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AMC增资潮:7家注册资本达到百亿级

8月5日,中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原资产”)发布消息称,增资工作已圆满完成,公司注册资本由50亿元增至100亿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发现,除中原资产以外,今年以来,已有多家地方AMC完成增资,其中两家地方AMC增资之后,注册资本达百亿级。此前,注册资本达百亿级的地方AMC仅有5家。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两个原因促使地方AMC增资:一个原因是,经过多年快速发展,地方AMC普遍杠杆率较高,增资有助于降杠杆、控风险;另一个原因是,在经济下行期,作为地方AMC的实控人(多由地方政府控制),地方政府对其增资意愿也比较强。   新增两家百亿级机构   此轮增资是中原资产成立以来实施的最大规模增资。   据了解,中原资产成立于2015年8月,初始注册资本30亿元,2018年12月,注册资本增至50亿元。中原资产是经银监会和财政部核准的河南省第一家具有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业务资质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   今年2月,时任中原资产董事长马洪斌在与恒丰银行郑州分行行长陈友明会谈时表示:“争取在2022年增资到150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除中原资产之外,还有多家持牌地方AMC在今年完成增资。   例如,2月18日,贵州省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资产”)注册资本由56.42亿元增至100亿元,增幅达77.25%。6月30日,广东粤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进行了变更,由50亿元增至72亿元,增幅为44%。同样是在今年6月30日,内蒙古庆源绿色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内蒙古庆源资管”)注册资本由14亿元增至15.7亿元,增幅为12.14286%。   此外,根据四川发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发资管”)官网信息,6月20日,川发资管增资20亿元,资金全部到位,注册资本达到人民币50亿元。   从上述信息来看,中原资产、贵州资管、粤财资管、川发资管增资幅度均比较大。其中,贵州资管、中原资产两家地方AMC注册资本均增至百亿级。   此前,注册资本过百亿的地方AMC已有5家,分别为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 366.39亿元;宁夏顺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 102亿元;广西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亿元;泰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注册资本100亿元;成都益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注册资本100亿元。   地方AMC的融资难题   西部某地方AMC内部人士认为,这轮增资潮和监管的一系列动作有一定关系。   据其透露,2021年8月,《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向业内征求意见,虽然目前并没有发布,但行业内部分地方AMC机构已经在按照该文件相关要求推进业务。   公开信息显示,《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要求,在每年新增投资额中主营业务投资额占比应不低于50%,收购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投资额占比应不低于25%,连续两年不达标将被取消业务资质;地方AMC控制杠杆率,谨慎选择融资渠道,未经批准不得向社会公众发行债务性融资工具,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3倍。   据了解,地方AMC融资渠道有限,主要包括股东借款、银行贷款及公开市场发债融资,个别资质较弱的地方AMC甚至通过信托等非标渠道融资。   以债券融资为例,据统计2016年以来债券市场上地方AMC发行债券和债务融资工具情况,2016年未有地方AMC发行;2017年仅有2家地方AMC发行,规模共13.00亿元;2018年发行规模激增至246.80亿元,之后2019年、2020年发行规模同比分别增长43.76%和5.92%,2020年发行规模为375.80亿元,当年发行的地方AMC主体家数也增至23家。   2021年1~11月,地方AMC发行债券规模合计394.00亿元,较上年全年规模小幅增长,发行主体方面,2021年1~11月,共有17家地方AMC发行债券,较上年减少6家,减少的发债主体主要系其自身出现信用风险事件,公开市场再融资能力下降,或发债主体自身信用资质较弱,公开信用认可度较低等所致。   联合资信研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样本企业(共27家地方AMC)平均资产负债率和平均全部债务资本化比率分别为71.29%和68.67%,负债水平偏高。   上述西部某地方AMC内部人士还指出,经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杠杆率已经非常高,需要用增加资本金的方式来降低杠杆。   南方某省级地方AMC内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直言,地方AMC属于资本消耗型企业,大多数都是因为自身自持的资产流动性不足,才有增资的动作。“增资的原因可能主要还是出于自身考虑,比如,问题资产或不能产生现金流的资产太多了。”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6月21日,审计署发布的《国务院关于2021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指出,参与审计的20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偏离主业违规对外融资,其中151.07亿元形成不良或逾期。   记者注意到,支持公司经营流动性,提高抗风险能力也是部分地方AMC机构此轮增资的主要出发点之一。   例如,关于此轮增资,川发资管官网提及“ 公司注册资本金扩大,将有效支持公司经营流动性,提升公司资本规模水平,提高展业规模和抗风险能力,改善资本充足率等监管指标,支撑公司未来长期持续发展……”   身份转变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监管先后出台多项政策鼓励AMC积极参与问题房企并购重组、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等重点领域的风险化解工作,地方AMC的作用正在凸显。   5月25日,国务院出台《关于进一步盘活存量资产扩大有效投资的意见》,支持AMC通过不良资产收购处置、实质性重组、市场化债转股等方式盘活闲置低效资产,为国企低效资产剥离业务指明发展方向。   6月6日,银保监会出台《关于引导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聚焦主业积极参与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的指导意见》(银保监办发〔2022〕62 号)提出 “适度拓宽对金融资产的收购范围”,允许金融机构将以下 5 类资产批量转让给 AMC,包括“涉及债委会项目;债务人已进入破产程序;本金或利息等权益已逾期 90 天以上;债务人在公开市场发债已出现违约;因疫情影响延期还本付息后再次出现逾期的资产或相关抵债资产”。   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广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浙江省浙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河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多家地方AMC已入场参与房地产行业风险化解。   在其背后,无论是参与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化险,还是参与房地产风险化解等均考验地方AMC资本实力,地方AMC需要业务规模相匹配的资本金体量,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增资地方AMC的意愿增强。   “经济下行周期,地方需要快速做大地方AMC资本金以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上述西部地方AMC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个别地方AMC增资可能是因为已经确定要承接地方特定重大项目。”   “地方政府作为多数地方AMC的实控人,在经济下行期,通过增资快速做大地方AMC的意愿也在提升。”某具有央企背景的地方AMC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份,陕西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金资”)发布《关于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公告。公告显示,陕西金资实际控制人由陕西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变更为陕西省人民政府。同时公告指出,本次实际控制人变更不涉及公司股权结构变化。   浙商资产研究院分析认为,我国金融风险化解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工作,而且在短期内就有大量复杂的不良资产事务需要处理,因此原先企业经营的思路要让路给行政管理需求,有可能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和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未来会更加像一个政策工具而非商业性机构。   就此轮增资,粤财资管表示,将以本次增资为契机,继续紧密围绕省委、省政府的重大战略部署和中心工作,持续提升主业核心竞争力,不断增强风险管理能力,加快推动公司高质量跨越式发展,更好地履行化解区域金融风险、维护地区金融稳定、服务实体经济发展的职责使命。   中原资产亦表态称:“本次增资是省财政厅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有效发挥中原资产服务实体经济、维护区域金融稳定、助推省委、省政府重大战略实施功能作用的重要举措。”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