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竟有家长打12345闹爆气象局,只因停课却没有暴雨?

点击播放 GIF 0.0M广州前晚发布暴雨警告以及两天停课通知,结果昨天大部分市区却未见大雨,甚至有些地区偶有时间还能见到阳光。直至今天,大雨终于才姗姗来迟。这位家长认为风险级别调整不及时,都眼看着没有雨了,但依然停课而且还连续停两天,这造成双职工家庭需要请假应对。关于这次暴雨,广州当局究竟是应对及时,还是应对过度,在网上有不少争论意见。有些网友认为这是小题大做、虚假预警,雨都没几滴,影响了正常生活;也有网友认为稳一点好一点,不然又发生像去年郑州那样的悲剧就来不及了。对于天气预警措施,当然不能用事后诸葛亮的眼光来看待,这些措施就像买意外保险,总不能因为没有出险,就说买保险是浪费金钱。但另一方,对极端天气预警措施,又总是会对社会、教育、生产、交通等方方面面产生影响和成本的。天气预警措施如何才能最大程度保障市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但又不会过度影响市民的工作、生活、学习,并带来高昂成本呢?这个问题确实值得审视。01广州无雨全因是“福地”?昨天有人开玩笑说,香港有李氏力场,广州有省城结界。因此风雨难造成伤害。或许有人觉得”省城结界“只是一个段子或只是玄学讲法,但其实广州确实是个天灾较少的福地。广州城建成已超过2000多年,而城市中心神奇地连续几千年没有变化,这在全世界都是很罕见的。广州是秦军攻下岭南后,作为统治中心而建造的第一座城,当时名为“番禺”。(可以点击这里阅读《我住番禺,籍贯南海,讲广府话,究竟我是哪里人?》)选址于此,必定蕴含着古人对地理、气象的考虑。广州城背靠越秀山,面朝有珠江,正好符合“背山面水”的传统风水说法。清代名家屈大均如此评价:“地势开阳,风云之所蒸变,日月之所摩荡,往往有雄霸之气。”科学一点来解释其实是可以使居住者接受充分的阳光照射,与此也可以遮蔽冬季寒冷的北风。此外,因为背靠山地也可避免水患。再加上广州地质都以坚硬的砂页岩为基础,且不在地震带,很少会遇上地震等地质灾害。“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无数次就是公理了。”千年不动的城中心,在如此漫长的时间里,大灾小灾都没有击垮这座城,没有人因为灾难而迁徙,这样说明广州城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但这不是说广州就不会有水灾,一百年前对广州造成众多人命伤亡的的“乙卯水灾”,正是因为周边土地过度开垦而导致水土流失,加上清末政府腐败,不重视水利建设而导致的。如今,广州的城市范围大大扩展,水文状况比以前更为复杂,若有些区域的排水系统的规划建设不到位,缺乏预警及应对,暴雨袭来依然还是会有造成水灾的可能,而去年的郑州水灾就是前车之鉴了。02天气预报准确有多难?昨天我们写到的文章《广州天选打工仔:返工唔暴雨,收工先暴雨?》,提到“广州天选打工仔”、“省城结界”,周围都是暴雨就只有广州相安无事。广州气象局回应说:“广州市区却偏偏仿佛有个结界,这正是暴雨预报的传统难题——落区。“很多朋友就听不懂这个“落区”,我们查找了一下资料结合了一下理解,应该是指“预报的时候会说这个区域会有下雨的可能,但雨滴始终不是人工控制的,不一定会准确地投降到预报的地方,又或者这个地区降落的雨量不均匀,可能东边多西边少。天气预报的准确率一直是个难题,特别是预测暴雨,哪怕以现在的科学技术也最多只能提前预测10多分钟。香港天文台的陈柏纬说,降雨的地方就像煲水,这个地方的能量在不停翻滚,水泡会在哪里出现是有很大的随机性,所以定时、定点、定量地预报是非常困难的。点击播放 GIF 0.0M他还举例当前的例子,在珠江口伫立的三座城市澳门、珠海和香港,彼此不过相差几十公里,但雨量却差别很大,香港录得超40毫米,而澳门有100多毫米,珠海则有200多毫米。就算是香港的西贡(150毫米)和沙田(40毫米)也能相差100毫米雨量。而在这种差异下,香港选择了不跟随澳门珠海不停课。提早越多预报,误差越大越容易虚报,但另一方面为了准确率而不管预警效果,只提前10分钟上报那是来不及的,所以气象局/天文台一般会在捕捉率和虚报率之间取得平衡。03如何评价广州的未雨绸缪?前天在暴雨来临前,广州各方可谓做得前所未有的细致,在隧道区域布置了救生圈和划皮艇,抽水车也在易浸区域随时待命,并宣布广州地铁必要时可以停运,而地铁站点内提供1分钱雨衣的举措更是十分暖心。这些细致的举措的背后,很显然是吸取到了去年郑州水灾的惨痛教训。但部分措施还是有很多优化调整的空间。▲郑州水灾例如,现在通讯发达,停课的通知是否需要提早那么多?而且一停就停两天呢?好比最开始投诉的家长所投诉的“一下子停课两天影响到了父母的工作”,这种措手不及的尴尬相信并不是独属于某个家庭的。“明明没有下雨,怎么就不能上学呢?”更何况,广州实在是太大了!广州足足有7434.4平方千米,11个市辖区,从广州最南端到最北端开车也需要2-3小时,而这种地理条件下,每个区的天气条件差异将非常大,更别说是瞬时即变的暴雨。既然广州那么大,各区的防灾安排是否能够根据自身情况做得更加具体,而非全市统一呢?这边广州从化、花都、增城等地方确实是暴雨,水浸到半腰,大量群众需要转移,但另一边越秀海珠等市中心地方不仅没有雨甚至还冒了点阳光。两者所应该采取的防灾措施自然有很大区别。▲广州从化暴雨关于对抗台风暴雨的天灾,邻近的香港有很多经验也是值得广州借鉴。例如昨天,香港则正常上学上班,因为香港的降雨量还未到达他们自己预警系统的条件。香港于1992年设立暴雨警告信号系统,设有“黄、红、黑”三种程度预警,一般在大于出现前的一两个小时发出黄色信号。实际上内地也有“暴雨预警信号”,分为“蓝色、黄色、橙色和红色”四个等级。如果是90后的自己友应该深切地体会过,上学前大家都会打开广州台看看有没有挂信号,挂了或许就不用上学了。也曾试过上半天课后,学校广播说下午不用上课。而这最重要的是建立了预警系统后能够贯彻下去,并灵活、细致、及时地公布信号。比如,像昨天清晨老城区没有下雨,而今天也没有形成水浸和大暴雨,能否及时恢复上课呢?毕竟,现在即时通讯软件和社交媒体如此发达和快速,每个家长或老师都有建班级群、工作群,能否将通知发布下去呢?城市防疫防灾很重要,而保障市民的日常生活工作学习也很重要,如何在两者中取得令市民满意的平衡,这个就很考验决策者的智慧了。各位自己友,你们怎么看这次的“广州暴雨”措施?欢迎在评论区发表你们的看法!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