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信贷、社融规模大幅回落 需求仍乏力 社融增速或在三季度见顶回落

央行周五公布数据显示,7月人民币贷款6,790亿元,社会融资规模增量7,561亿元,广义货币(M2)余额同比增长12%。财联社8月“C50风向指数”调查显示,市场预估人民币新增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将回落至1.35万亿和1.64万亿左右,M2在11.6%左右。   数据显示,7月份新增社融规模仅有7,561亿元,创下2022年以来最低水平,7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录得6,790亿元,为近6年同期新低。从结构上看,7月金融机构新增中长期贷款为4,945亿元,为2016年以来同期新低。   贷款需求不足问题较为突出   数据显示,7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6,790亿元,同比少增4,042亿元。分部门看,住户贷款增加1,217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269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1486亿元;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2,877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减少3,546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459亿元,票据融资增加3,136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增加1,476亿元。   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对财联社表示,7月金融数据再现下行波动,贷款需求不足问题较为突出,下一步为有效激发实体经济贷款需求,巩固经济修复势头,政策面将继续多点发力,预计在经济修复和政策发力作用下,8月金融数据会再度回暖,但如何有效缓解贷款需求不足问题将持续成为下半年的宏观政策的一个重要着力点。   王青建议,为提振贷款需求,要在政策利率(MLF利率)保持稳定的背景下,引导LPR(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报价下调,降低企业和居民融资成本;督促政策性开发性银行尽快落实新增8,000亿元信贷规模和3,000亿元专项金融工具,支持基建投资提速。此外,监管层还要加大对银行考核力度,引导金融机构增加对实体经济的贷款投放。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郑后成对财联社表示,7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为近6年同期新低。从结构上看,7月金融机构新增中长期贷款为2016年以来同期新低。实体经济的信贷需求较为疲弱。居民户方面,7月居民户短期贷款环比与同比均少增,预示居民消费增速较为疲弱,而7月居民户中长期贷款环比与同比均少增,预示7月房地产投资增速难有大幅改观。   社融增速大概率在三季度见顶后回落   初步统计,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4,088亿元,同比少增4,303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减少1,137亿元,同比多减1,059亿元;信托贷款减少398亿元,同比少减1,173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2,744亿元,同比多减428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734亿元,同比少2,357亿元;政府债券净融资3,998亿元,同比多2,178亿元。   德邦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芦哲表示,7月份社融结构中,实体经济“信贷+企业债券”两项合计同比少增3,416亿元,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低迷,当前融资需求乏力是制约信用扩张最大的问题。   此外,支撑社融新增的最大分项依旧是政府债券融资,但在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减弱的环境下,政府债券融资独木难支,由于2021年财政后置、2022年财政前置,财政周期的错位导致今年下半年面临较高的政府债券融资基数,社融增速或大概率将在三季度见顶后回落。   M2增速与社融增速下滑形成明显反差   数据显示,7月末M2余额257.81万亿元,同比增长12%,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6和3.7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66.18万亿元,同比增长6.7%,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高0.9和1.8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9.65万亿元,同比增长13.9%。当月净投放现金498亿元。   王青指出,7月末M2同比增速达到近6年以来的最高增长水平,与社融增速下滑形成明显反差。主因在于,7月财政退税继续保持较大规模,增加企业存款,推高M2增速。同时退税不进入社融统计。实际上这是4月大规模退税实施以来,M2增速持续反超社融增速的主要原因。这也意味着当前M2高增速主要是财政因素驱动,并非代表宽信用加速。   M1方面,7月末同比增速略有提高,主要与上年同期基数下行有关。7月M1增速仍然明显低于M2增速,继续处于明显偏低水平,主要原因是当前楼市处于低位运行过程,房企销售不振,企业短期存款受到较大影响;另外,较低的M1增速也意味着当前实体经济活跃度依然不足。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