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少名校光环的高职生求职路:校方给企业打电话更勤快了

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人数首次突破千万大关,又逢疫情影响,整体就业压力凸显。在外界关注很多的“985”“211”这些名校外,毕业生数量更多的高等职业院校的就业情况如何?  第一财经记者近日走访了多地高职院校发现,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与往年同期情况相比,今年就业行情有所下滑,有的高职院校就业签约率下滑10~15%,有的下滑幅度超过30%。究其原因,部分是专升本考试延期延误了毕业生求职,也有的是企业抬高用工要求,还有的是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用工需求萎缩。  企业是吸纳就业的主渠道,是稳就业的主体。为帮助应届毕业生就业,不少高职院校千方百计与企业展开校企合作,建立校企联合培养、联合科研、联合培训的长效机制,共建产业学院、共设企业“订单班”,为高职毕业生更充分、更高质量就业保驾护航。  “专升本”延期开考  江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2022届小廖(化名)告诉第一财经,他们班一共48人,当前就业的10人左右,其余的同学在备考7月举行的专升本考试。  江西另一所职校的2022届小姜(化名)同学也向第一财经透露,他们班46个人,大部分同学也是在准备专升本考试。  受疫情影响,多地专升本考试时间从往年的三四月份推迟到了六七月份,比如湖北推迟到了6月18日,江西推迟到了7月3日。  小姜表示,考试时间推迟了两个多月,很多同学在家准备考试,耽误了春招求职旺季。但今年报考专升本的人数又比往年增加很多,考学压力也很大。  据江西省教育考试院官网信息,2022年江西省专升本计划招生约3.27万,计划招生规模与2021年大体相当。截至4月1日,全省报名参加普通高校专升本统考人数达78571人,比上年增加近2万人,2022年专升本录取率在41.62%左右。  小姜对第一财经表示,自己所学的计算机专业今年就业压力特别大,投递的大多数简历都石沉大海。“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人要报名专升本的原因,学历不够,遇上就业环境不行,除非愿意去工厂拧螺丝”。  东部某职业技术学院就业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该校每年的毕业生维持在1700人左右,往年的就业签约时间从4月开始,到6月基本就能完成,而今年同期比往年减少15%左右。  “校方给企业打电话更勤快了”  对于就业压力,着急和焦虑的并非只有毕业生,还有校方。  受疫情影响,上海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一方面把就业签约率预期放低,一方面也在加紧与企业联系,并第一次借助大数据工具,试图更精准地就业以提高成功率。  “汽车和物流行业受疫情打击挺大的,恢复情况还要看后续市场的发展。” 上海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就业相关负责人李平坦言,跨境电商也受到全球外贸形势的影响。虽然也有企业找准时机扩张,但整体行业的招生处于萎缩和观望状态。  李平表示,为了帮助学生就业,今年各二级学院给企业打电话更勤快了,但由于此前的疫情,企业不能上班,所以也只能通过线上联系,线下的招聘是完全停掉了。  “企业的招聘基本都在上半年,后面要补招,也要等到7月之后了。而毕业时间是在7月以前。”他说,毕业之后,学生也会陆陆续续找到工作。按照上海的政策,当年毕业的学生都属于应届生,在身份上不会受到招聘延迟的影响。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往年就业率都保持在95%以上,今年官方就业数据未正式公布。该校2022届机械制造与设计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小文(化名)告诉第一财经,他们班一共30人,除了已经就业的同学外,专升本“上岸”3人,还未落实工作的有8人。  小文告诉记者,对于求职找工作,学校比学生更加着急。为促进毕业生就业,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不仅为应届毕业生开出159项就业服务清单,还为毕业生一次性发放通讯补贴、交通补贴,以激发毕业生就业积极性。  据了解,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在今年3-5月举办“网络招聘活动月”活动,吸引了363家优质企业提供21880个就业岗位。截至5月26日,深圳职业技术学院2022届毕业生6603人,已落实就业5298人。近日,该校将启动第二轮网络招聘活动月,挖掘更多优质岗位,进一步提高毕业生就业率。  校企探索产教融合新模式  第一财经采访发现,与企业精准对接是高职院校稳就业的不二法宝,特别是通过“订单班”和“学徒班”等特色产教结合方式,既提前锁定了就业率,也为企业输送了大量高职专业人才。  李平说,近年来校企合作、共同育人的趋势的确在增强。上海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与上港集团、日本丰田、上海大众、上海通用、德国奔驰、上海申通、阿尔斯通、浦东公交、华润燃气等企业均开展了校企合作。全校现有定向班7个,比2015年翻了一倍。  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机电工程学院也与长江存储、华中数控、华为海思、华星光电等企业开设了6个订单班。这些订单班里的学生由订单企业亲自挑选,订单企业不仅参与教材编写,还会直接参与教学过程,学生通过持证上岗边做边学的方式,最终会比普通班级获得更高的就业合同签约率。更为重要的是,与校方开设订单班的企业大都是大型国有企业、知名民营企业或世界500强企业,学生进了订单班相当于一条腿跨进了名企,薪资待遇和工作环境都有了较好的保障。  不过,记者也注意到,定向班的学生比例仍不多,像上海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定向班的学生人数占比不到学生总数的10%。  除了订单班这一产教融合模式外,深圳职业技术学院还与华为、阿里、平安、比亚迪等企业合作共建特色产业学院。比如比亚迪应用技术学院就计划利用5年时间,将该学院建设成集人才培养、技术应用研发、创新孵化、标准研制、社会服务于一体的立足中国、面向全球的特色产业学院,形成新能源汽车产业人才培养的“深圳模式”。  高职生需调整求职心态  尽管千方百计保就业,但一些学校也逐渐认识到,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去工厂工作了。十多年前,那时的学生们会主动找老师提供就业岗位,学校组织的招聘会也是场场爆满;但如今,学校组织企业来招工,学生不仅对工作环境有了更高要求,甚至对宿舍是否为4人间,宿舍是否有空调、是否有独立卫生间、是否有洗衣机等细节也都提出了具体要求。  “不少家庭就一个孩子,家长舍不得孩子吃苦,毕业了宁愿让孩子在家玩,也不想送到工厂里做工。”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机电工程学院一位老师坦言,有些学生最后会选择开网约车或送快递外卖的工作,“其实这些工作看似比在工厂自由,但工作稳定性和福利待遇都不见得比工厂有保障”。  这名从事高职一线教育工作长达20年的老师建议,家庭成员的价值观、择业观、就业现状和人生阅历都是影响学生择业观的潜在因素,高职学生的家庭应树立正确的择业观,高职学生不妨也摆正心态,放低身段,做好从基层开始的准备,先就业再择业。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