宽货币向宽信用的转变。”明明称。   数据显示,M2同比增速超预期。4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249.97万亿元,同比增长10.5%,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8个和2.4个百分点   周茂华对记者表示,主要是国内稳健货币政策更加积极,先后出台一系列增量政策工具(降准、专项再贷款、上缴结余利润1万亿等),总量+结构性工具增加基础货币投放;同时,财政支出有所加大,共同推动M2同比增速加快。   近期,疫情扰动等国内外风险挑战增多,我国经济发展环境的复杂性、严峻性、不确定性上升。非常时期,保经济如何发力备受关注。   明明认为,从稳增长的角度来看,有必要尽快通过一系列政策去刺激未来的信贷增长。比如,尽快下调LPR利率、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加快专项债发行、尽快推动相关项目的投资建设落地。此外还可以考虑一些增量政策。比如,针对疫情的纾困政策、针对居民的消费刺激政策、针对特定行业政策(比如,新能源车的消费补贴)等,从而尽快拉动实体经济的需求,预计五月之后经济金融数据会有明显反弹。   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指出,将稳增长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加大稳健货币政策的实施力度,更好发挥货币政策工具的总量和结构双重功能,加快落实已出台的政策措施,积极主动谋划增量政策工具,支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一是稳定信贷总量。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保持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宏观杠杆率会有所上升,但保持在合理区间。   二是降低融资成本。充分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效能,发挥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作用,推动降低银行负债成本,进而带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推动金融机构减少收费,向实体经济合理让利。   三是强化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支持力度。督促金融机构全面落实好“金融23条”,支持受困企业纾困、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促进外贸出口发展,灵活调整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居民家庭、小微企业主、个体工商户、灵活就业人员信贷还款安排。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