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数:170200 已用完 请联系开发者*** 夜读|母亲的幸福观

母亲的幸福观文/荣忠立早就想写一写母亲,尤其是母亲去世后。母亲是在84岁那年冬天去世的。白天还一切正常,晚上八九点钟上过厕所后,她突然呕吐、四肢瘫软,送到医院人已经不行了。当时我正在北京学习,接到弟弟的电话后,赶紧往北京西站赶。原以为北京到河南的火车会很多,没想到夜里十点半以后,竟然没车了!我在北京西站度过了最漫长的一夜。印象最深的是母亲的好脾气。可能许多人不信,打我记事起,50多年,我从来没见过母亲与人吵架,连高声吵孩子都没有过。但母亲也有生气的时候,她一般是唉声叹气,放慢语速。父亲脾气有点急躁,奶奶对家庭成员要求也比较高,母亲能够始终心平气和,现在想想,殊为不易。“母慈子孝”还是很有道理的。兄弟姊妹比较孝敬老人,我认为主要是母亲的功劳。母亲的另一大特质是勤俭持家。全家人的一日三餐、被褥衣物等都是母亲一个人在操持。每天从早到晚,母亲不停地忙。被褥、衣服都是母亲纺线、织布、染色、裁剪、缝合,一步步做出来的。经常是夜里我们都睡一觉了,母亲还在昏暗的油灯下纺线。那时候大人小孩的鞋子也都是自己做的,做饭的间隙纳鞋底,是母亲的又一重要任务。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尽管兄弟姊妹多,但我们兄妹五个都没冻着。我小时候物资匮乏,生产队每年每人分一百斤左右小麦,玉米高粱红薯也是一百多斤,不会勤俭持家的人家吃饱肚子都很困难。母亲精打细算,基本上是可以保证一年四季给我们吃混合面馍,春节还可以吃到白面馍,虽然难得改善伙食,但也不至于饿肚子。母亲的善良也是街坊邻居公认的。小时候有一些说书卖唱的乡村艺人,走村串乡,吃的是百家饭。往往是傍晚,锣鼓一敲,母亲就从我们的晚饭中匀出一份——馒头咸菜,或者面条、稀饭,让我们兄弟姊妹送过去。当时生活都困难,乡村艺人一般是两三人、三四人一起表演,这家送碗面条,那家送碗稀饭,村里多家送饭,艺人才能吃饱。那些年,只要有走村串乡的艺人来,母亲送饭的善行几乎从未缺席过。逢年过节回老家,我特别享受与母亲相处的日子。经常是母亲做饭,我搬个小板凳坐在旁边,跟母亲说话。家长里短的琐碎事,母亲说得生动形象,我听得津津有味。很多年前了,母亲说过一件让她很高兴的事:有一次母亲要从村东头我们家到村西头奶奶家去,刚走不多远,邻居骑三轮车路过,招呼母亲搭顺风车,母亲高兴地坐上去,很快到达奶奶家。母亲讲这件事时,开心、满足之情溢于言表,并且给我讲过不止一次。看起来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却让母亲高兴了很多年。善良为本,苦中作乐,助人为乐,知足常乐,我理解了,这就是母亲的幸福观。愿母亲在天之灵安息!(作者单位:河南省公安厅)来源:河南法制报编辑:杨淑芳往期夜读推荐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