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债市流动性急剧枯竭!交易员终日惶惶:生平所见最糟糕景象

尽管对债券市场流动性的担忧已悄然滋生多年,但毫无疑问,这种担忧正在2022年成为现实。随着多数主要市场国债收益率盘中超过10个基点的波动变得司空见惯,债市流动性急剧枯竭的威胁正笼罩全球资本市场……   “这是我们所见过的最糟糕的情况,央行破坏了(债市)流动性,”NatAlliance Securities国际固定收益部门主管Andrew Brenner近期曾这样形容债券市场所面临的凶险处境。   在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等全球各地,央行决策者正急于大幅加息以遏制高通胀,并结束那些使他们成为政府债券主要买家的购债支持计划,市场由此缺了一大买家。然而,投资者却还没有回过神来,这助长了债市流动性的枯竭,并导致近几个月债券收益率出现了历史性的高波动。   而越来越多的市场人士也正开始担心,债券市场流动性干涸所引发的冲击波,可能蔓延至整个金融市场,乃至最终影响全球经济的走向。   流动性枯竭现象席卷全球债市   从悉尼到法兰克福,再到纽约,长期以来被超宽松货币政策所掩盖的市场弱点,眼下正在逐一暴露出来:曾经令人昏昏欲睡的德国国债波动幅度达到了有纪录以来的最高水平;澳大利亚国债期货的波动幅度正接近11年来的最高水平;日本的银行家们则在艰难应对着一个个基准债券无法正常交易的日子。   用以衡量美国国债流动性的一项指标,目前已接近了自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最糟糕的水平。   在欧洲,按某些指标衡量,德国债券的波动幅度达到了有纪录以来的最高水平,因为投资者既要面对欧洲央行量化宽松政策的结束,又要面对一个非常不确定的加息周期——这一切又都是在夏季交易量下降的情况下发生的。   而在规模高达23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上,混乱显然正造成着最大的麻烦,同时也加剧了投资者和监管机构对如何支撑这一至关重要的“全球金融支柱”的焦虑。   由于美国国债收益率是超过50万亿美元固定收益资产的无风险基准,其极端波动可能使私营部门企业更难以最低成本轻松筹集资金。市场动荡也有可能导致,那些传统上养老基金和其他寻求最安全投资回报人群所青睐的资产标的陷入混乱。而所有这些,反过来又可能给更广泛的经济带来风险,最终可能迫使央行改变其紧缩计划。   LPL Financial固定收益策略师Lawrence Gillum表示,“我们现在看到,美国和欧洲市场的日间收益率出现了超大幅度的波动。如果我们看到市场出现更多裂缝,美联储的处境将非常艰难——因为他们一方面想要努力抗击通胀,另一方面又要努力支撑国债市场的平稳运行。”   债市流动性缘何骤然干涸   一个越来越受到关注的问题是,那些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加强银行监管体系措施所带来的后遗症——更严格的资本规则和对杠杆使用的限制,正使得银行不太愿意扩大其政府债券的交易能力,从而削弱了市场最关键的流动性来源之一。   当全球央行吸纳政府发行的数万亿美元证券,以为抗击疫情提供资金时,这一切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随着美联储和其他央行纷纷减持债券,银行做市行为的缺乏如今正彻底浮出水面。   澳大利亚金融管理办公室负责人Rob Nicholl表示,“市场规模已经大幅增长,如果做市商的能力跟不上,当遇到波动期时,几乎铁定会在数字层面面临一段流动性更快消失的时期。”   金融管理办公室负责监督澳大利亚的国债发行。   而这一切都意味着,当投资者进行交易时,短短几分钟的犹豫过后,都可能发现债券收益率已出现巨大差异。德国商业银行的政府债券交易员Jens-Christian Haeussermann就表示:“不管是直接的报价、利差还是曲线,所有的动作都可能在几分钟内过时。流动性急剧流失,波动大幅增加,行情逆转随时到来。”   交易员陷入惶惶不安   事实上,美国国债市场的疯狂波动,已经令一些国际投资者感到不安,而这一群体通常是美国国债的重要买家。   日兴资产管理有限公司(Nikko Asset Management Co.,Ltd)固定收益部门总经理Eiichiro Miura表示,“最近发生的是与任何新闻或事件都无关的举动——这表明市场参与者可能在争相轧平头寸。”   日本国内市场也未能幸免于流动性方面的挑战,不过日本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日本央行究竟购买了多少国债,而不是何时结束购债。日本央行多年来大规模购买债券的一个后遗症是,可供投资者购买的债券已不多——日本央行目前持有日本国债市场约一半的份额。   日本债券买家发现,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随着日本央行的天量宽松,哪怕想要完成债券交易也已变得更加困难。日本政府债券的现货市场和期货市场都曾出现过明显的低成交量时期。今年6月有多达3.53万亿日元(260亿美元)的政府债券未能完成交割,这是日本央行2001年公布该数据以来的第二大纪录。   而随着这些无风险证券的交易难度加大,以无风险证券为基准的数万亿美元资产(即所谓的利差产品)的交易环境也正在受到破坏。如果再不激励大银行增加做市商的流动性,最终的风险在于,成本将由整个资产市场的借款人和投资者承担。   “尽管主权债券市场仍运转良好,但价格制定者持有任何风险头寸的意愿远低于正常水平,”Jamieson Coote Bonds驻墨尔本高级投资组合经理James Wilson表示。该公司管理着43亿澳元(合30亿美元)资产。这种情况“尤其适用于利差产品——这让市场更易出现大幅波动,就如用我们最近看到的非常大的每日波动区间。”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美联储在市场中的足迹正在缩小,美国前财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等人已敦促进行结构性改革,以帮助解决流动性问题。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