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创新的效率取决于三大要素

近日,比亚迪A股市值一度突破万亿元大关。市值破万亿的上市公司委实不多,在全球汽车行业,市值破万亿元则意味着比亚迪超越大众,成为仅次于特斯拉和丰田的行业市值前三。基于此,有人从产品视角评价了比亚迪,认为不断强大的产品力、更为清晰的产品布局和更精细化的产品服务,让比亚迪取得了阶段性成功。在乘用车产品力的背后,是技术和设计的实力。在制造业,尤其是在战略性新兴制造业,任何一家企业能做到如此规模,无不有着科技研发的巨大贡献。   比亚迪是一家公众公司。早年,关于比亚迪毁誉参半的言论时有耳闻。如今,比亚迪用事实说话。它的发展理念“技术为王创新为本”,高度凝练了公司的发展历程和成功的原因。看到比亚迪这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消息,笔者萌生了了解它的科技创新机制的想法。   较长一段时间以来,笔者一直在思考创新效率的问题。创新是成功率很低的试错过程,这个过程需要巨大的投入。如果能从体制机制的角度,提高企业和全社会的创新效率,将对国家或地区经济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创新效率有多个提出问题的维度,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是:企业真正成为创新主体,尤其是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制造业的大企业,自主形成从基础研究到应用(开发性)研究,再到成果量产的研发+产业链。这将极大地提高创新效率。在笔者看来,比亚迪和华为、大疆等,就是这样的企业。   第一,企业创新效率和企业创始人即企业家有关。企业家能够认清和把握企业创新的方向,正确作出实现创新方向的重大决策,并坚持付诸实施,这关乎企业创新效率。就像在比亚迪,其创始人认定了新能源技术和新能源车这个符合国家战略的方向,就坚定不移地干下去,直到成为全球唯一掌握电池、电机、电控及车规级半导体等新能源车全产业链核心技术的车企。   第二,企业组织架构是创新效率的基本保障。比亚迪组织架构的核心是11家研究院,以研究院作为企业组织架构的核心,这是并不多见的。从主要从事基础研究的中央研究院、电力科学和半导体研究院,到相关的应用技术研究院,再到产品和工程研究院,其各自专属的研发团队,匹配相应研发能力,衔接生产及市场团队。这个组织架构的逻辑体现了“技术为王创新为本”的发展理念。   第三,和创新效率最为直接相关的是研发的体制机制。在比亚迪,研发的体制机制是扁平化的。以一个车型为例。产品总监将技术创新或设计改进的新想法,提交给对口的研究院,研究院讨论认可的项目,直接提交总裁参加的有关会议。不超过三个环节,就决定了一个研发项目。扁平化保证的不仅仅是节省时间和降低成本,更重要的是,创新想法尽可能地直抵决策者,不走样、不损耗,以保证创新效率。   创新的组织架构和体制机制安排,是在企业家倡导的企业文化氛围中得以形成和实现的。比亚迪是工程师文化。技术研发团队在企业内部的地位,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技术创新成果转化为产品和服务的能力与效率。所以,比亚迪有了较高技术含量的产品和服务,还有了“技术鱼池”,成就了今天的业绩和市场表现。创新是一个与文化关系甚密的行为。文化优势深刻地影响着经济活动的投入要素和机制,塑造着社会生活中个人与组织的行为,其作用有着渗透性和传递性。一个企业的创新文化与创新效率高度相关,在比亚迪得到了验证。   按照社会分工理论,某项工作或活动要放到最适合做这项工作和活动的组织中,才能取得最高的效率。只有企业这个组织才能最有效地从事科技创新并将成果产业化;才能将技术和研发能力转变为市场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这是一个直白浅显的道理,也有了无数成功实践,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仍然做得不那么好。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