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数据资源确定“发行价” 数据资产登记破冰

坐拥海量的数据资源和丰富的应用场景优势,近年来我国大数据市场发展迅猛。但是,数据的经济价值还未得到深度挖掘。   7月29日,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数据资产登记中心(以下简称“登记中心”)正式揭牌。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作为数据进入流通领域的核心环节,数据资产的权属登记非常关键。登记中心是北京市构建数据要素核心基础设施、推进数据要素市场化流通的又一重要布局,有望探索解决数据流通中“确权难、定价难、入场难、互信难、监管难”等一系列卡脖子痛点。   北京金控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范文仲在2022全球数字经济大会数据要素峰会上表示,当前市场流通数据虽然数量巨大,但权属不清、价值不明,仅能算是社会资源。只有实现确权、流通后,才能转变成可以量化交易的经济资产,进而演变为生产性的数字资本,真正释放价值。通过登记、评估等流程,为数据资源发放“入场证”,确定“发行价”,可以推动社会数据、商业数据、行业数据等数据资源有序进入要素市场进行交易。   数据价值释放急需挖掘资产属性   据了解,上述登记中心的建设将围绕三大任务目标展开:一是基于北京市数字经济规则体系,建立数据资产登记相关政策和制度体系,为数据资产的登记提供规则依据和流程规范。二是依托区块链等先进技术搭建数据资产登记平台,发布数据资产凭证和数字交易合约,实现数据资产唯一性确权。三是打通数据资产登记平台和数据资产交易平台,探索建设数据资产登记-评估-交易-增值的生态体系,推动数据资产的开发利用和价值挖掘。   这也是北京国际大数据交易所(以下简称“北数所”)在推动数据要素市场化流通中的一项重要探索。   在范文仲看来,当前数据的资产属性尚未充分体现。从原始数据资源,到数字资产,再到数字资本的价值跨越过程,既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目标,也是真正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长提供强大的动力引擎。其中,建立数据市场化流通体系是培育数据要素市场的关键,数据要素市场化流通离不开数据交易平台的建设。   据他介绍,除了上述数据流通环节的探索,北数所在发挥权威数据流通登记平台作用方面,尝试通过推动数据交易从场外向场内拓展,与数据链多、产业链长、场景丰富的大型央企国企、行业领军机构联手,合作共建交通、能源、公共、文化、医疗等多个垂直行业领域的数据专区,落地实际应用场景,形成数据分级管理、分类应用、跨行流通的“大型数据商圈”,并根据应用场景个性化需求实现定制化加工交易。   范文仲透露,北数所目前也在探索构建集数据运营商、服务商、经纪商于一体的数字中介服务体系。   据他介绍,首批数据运营商优选金融、能源、交通等重点行业,以及具备高价值合规数据源的国家部委数据单位和央国企进行数据专区运营,后续将逐步扩展更多合规授权数据源的市场化企业加入。首批数据服务商则以技术创新能力强、行业影响力大的金融科技企业为代表,为基础数据资源提供清洗、加工、隐私加密等增值服务。首批数据经纪商选取行业客户资源多和较强数据市场拓展能力的商业机构,为特定的数据应用场景和数据产品提供撮合交易。   此外,北数所与CBD管委会联合打造了北京CBD跨国企业数据流通中心,落地“线上+线下”的数据跨境流动新型解决方案,探索敏感数据通过境内合规平台审慎托管,非敏感数据跨境有序流通,确保数据资源安全合规的“引进来”和“走出去”。   数据交易三大发展趋势值得关注   数据要素市场建设是一项系统性、长期性、创新性的工程,目前市场仍然处于起步探索阶段。范文仲认为,从行业发展趋势看,目前三个方向尤为值得关注。   第一个趋势是由重点打造数据交易的核心平台扩展为发展数据要素市场的全生态体系。   在他看来,与证券市场类似,数据资产交易流通也需要经过登记、尽调、评估、挂牌、交易、结算、交割、审计等一系列流程。数据要素市场体系作为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包括数据提供方、数据购买方、交易平台、中介服务方,以及数据监管部门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数据要素市场生态。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数据资产估值、评级、审计、托管等中介服务机构逐步兴起。未来,数字律师、数字会计师、审计师和数字投行家也会涌现。   第二个趋势是从单纯的数据交易,扩展为数据、算法和算力的综合交易,进而发展为数据衍生品及数字资产交易。目前,北数所突破了传统数据买卖的初级模式,发展涵盖数据、算法和算力的综合交易模式,针对数字经济时代具体问题定制一整套解决方案。未来,以数字空间、数字物品为代表的数字资产也将是交易的重要类别。   第三个趋势是通过金融创新,数据及其衍生资产将从目前的即期等价交易,逐步扩展到具有杠杆放大作用的远期借贷融资和投资。   “类似房地产市场发展历程,数据要素交易也将由价值交换阶段发展到价值创造阶段。当权属清晰、交易可控、使用可追溯时,数据资产将形成稳定的价值。在此前提下,通过审慎试点探索数据资产质押融资、数据保险、数据信托、数据资产证券化等金融创新工具,推动数据由货币性资产向可增值的金融资产转化,将会进一步放大数字资产和数字资本的规模和价值。”范文仲表示。   但他也指出,目前该领域的发展仍然存在较大风险,大规模创新的路径并不清晰、时机并不成熟,必须在监管机构的指导下通过“监管沙箱”等试点方式审慎推进。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