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丰银行董事长章伟东:推进大零售转型迈向数字银行

“在我们的模式中,客户经理在走访农户时要停留40分钟。我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客户经理真正了解农业、农村、农民,使我们的队伍成为一支与农民同频共振的农村金融铁军。”登陆资本市场1年后,瑞丰银行董事长章伟东对经营有了新的感悟。今年,瑞丰银行将强化“一乡一城一市”普惠服务模式,持续支持地方经济转型升级;坚定不移推进大零售转型和数字化改革,向数字银行迈进。   作为浙江首家上市农商行,瑞丰银行提出的目标是打造全国一流农商银行和一流公众银行,成为“百年金融老店”。章伟东提出,将通过进一步拓展区域增长空间、提升资本运营效率、拓展盈利渠道来提升公司价值。“我们可以把资本市场看作一杆秤,上市公司就是商品,值不值钱,投资者多称两下自然就清楚了。说到底,把银行经营好才是关键中的关键。”章伟东说。   强化“一乡一城一市”普惠服务模式   今年,银行业面临稳实体、稳经营的双重挑战。   瑞丰银行总部位于经济外向度较高的绍兴市柯桥区,显然更容易受外部因素影响。今年以来,该行坚持“做大基本盘、稳住存量盘、拓展增量盘”的贷款业务拓展导向,推动金融覆盖面有效增长。   “今年初,我们就集聚全行力量,用40天时间深度走访10000家客户,收获了一大批优质的小微三农客户。”章伟东说,最近该行派出近千名干部员工组成的队伍,点对点走访服务企业。   这些行动和举措,正是瑞丰银行强化“一乡一城一市”普惠服务模式的体现,具体包括:全面构建“网格化、全服务、零距离”农村社区模式;“广覆盖、高黏度、差异化”城市社区模式;“专营化、特色化、集约化”市场集群模式。   在此基础上,瑞丰银行形成了今年的信贷投放策略:一是推进城乡居民“人人可贷”,比如,在农村要确保可授信农户贷款授信覆盖率达100%,在城区则大力推广“共富贷”线上贷款产品,全力满足居民消费需求,力争全年服务新市民不低于10万户;二是深化融资畅通“四大抓手”,包括“扩投资”“强制造”“活主体”“强外贸”。   比如,“强制造”就是重点服务好民营经济,聚焦“制造实体”“专精特新”“上市板块”三个重点,加强对纺织、化纤等区域支柱产业及高端装备、新材料等新兴产业的支持。   “这些行动和策略,都为我们今年实现业务高质量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章伟东说。   推进大零售转型加强财富管理   今年,银行业面临的压力还有资产收益率持续下降,这可能导致净息差进一步收窄,削弱盈利水平。   2021年登陆资本市场时,章伟东就提出了应对之道——加快大零售转型,加大金融市场和财富管理业务力度,拓展中间业务收入。   2021年,通过“抓考核、增产品、建队伍”,该行财富业务实现跨越式发展。章伟东表示,今年该行将坚定不移推进大零售转型,打造打响品牌,推进高质量发展:一是继续做强财富业务;二是建设直营模式,经营好商户、信用卡直营团队;三是深化“城市模式”,服务好城区居民,提升城区市场占有率。   例如,在信用卡业务方面,该行提出发卡规模要实现大突破,做大分期利润。加大商户开拓力度,实现存款沉淀,使得FTP(内部资金转移定价)利润大幅提升。   不过,今年以来股债市场持续震荡,章伟东坦言,这给银行财富管理业务带来一定挑战。“我们及时调整了产品和经营策略,保证财富管理业务稳中向好发展。”他说。   瑞丰银行主要在三个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一是丰富产品品类,同时调整产品经营策略;二是研究客户需求,做有效的资产配置;三是贴近一线,贴近客户,持续做好投资者教育工作。“财富管理需求是共性的,但服务却是个性化的,不同年龄段的客户投资理财的目的也不同。洞察不同财富阶段的财富管理需求,关键在于做好客户分类,搭建更多金融生活服务场景。”章伟东说。   加快数字化改革向数字银行迈进   无论是信贷业务还是财富管理业务,都需要高水平的数字化能力进行支撑。   特别是对区域性银行而言,数字化能力是构建金融新生态、推动零售转型、带动新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在数字化改革之路上,相较其他大中型银行,农商行底子薄、起步晚。章伟东认为,目前农商行数字化改革主要面临两大挑战:一是数据治理体系不够完善,数据质量不高;二是数字化人才缺乏。数字化改革主要是思维模式的转变,数字化人才是数字化改革的核心要素。   基于对数字化的理解和自身业务发展需要,瑞丰银行提出从“拥有数据”到“数字化转型”再到“数字银行”的三步走策略。今年以来,该行完成三步走策略的重要一环——成立数字金融中心,打造管理智治、营销智能的“智慧大脑”,全力创建金融科技新格局,构建数字化、场景化、智能化的金融科技支撑体系和服务体系。   “深化数字化改革,是为了通过技术手段赋能业务发展,逐步向数字银行迈进。”章伟东认为,数字化能力建设首先要满足业务快速发展和风险管理要求,逐步走出一条具有瑞丰特色的数字化之路。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