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引企业纷纷“飞回上海”,沪郊这家园区有何奥秘?

“虽然厂房还没开工建设,但今年就可产税1000万元。”最近,作为一家食品行业清洁消毒剂头部企业,柯灵展新公司签约落户金山,准备加快在医疗洗涤市场的布局。据悉,这家企业10多年前从上海起步,如今基于升级的需求重回上海。   无独有偶。深耕纳米抗菌材料的润河纳米公司,20年前从华东理工大学走出,如今也决定回到上海,准备筹建全球视野的研发平台。眼下,他们在金山定制的厂房刚开始设计施工图,已明确了“今年产税千万元”的目标。   这两家企业看中的,都是位于金山区的临港碳谷绿湾先进材料制造基地。这是临港集团与金山区通过“区区合作、品牌联动”,共同推进全市唯一“二转二”工业园区——碳谷绿湾(原金山第二工业区)深度调整升级的项目,也是在上海“南北转型”大空间背景下推动重点区块转型的实践案例。   据透露,这个“园中园”建设刚满22个月,已研判储备110多个优质项目,其中14家企业签署了合作意向书,这些企业大多与上海有渊源,为了发展升级准备重回上海。从启动到建出形态、锁定项目,一般产业园区至少需要四五年,临港碳谷绿湾的速度之快,让人惊讶。奥秘何在?记者进行了调查。 重回上海的理由  企业选择重回上海,都有自己的研判和考量。   人才优势、全球视野,是润河纳米当下优先考虑的两大因素。公司总经理陶志清坦言,未来,企业重点布局电子材料产品,对于高素质人才需求迫切,上海的人才优势对于专精特新企业来说必不可少;同时,公司正在不断拓展全球市场,准备筹建全球视野的研发平台,上海是中国企业实现全球化的理想窗口。   在陶志清看来,最终落子临港碳谷绿湾,还在于园区的专业化服务。在落户过程中,园区不仅为企业解决产业准入环节的疑难杂症,还按照企业生产实际来量身定制高标准厂房;更具吸引力的是,基地正在筹建的“长三角纳米基地”、“碳谷绿湾安全实训中心”等功能性平台,高度契合企业在新材料领域发展的需求,可帮助解决各种痛点问题。   “封控期间,园区每天都和我们在线沟通,有时一天要开七八个协调会……所以,项目很快敲定落户上海金山。”柯灵展新总经理曾磊则表示,选择临港碳谷绿湾,一方面,是基于临港集团在产业方面的深耕和特色园区的服务理念,企业期待与临港碳谷绿湾共成长,“另一方面,疫情期间,园区的专业服务与效率超出我们的预期,极大地增强了我们的投资信心和决心。”   企业看中的这些方面,正是临港集团与金山区努力推动碳谷绿湾(原金山第二工业区)“二转二”(第二产业向第二产业转型)深度调整升级追求的目标。   金山第二工业区规划面积8.58平方公里,于2002年开发建设,是全市唯一的精细化工园区。前10多年,园区吸引了巴斯夫、花王等一批知名企业落户,但更多是涂料、塑料等行业的中小企业,能耗高、产出低、环境压力大等问题日益突出。2015年,上海启动金山地区环境综合整治行动,金山第二工业区被纳入整治范围。   2018年12月25日,市政府审议通过《金山第二工业区深度调整转型发展行动方案》。金山第二工业区成为全市唯一“二转二”的工业园区。相比其他地方的“二转三”“二转2.5”“二转0”,“二转二”转型的难度更大,也没有成功经验可借鉴,需要“摸着石头过河”探索转型的路径、机制、方法。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临港集团参与到碳谷绿湾产业园“二转二”转型探索中来。参与伊始,临港集团借助国家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和上海产业发展研究院等专业智库力量,在对园区存量企业进行全面系统产业梳理的基础上,开展产业和战略定位研究。   于是,他们初步明确:一是提升产业的科技引领功能,园区由单一生产制造功能为主的“制造型传统化工园”升级为集研发、制造、服务综合功能为一体的“创新型先进材料产业城”;二是提升产业的内在发展动力,推动基础性材料产业向特而强、专而大的新材料产业转型,更好地推动制造业从“基础性”向“战略性”跃变。 开发模式之变  2020年8月,临港集团正式启动在碳谷绿湾产业园的项目开发。   去年,临港金山二工区公司在碳谷绿湾产业园成功拿地158亩,分别规划建设一个通用研发类的产业综合体、一个定制生产类的先进材料制造基地。这个首发项目,准备通过点上的探索性开发建设,为接下来的大规模转型开发积累经验。   眼下,通用研发类的产业综合体正在建设中,预计今年底可结构封底。这个项目占地46亩,共包括7幢建筑,其中4幢独栋建筑已被客户“锁定”,另外几幢建筑则将入驻长三角纳米基地、临港创新学院碳谷绿湾分院、第三方安评环评单位等功能性平台。   因为供应量有限,同时在产业准入上具有稀缺性,产业综合体的物业未建成已出现被抢购的紧俏行情。   另一处定制生产类的制造基地,占地面积112亩,预计今年内动工,明年底建成。润河纳米、柯灵展新定制的厂房,就在这一地块内。   “我们是‘筑巢’与‘引凤’同时开展。”临港金山二工区公司负责人朱俊介绍说,因为是量身订制厂房,所以园区一边做规划、一边谈项目、一边做厂房设计,完全按照每家企业的个性化需求来建造厂房,“等厂房全部建好了,园区的租售也‘满’了”。   对于润河纳米这样的客户来说,这座建设中的产业园不同以往。在这里,他们提出租赁5500平方米厂房,但园区还是完全按照企业的生产流程来设计和建造,哪怕是疫情封控期间,园区也协同设计院一轮轮与企业沟通生产工艺相关的建筑需求,进行建筑形体相匹配的调整。   “与传统印象中管道纵横的化工园区相比,我们这里不仅能满足安全发展、专业服务的高标准要求,还格外强调生态、智慧、人本,努力打造建筑可阅读、园区可漫步的新型产业社区。”园区工作人员如是说。   客户们看得见效果图、施工图,看得见具体地块和建设工地,但他们看不见的是,这两个地块的开发模式和服务模式也变了。   在开发模式上,以前是土地招商,来一家企业给一块地,容易造成资源浪费和产业散乱,现在则通过平台招商、产业链招商,探索“模块化、组团式”的定制厂房开发,统一园区风貌,统一园区建设、统一园区招商、统一园区运营,既有效解决了一批“专精特新”企业规模小、难以直接获得土地,人员规模少、难以管理建设厂房等痛点堵点,也利于以安全发展观统领产业发展落地,更有利于产业集聚发展和土地资源集约利用。   在服务模式上,“区区合作、品牌联动”的优势也体现出来。临港集团与金山区投促办、安全环保主管部门、碳谷绿湾产业园管委会等相关部门共同创新,探索提前服务,对定制厂房项目一改传统“工艺→土建→施工”的串联模式为并联模式,帮助客户紧抓市场机遇,快速落地投产,也有助于园区加快建设节奏,实现滚动开发。   正是这些看不见的变化,提升了企业客户的感受度,也悄然推动了“二转二”的转型升级。   有人会问:新旧两个“二”到底区别在哪儿?朱俊说,关键是内涵变了,增长的动能变了。   以润河纳米、柯灵展新两个项目为例。从绿色环保角度来说,项目的万元能耗大约仅为目前面上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从提升土地利用能效来讲,两个项目产值平均1880万元/亩/年,而周边面上一般项目准入标准为800万元/亩/年;从产业属性来讲,项目均属于技术驱动型的新材料领域智造企业,既有传统第二产业生产属性,也有很强的研发投入和较高的服务收入比例,还属于“2.5”产业。 产业生态“引力”  受益于这种创新开发和服务模式,临港金山二工区公司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已累计接触产业客户150余家,实质研判产业项目116个,重点跟踪推进产业项目30个,签署合作意向书14份。   与此同时,园区全力培育产业大生态,围绕“新材料”引入一批重要功能平台,包括上海质科院绿色低碳发展研究碳谷绿湾分中心、上海纳米科技与产业发展促进中心长三角基地、安大夫安全发展培训空间、新材料专业投资机构银鞍资本、临港创新管理学院碳谷绿湾分院等,共同为“二转二”转型提供平台支撑。   这样的产业生态支撑,对企业来说独具吸引力。2021年,正是在临港金山二工区公司与上海纳米中心合办的“第三届长三角纳米之星创新创业大赛”上,临港金山二工区招商团队成功发掘了润河纳米公司,并重点关注其“电子封装材料用离子捕捉剂”技术的研发进展和产业化应用。经过一年多的服务和赋能,润河纳米最终决定落户上海碳谷绿湾园区,并在2022上海全球投资促进大会上正式签约。   如今,园区还努力把服务做成产业,放大产业生态的魅力,不断为新材料产业链上的企业引智、赋能。   比如柯灵展新公司,主要为食品饮料、餐饮、制药等行业提供清洗消毒一揽子解决方案,已是国内清洁消毒剂领域标杆企业。眼下,虽然企业还未正式搬过来,但园区已在筹划举行餐饮行业清洁安全科普培训活动,既是面向社会推出的一种服务,也是帮助柯灵展新公司提前进行市场培育。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