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投资者对话!世界头号对冲基金创始人和沈南鹏说了这些

6月23日晚,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和红杉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进行了一场线上对话。二人就历史周期、当下局势、投资趋势、科技创业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谈到当前世界宏观形势的成因,瑞·达利欧在历史经验中总结了三点:   债务货币化、贫富悬殊、大国竞争。  谈到在中国投资的核心理念,沈南鹏表示:   投资的核心不是资产而是人,要永远对市场怀有敬畏之心。  关于当下环境的投资方法论,瑞·达利欧建议:   画好四个象限,投资者要建立“全天候策略”。  关于宏观环境对创投行业的影响,沈南鹏表示:   技术发展有其自身周期,与宏观经济的周期并不同步。技术市场虽然起起落落,但应该相信科技创新的潜力。Image  来源:社交平台直播画面  瑞·达利欧:  从大周期角度看经济制裁  瑞·达利欧认为,可以从大周期的角度来理解当前经济制裁可能产生的后果。   他表示,二战结束后,美国建立了大部分的世界秩序。但财富积累是不均衡的,这是经济系统的特征之一。因此在财富积累的同时,贫富差距上升,进而挑战当前的社会秩序。与此同时,其他国家在经历了二战后恢复与增强之后,与世界领先经济体之间的实力差距逐渐缩小。在这个时期,债务逐渐增多,但硬通货(如黄金)却不一样多,因此国家的内部冲突便会发生。这种内部冲突和货币问题变成了一个政治问题,国际竞争由此出现。传统上,当这样的国际竞争变得更为激烈时,就会出现经济战争激化的情况。经济、货币和资本制裁并不是新事物,而是在整个历史上不断发生的。经济战争很有可能导致军事战争再次出现,战后世界主导国设定规则,新的循环开始。这个模式贯穿整个历史。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周期的大轨迹。我认为存在着一种典型的秩序,这种秩序能够为我们观察当下的形势提供很好的参考。例如,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在今天经济制裁将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瑞·达利欧:  滞胀必然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当前,欧美绝大部分地区都在提高利率,伴随着地缘政治冲突和新冠肺炎疫情,瑞·达利欧认为,当前的通胀和滞胀环境都会导致民众的购买力受损,必然会对经济活动产生负面影响。   他表示,提高生活水平的唯一途径是扩大生产,通过印钱和提供信贷是不能提高生活水平的,因为信贷总是要偿还的。一个人的债务就是另一个人的资产,所以必须设定好二者的平衡,否则就会出问题。“我们曾经处于这样的形势中,目前依然处于其中,那些持有债务工具的贷款人将会遭受很严重的损失。因此人们无法把利率提高到足以遏制通胀的程度,也无法使那些受通胀影响的资产的持有者获得偿还,硬要把利率提到那么高的话就必然对经济活动产生负面影响。因此滞胀机制将会造成其必然的影响。”   就当前的经济趋势,瑞·达利欧对于未来投资策略有如下建议:   首先,就当前而言,现金投资以及短期或长期的债券投资,都将带来负收益,即经通胀调整后的收益。因此这些资产不建议持有。   其次,拥有多元化的投资组合,即平衡的投资组合,很重要。他提到一种策略——“全天候策略”,其基础是平衡不同的资产类别,因为财富会在一些地方缩水,在另一些地方增长。例如,在通胀环境中,你持有大宗商品、黄金等抗通胀资产,这将抵消其他资产的负收益。   最后,如果是一位全球投资者,要在不同的地方、国家和产业之间进行多元化投资。  沈南鹏:全球科技行业趋向平和  面对当前宏观环境的挑战,沈南鹏表示,其对红杉中国一部分风险投资业务影响相对较小,比如部分技术的突破与经济的起落关系不大。   他认为,富有挑战性的宏观环境肯定会对许多企业造成影响,但技术发展有其自身的周期。例如在过去的十年里,在全球范围内,随着安全性能的提升以及成本的下降,锂电池在电动车和储能行业得到大规模应用。“这样的技术突破的时机与经济的起落关系不大,需要我们用完全不同的技能来预测正在出现的技术趋势,这正是我们的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   沈南鹏表示,红杉中国高度聚焦科技领域,其投资路径与对冲基金或传统并购不同。   近年来,过量的流动性推动科技领域的资产估值“水涨船高”。沈南鹏表示,最近的6-9个月里,全球科技行业趋向平和。“我们首次看到,投资者在实际投资私人企业时能得到更合理的估值。坦率地说,科技公司自身之间的竞争因此变得更理性了。我希望这能带来更健康的环境,不仅有利于科技创新,而且有利于投资者。”  沈南鹏:以最快的速度理解新科技  “科技变化太快,你如何保持应对这些变化的能力?”瑞·达利欧问沈南鹏。   “这也是一个我们每天自问的问题。”沈南鹏表示,首先,如果想有效地适应环境,应该拥有扁平化的组织结构,以及一种有效的决策机制;其次,同时需要采取一种始终如一的策略,对市场要有长远视野,“相信科技创新的潜力,比如新能源、合成生物学、生物科技等领域。在艰难时期,我们更要保持敏锐,保持信心继续投资。”最后,需要热爱自己所做的事情。   沈南鹏认为,通常成功的商业模式也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同一种商业模式往往在全球各地都成立,例如在美国有大量成功的软件SaaS公司,许多企业正在转向“云端”,“软件正在征服世界”。这种情况也发生在中国,也许比美国迟了3-5年,但整体发展趋势是一样的。当考察类似的公司时,他们会展现同样的特质,可以按照大体相同的规则对这些公司进行评估。此外,以前一些美国公司可以在欧盟或中国做得很成功,现在中国也有更多企业成功地将产品销往美国和欧洲,因此是同样的竞争力在驱动这些成功。“如果一个中国SaaS公司要成功,就必须在产品竞争力层面与美国的同行并驾齐驱。”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