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消费贷表现分化 亟待加强金融场景建设

稳定当前消费是今年以来政策聚焦的热点。为了刺激消费,金融机构使出了浑身解数。   下调消费贷产品利率、发放消费券、开展集中促销……诸多举措下,部分上市银行个人消费类贷款规模、占比均较2021年末增加;但也有部分银行坦言,受整体经济环境及疫情影响,居民消费信心不足,消费借贷意愿需求恢复缓慢。   业内人士认为,下一步要继续加强消费场景建设并加强产品创新,同时,将消费金融业务和商家折扣促销或者城市消费券结合起来,形成多重优惠效应,刺激用户消费。   消费贷增势回暖   截至8月末,A股42家上市银行均公布了2022年半年报。《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其中,32家非农商行的上市银行中,19家上市银行的个人消费类贷款规模增加,8家上市银行个人消费类贷款规模较少,另有5家银行未公布详细的个人消费类贷款业务情况。   谈及部分银行个人消费类贷款规模减少的原因,融360数字科技研究院分析师李万赋告诉记者,一方面是有些银行本身更注重对公业务,在对私业务上倾斜的人力、信贷投入都较小,最终业务规模也比较小;另一方面是一些银行可能前期扩大消费贷业务较为激进,资质准入和风控能力不够匹配,在疫情对经济冲击的影响下,借款人的还款能力也有所下降,不良率有所上涨。   惠誉评级亚太区银行评级董事薛慧如表示,从全行业的数据来看,截至2022年7月末,居民短期消费贷款同比增速仅为3%,居民中长期消费贷款同比增速为6%,不仅低于同期全部人民币贷款11%的同比增速,也低于以往年度居民消费贷款的平均增速。“我们认为,行业居民消费贷款增速放缓主要是由于房地产市场持续低迷,且疫情反复背景下防控政策升级,导致宏观经济和居民收入增速下行,从而对居民消费的能力和意愿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今年1月~6月期间,受疫情多发频发等因素影响,全国消费市场受到较大冲击,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1.04万亿元,同比下降0.7%,其中,一季度增长3.3%,二季度下降4.6%。   某国有银行地方支行行长告诉记者,从今年的情况看,客户对于额度小的消费类贷款需求还是比较旺盛的,用于短期资金周转,但对于规模较大的消费类贷款,客户的申请意愿并不强烈。“尤其部分地区由于疫情原因,居民收入受到影响,面临还款压力,也会影响贷款积极性。”   不过,李万赋谈到,虽然居民的消费意愿不强,但仍有用户有刚性消费需求,尤其是优质用户短期资金周转不开的情况,部分银行在这部分客群需求上挖掘得比较充分,带来消费贷规模的提升。   如截至2022年6月末,中国建设银行个人消费贷款2557.63亿元,较2021年末增加227.84亿元,增幅9.78%,规模及占比均比2021年底提升;在股份制银行中,华夏银行披露称,截至报告期末,该行消费信贷客户71.11万户,比2021年末增长3.21%;个人贷款(不含信用卡)余额5015.01 亿元,比2021年末增长6.47%;在城商行中,以长沙银行为例,截至2022年6月末,该行个人消费贷款余额达496.22亿元,较年初增加60.94亿元,增长14.00%,规模及占比均比2021年底提升。   “分银行来看,根据目前已经公布的数据,我们授评的绝大部分银行上半年末消费贷款和信用卡透支余额较上年末基本持平,与行业趋势基本一致,体现了居民消费意愿下行背景下的阶段性调整。但与此同时,也有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消费信贷增速仍然较快,这一方面跟部分地区疫情相对平稳,并未对居民消费产生显著影响有关,另一方面,在实体经济有效信贷需求不足的背景下,为了缓解银行净息差的收窄压力,部分银行仍然保持对消费信贷的倾斜,以提升银行资产收益率水平。”薛慧如如是说。   场景要立足自身禀赋   李万赋认为,金融手段刺激消费主要还是贷款优惠政策。   今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3次下调LPR,使得银行消费贷款利率随之下调。如今,部分银行消费类贷款利率已经跌破4%。   8月1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部署推动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和个人消费信贷成本的措施,加大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   会议指出,要有针对性加大财政、货币政策支持实体经济力度,进一步巩固经济恢复基础,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依法盘活地方专项债限额空间;完善市场化利率形成和传导机制,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指导作用,支持信贷有效需求回升,推动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和个人消费信贷成本。   建行行长张金良在该行2022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表示,预计下半年随着国家提振消费,消费贷款的增长会好于上半年。   李万赋认为,在目前的状态下,可以重点考虑在消费者刚需消费场景及疫情催生的新生态消费模式下,将消费金融业务和商家折扣促销或者城市消费券结合起来,形成双重优惠效应,刺激用户消费。   中国银行行长刘金在该行2022年中期业绩报发布会上表示,消费金融方面,该行全力支持居民消费升级,非房消费贷款增长了23.38%。中行副行长林景臻随后指出,下一步,该行将继续加大业务模式创新和场景融合的力度,进一步加快推动非房消费贷款扩面增量,持续支持居民消费,服务扩大内需战略。   记者梳理发现,在多家上市银行的2022年中期业绩报中提到了加强消费场景建设。   如中国工商银行在其业绩报中提到,该行聚焦百姓高频刚需消费场景、主流线上平台,开展“工享消费”系列促销活动,培养客户线上无接触购物习惯,提升消费意愿和规模;浦发银行在其2022年半年报中披露称,该行聚焦新市民的场景金融需求,打造“发呗支付”作为服务新市民的专属产品;围绕“选车、租车、买车、换车、用车”各汽车场景需求,设计全生命周期的消费信贷服务方案,搭建汽车金融直客模式,助力汽车行业发展和居民消费升级。   中行近日发布的《金融场景生态建设行业发展白皮书2.0》(以下简称“《白皮书2.0》”)指出,金融场景建设的核心逻辑不变。金融机构建设金融场景不能脱离服务实体经济、服务民生的初心;选择场景必须立足自身禀赋;要有平台思维,实现金融与非金融的融合,金融归金融,非金融归非金融;流量思维有量更要有质,没有价值转化能力的流量不可持续;聚力共生、合作共赢,才能构建相互赋能的生态。   同时,《白皮书2.0》提到了金融机构的发力方向,即自身数字化转型以及赋能产业。金融机构既要加快推动自身转型,更好地服务客户,又要开放数字化资源和能力,为传统产业赋能。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