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发改委白京羽:把握数据要素发展规律 积极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数据要素市场体系

近年来,我国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促进数据要素价值释放,数据已成为新的生产要素和国家基础性战略资源。2019年,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五中全会将“数据”增列为新的生产要素,并提出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7月29日,2022全球数字经济大会数据要素峰会举行,国家发改委创新驱动发展中心(数字经济研究发展中心)主任、研究员白京羽在主旨发言时,分享了自己对数据要素市场建设的观点。   加快培育壮大数据要素市场,充分发挥数据要素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对于经济社会发展具有深远意义。白京羽认为有4方面意义,包括:有助于激发经济增长潜力,有助于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有助于激发产业创新活力以及推动发展成果普惠共享。   发展数字经济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的战略选择。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中,信息化和数字经济特征十分明显,数据赋能成为重要的推动力。我国是数据大国,具备海量的数据资源和丰富的应用场景优势,在抢抓本轮科技革命的“机会窗口”中占据先发优势。   在白京羽看来,我国数据要素市场建设已经具备了坚实条件。   第一,我国数据资源规模高速增长,为数据要素市场培育奠定基础。   据初步统计,2018年以来,我国数据资源年均增幅超过50%。截止2021年底,我国数据资源总量占到全球数据资源总量20%左右。随着我国数字经济进入到发展快车道,全社会数字化进程不断提速,产业创新日渐活跃,将为我们带来更加丰富的数据资源。   第二,我国数据应用场景丰富,为数据要素市场提供发展空间。   以5G、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为代表的数字技术加速向各领域融合渗透,数据赋能作用日益凸显,数据应用场景不断扩展,智慧交通、远程医疗、无人工厂等新业态新模式方兴未艾。   第三,数据交易机构探索创新,是数据要素市场化流通的关键推手。   自2014年“大数据”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我国许多地方以数据交易机构为载体,陆续开展数据流通交易的市场化路径探索。截止目前,各地运营或在建的数据交易所、交易中心有三十余家,运营模式也在不断推陈出新。从早期的撮合交易到现在的主张“可用不可见”、授权运营等多元数据服务新模式,培育数商、数据经纪人等新主体,探索符合数据要素特征的新交易规则等,这些都成为活跃在数据要素市场的重要推动力量。   第四,数字基础设施日渐完善,为数据要素的市场化流通夯实底座。   数据中心作为存储、计算数据的主要载体,成为提供算力的重要基础设施。今年上半年,我国正式启动“东数西算”工程,通过统筹布局全国八大国家算力枢纽节点,推动大数据中心集约化、规模化、绿色化发展,为我国构建超大规模数据要素市场提供了坚实的基础算力支撑。   当然,新事物的发展往往伴随很大的不确定性。   白京羽提到,目前世界各国对数据要素的认识还不统一,制度设计更没有成型,均处于“摸石头过河”阶段。围绕数据的确权、定价、交易、监管等问题还没有达成共识。我国数据要素市场仍处于初级探索阶段,尚无成熟经验可借鉴。   因此,我们需要思考:如何提高数据供给的“质”和“量”?如何规范数据流通规则和可信流通环境?如何发挥应用场景优势挖掘更多市场需求?   白京羽建议,从数据的客观规律出发,不断完善数据基础制度。   第一,要加快探索数据产权制度。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指出,要建立数据产权制度,推进公共数据、企业数据、个人数据分类分级确权授权使用,建立数据资源持有权、数据加工使用权、数据产品经营权等分置的产权运行机制,健全数据要素权益保护制度。   白京羽认为,这为当前数据产权制度破题指明了方向。下一步建议以数据要素市场中的实际场景、实际问题为切入点,深入开展数据产权理论研究,持续完善数据产权制度框架体系。既要符合法律规定,又能满足数据市场的需求,还要给将来进一步完善数据产权制度留足空间。   第二,要加快完善数据流通和交易制度。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指出,要建立合规高效的数据要素流通和交易制度,完善全流程合规和监管规则体系,建设规范的数据交易市场。   白京羽建议,下一步要统筹好各地已建数据交易场所、已有流通市场和规则的基础上,进一步明晰我国数据流通交易的体系布局和发展定位。一方面要研究制定数据要素市场准入规则,探索不同使用场景和用途用量的数据流通交易模式。另一方面以应用为导向,分批、分步、分类制定重点领域数据流通规则。   第三,加快建立数据收益分配制度。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指出,要完善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机制,更好发挥政府在数据要素收益分配中的引导调节作用,建立体现效率、促进公平的数据要素收益分配制度。   白京羽表示,下一步要建立数据要素资源市场化配置机制,对数据要素价值与价格、要素贡献与回报率等形成科学的评估评判标准。完善保障公平的数据要素分配调节机制,让全体人民更好共享数字经济发展成果。   第四,加快完善数据安全治理制度。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指出,要把安全贯穿数据治理全过程,守住安全底线,明确监管红线,加强重点领域执法司法,把必须管住的坚决管到位。   白京羽认为,要进一步创新政府治理方式,压实企业主体责任,调动社会组织力量,构建政府、企业、社会多方协同的治理模式。同时对数据采集、加工、流通、使用等全生命周期的治理规则进行分类细化研究;加快基础共性、关键技术、安全管理等标准的研究制定。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