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女孩卖猪肉25年,发现学籍被堂姐顶替,哭诉:两个伯伯害了我

镜头前,这个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的中年妇女名叫黄海霞,她一口一个冤枉,向记者控诉着这二十多年来的心酸经历。2018年,黄海霞40岁,在河南郑州卖猪肉的她,有着“猪肉女郎”的称号,有胆量、能吃苦,日子过得还算不错。但在这一年,黄海霞突然联系到记者,一开口就让人惊掉了下巴:“我冤枉啊,我的前半生就是一个笑话,十年寒窗,没能帮助家人,反而成全了别人……”黄海霞所说的“冤枉”,发生在1993年。这一年,她中考报考许昌师范,如果一切顺利,毕业后国家包分配,衣食无忧,养老不愁。结果成绩下来,她落榜了。接下来,她走向另外一种人生,开猪肉摊、结婚、生子。可令她没想到的是,多年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学籍被冒名顶替。她口中的“别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堂姐、大伯家的女儿黄风玲。“我的十年寒窗,没了……”接受记者采访时,黄海霞摆出一副意难平的姿态,言语间满是对堂姐的怨恨。如果事情真如黄海霞所说,那么中国又多了一起“冒名顶替案”,可真相真的如此吗?随着记者的深入调查,才发现这竟是一起典型的“罗生门”事件:黄海霞自认被冒名顶替,堂姐却矢口否认,还反击道:“她一直在说谎,误导别人…..”来自中年大妈的控诉2018年11月,河南都市频道记者接到黄海霞的求助,赶到家里对她进行了采访。面对记者的镜头,黄海霞道出了自己曾经的过往。黄海霞出生于河南长葛县秋庄村。黄姓是村里的大姓,黄海霞父亲兄弟五个,大哥曾是村里的干部,有钱有地位,二哥也很有出息,担任教师、校长多年,还在教育中心工作,据黄海霞说“他管理着全乡的中小学教育”。可唯独黄海霞一家很穷,她的父亲常年患病,身体不好,没能闯出一番天地,就盼望着女儿能出人头地,成为一家人的希望。黄海霞成绩不错,在她的未来计划中,考上一个好中专,毕业后有一个“铁饭碗”是第一选择,她也有把握能考得上。1993年,黄海霞参加中考,发挥非常稳定,成绩出来后,拿到498分的高分。这个分数,原本能轻松考上许昌师范。但是她左等右等,等了两个多月,却迟迟没等到录取通知书。在那个年代,每个人只有一次考中专的机会,要么考高中,继续学业,要么离校,或务农或打工,当然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冒用”辍学生的学籍,参加考试,这种风气在当时也很盛行。显然,黄海霞不会冒用别人的学籍,读中专梦碎的她,为了照顾家庭,背井离乡,到郑州菜市场撑了一个摊,卖起了猪肉。弹指一挥间,25年过去了,当初那个青春靓丽、身材苗条的少女已经变成了中年大妈,也被同行冠以“猪肉女郎”的称号。这时的黄海霞虽然有家有室,却被“冒名顶替”一事憋出了内伤。在秋庄村,记者见到了黄海霞的母亲。提起女儿被冒名顶替,老人显得十分无奈,她告诉记者:“2003年那年,我准备把俺妞的户口迁到平顶山,却被人告知录取通知书被黄新法(黄海霞二伯)迁走了,还迁走了她的户口。”黄海霞一家疑惑重重,开始怀疑女儿的学籍、成绩被冒名顶替了。为了寻求真相,黄海霞请了一位律师,在律师的帮助下拿到一张派出所出示文件,文件显示:她大伯家的女儿,她的堂姐黄风玲以“黄海霞”的身份,在长葛第一小学当老师。原本属于自己的人生,竟被堂姐“偷走”了黄海霞怒不可遏,在她看来,黄风铃直接收益,她的两个伯伯也是“帮凶”,正是这俩个人害了自己。既然十几年前就查出了真相,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说法?面对记者的提问,黄海霞解释道,她不是没有追查、上访,但两个部门却给出了不同的调查结果。两份不同的调查结果到2010年,黄海霞终于掌握了她认为很完备的“证据”。首先,在派出所出示的一份户口迁移证存根和更名申请书中,可以很清晰地看出,黄风玲当年参加中考时,申请把名字改为“黄海霞”,然后以升学的名义,把户口迁到了她就读的许昌师范。其次,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可信,黄海霞又找到两份文件:第一份是初中毕业登记表,表上显示名字为“黄海霞”,出生日期1977年7月,还打印着她本人的照片;另一份是体检报告,有黄海霞的名字,但照片已经换成了黄风玲。掌握到这两项证据后,黄海霞向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2010年,长葛市公安局给出调查结果,证实黄海霞被冒名顶替一事。但在一年之后,长葛市教体局却给出一份完全不同的调查结果,称黄风玲并不存在顶替黄海霞入师范一事。同一件事,不同部门,却给出两份不同的调查结果,这让黄海霞很难接受,发誓一定要追查到底,给自己一个交代!2018年,山东曝光女孩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一事,引起全国范围内的大讨论,黄海霞也趁着这股浪潮,找到记者,控诉自己25年来的委屈。顶替者:她一直在说谎,误导别人以上说法,都是黄海霞的一面之词,真相到底如何?记者带着这个疑问,给“冒名顶替者”黄风玲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那头,黄风玲都冒用堂妹学籍一事供认不讳,她坦然地告诉记者:“没错,这25年来,我确实用的是堂妹的学籍,目前学校的档案里也写的是她的名字,这确实是事实,我不辩解。”然而,正当记者准备继续追问时,黄风玲突然话锋一转,说道:“我承认,学籍是我堂妹的,可参加考试,考到498分,以及最后被师范录取,都是我本人而不是她!”记者又赶到长葛市教体局,提出希望和黄风玲见一面,但也被工作人员拒绝。记者没有放弃,又来到黄风玲工作的第一小学,虽然没有见到黄凤玲,但正好碰上了她的丈夫张宝成。张宝成对记者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在镜头前,他给出了一个和黄海霞说法截然相反的解释。“黄海霞的辩解毫无疑问,她从小学习就一般。93年参加中考,她92年就辍学回家,跟着她父亲到郑州卖猪肉去了,这件事家里人都可以证明。”不仅如此,张宝成还提到:“成绩是我妻子考的,很容易查证,她的老师、同学都可以出面作证,我自己也能搜集部分证据。到底谁考了498分,谁被许昌师范录取,你们调查一下就清楚了。”张宝成解释道,这十几年来,他和妻子也被“冒名顶替”一事困扰,在和妻子黄凤玲的讨论中,妻子可以清楚地回忆起当年考试的具体细节,甚至连物理考试的科目也记得一清二楚。面对张海霞的控诉,张宝成也显得很委屈,他反击道:“她一直在说谎,误导别人…..”既然黄风玲学习很好,为什么要顶替堂妹的学籍呢?对此,张宝成也是一声叹息。由于当年不存在补考,在残酷的中考面前,每个人只有一次机会,一旦考不中就没有办法了。当时,黄风玲第一次中考失利,想到堂妹黄海霞早早辍学,没有参加中考。既然如此,学籍浪费了也是可惜,不如就拿来用用,反正也不妨碍黄海霞,而且两家还是亲戚,也不算便宜了别人。张宝成还提到一点:“当时,用黄海霞的学籍不是她决定的,是学校安排的,这种情况在那个年代很常见。”一番采访下来,黄凤玲承认自己冒用堂妹的学籍,可除此之外,其他的她和丈夫一概否认,事情到这里就清楚了吗?黄海霞:对方曾想“用钱私了”记者再次来到秋庄村,对黄海霞进行了采访。和上次一样,张海霞声泪俱下,哭得十分伤心,她再次质问堂姐:“这么多年了,你不是不知道我过得什么日子,你怎么忍心害我!”接着,黄海霞又对记者提到一件事,这件事发生在前几年。那天,她突然接到一个自称“中间人”的电话,对方开门见山,提出让她和堂姐“私了”,对方称:都是一家人,让他(张海霞大伯)去和你爸坐坐,在一起说一说,看看要出多少钱,那么能出、能接受,这事就算妥了。其他的啥保证书、道歉信,那都没用。黄海霞十分愤怒,当即怒斥对方:“多少钱?你说我的青春值多少钱?”在她看来,多少钱都无法弥补她25年来遭受的委屈,堂姐现在得到的一切,本来都该是她的!得知堂姐陈列出了不少人证物证,黄海霞表示完全不能接受。可当记者问道当年的考试经历时,她却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上来。“你当时去考了几天?”“这么多年,记不清了。”“带队老师你还记得吗?”“记不清了。”“考了几科?”“现在记不清了。”“班上有多少人还记得吗?”“不记得。”黄海霞一问三不知,记者想为她“伸张”也没有办法,只能联系到相关部门,让相关部门介入,查明事情的真相。真相大白,冒名顶替者被停职长葛市当地政府接到求助后,立即成立由市纪委监察委、公安局、教体局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调查组决定,一定查明事件真伪,还大家一个公道。很快,经多方采证,调查结果出炉:在1993年中招考试中,黄风铃顶替黄海霞学籍参加考试,情况属实。同时,经调查组确认,黄风铃的考试成绩系本人考试取得。至此,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黄凤玲冒用他人学籍,已经被学校停职。在调查组的走访调查中,有村民反映说:其实,姐妹俩二十多年来关系一直很好,直到一年前,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姐妹俩有了嫌隙,关系变得很僵,没过多久,冒名顶替一事就被揪出来了。姐妹俩之间发生了什么?调查结果公布后,黄海霞不愿再多讲,其中的内情,恐怕也只有姐妹俩清楚了……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