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造船 新风口上理性复苏

6月17日,波罗的海干散货运价指数连续第四日上涨,报2578点。   与波罗的海指数同样“红火”的,是江苏船企生产的繁忙程度。蓝天白云下,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里,一艘艘建造中的轮船、海工装备摆开“巨人阵”,整齐排列在长江北支18.8公里岸线上,蔚为壮观。   江苏船舶与海工装备产业连续13年位居全国第一,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是江苏造船产业版图上的“重镇”。过去10年,波罗的海指数自2012年6月18日的938点下探,至2016年2月12日“触底”291点,再一步步艰难复苏至今。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的发展轨迹也随着指数跌宕起伏。   “搁浅”多年,“起锚”的信号越来越强烈——今年以来,隔三差五就有船舶接单交付的新闻见诸报端;园区15家船舶海工企业今年产能都已排满;码头岸线重现熙熙攘攘的生产场景,园区所在的寅阳镇又集聚了两三万名造船工人……经历漫长“寒冬”,新一波船舶海工产业发展的风口终于来了!   见证过10年前的辉煌,又曾饱受全球行业阵痛,新一波机遇当前,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众多船企的发展思路悄然生变。他们的改变,是历经“野蛮生长”后的痛定思痛,是江苏船舶与海工装备产业整体转型升级的生动缩影,更为“江苏大船”乘风破浪提供了有益镜鉴。   外地老板4年后“重启”船厂   世界最大LNG加注船交付!5月30日的一则新闻引发全球船舶海工市场强烈关注。这艘2万立方米LNG运输加注船由南通中集太平洋海洋工程有限公司建造,不仅能运输LNG,还可以为其他船舶及终端加注LNG.中集太平洋海工办公室副主任吴晓明透露:“在手订单有30多亿元,其中船舶9艘,还有诸多燃料罐及海上风电订单及潜在订单,生产计划排到2024年。”   不远处,启东中远海运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码头更加繁忙:为英国石油公司建造的FPSO海上浮式储油生产平台旁,由30万吨VLCC油轮改造的351米长、66米宽FPSO海上浮式储油生产平台同步施工,另一侧,世界首艘第四代自升式风电安装船正紧张收尾。上个月,企业又获得丹麦Cadeler公司高规格风电安装船建造订单,合同价折合人民币约22.8亿元,目前,生产计划已排到2024年。   润邦海洋订单排至2023年、集胜造船紧张推进10个项目……顺江而下,“钢铁巨人”鳞次栉比,令人目不暇接。统计显示,今年一季度,尽管遭受疫情冲击,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规上工业应税销售逆势增长25.6%。   “全球海工船舶产业正迎来‘又一春’!”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党工委书记黄豪杰介绍,2007年,波罗的海指数攀升至11793点的历史最高点,全球造船业迎来大繁荣,江苏沿江船厂遍地开花。此后,伴随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和石油价格下跌,波罗的海指数持续走低,投入巨大、回报缓慢的船舶海工产业猝不及防,不少国外船东毁单弃船,船企项目“刚起锚就搁浅”。惨烈景象一直持续到2015年底,当时园区17家船企停的停、关的关,几乎没一家“健康”的。   转折发生在2016年初,也正是波罗的海指数最低迷的时刻。当年2月的一天,集胜造船有限公司老板倪林超突然回到启东,跟园区说“我要重启船厂”。此前,这个船厂受市场冲击于2012年停工停产,老板也回到浙江老家赋闲了4年——事实证明,企业家的“嗅觉”是最灵敏的。当年2月波罗的海指数创下最低点,也正是从这一年起,指数一点点回暖,于当年11月冲破1000点,于2019年7月冲破2000点,并持续攀高至今。   挺过寒冬,倍觉春暖。2017年开始,尽管全球船舶海工市场还在低谷徘徊,但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发展已逐步平稳,工业应税销售持续攀高,接连突破两个百亿级关口,去年增幅达42.6%。   市场回暖的另一有力证据是,船企勇于甩掉“历史包袱”轻装上阵。6月8日,记者在上海振华重工启东海洋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看到,船坞满负荷作业,工人正抓紧建造4000吨全回转起重船等工程船舶和升船平台等设备。与此同时,被船东遗弃堆场8年、价值共计3920万美元的两艘海洋工程支持船不再“纠结”和等待,从当天开始拆解。   两家船厂隔墙上开了扇门   泰胜蓝岛和中远海运比邻而建,两家船厂的隔墙上,一扇大门引起记者注意。   “这是我们自己商量后开的。”南通泰胜蓝岛海洋工程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副总经理苏小芳介绍,中远海运承建大型海工平台,一些模块化设备会请泰胜蓝岛代工,开这扇门是为了方便设备运输。同时,还可以根据各自订单忙闲情况,实现船坞、码头、堆场共用共享。   船厂开始“抱团”了!这在以往几乎不可想象。记者10年前采访江苏造船产业,调研了近一个月,都没找到一个船厂抱团协作、订单共享的具体案例。   “以前,船舶海工产业就是‘订单为王’,一艘船价值数千万元甚至过亿元,一个订单可能救活甚至催生一家船厂,怎么可能‘共享’?”振华重工启东海工负责人陈文卫说,当时,大批造船项目上马,主要建造3000到5000吨的散货船,没什么技术门槛。为了抢订单,各家船厂“像疯了一样”。不要说抱团协作,就连签了合同的订单,都有可能被其他船厂以更低报价“截胡”。   所幸的是,经历上一轮的阵痛,2016年重新起航的大小船厂,普遍“理性”起来。在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现有15家船企已经自觉“错位”发展。泰胜蓝岛主做海上风电,振华重工专攻起重船等工程船舶和升船平台等设备,中远海运专注海上钻探储油平台,中集太平洋主营中小型液化气船等特种船舶……“即便是生产同一类船舶海工,也各自在不同规格的细分领域深耕。”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沈春健说,错位发展从根本上避免了恶性低价竞争,船企的生存发展空间今非昔比。   “船厂造船,我们造箱,互为上下游,合在一起就是集装箱船。”寰宇东方国际集装箱(启东)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建军认为,船舶海工是一个很长的产业链,每个企业做好自己专长的那个环节,有所为有所不为,才能“炼”出核心竞争力,形成优势产业集群。近两年来,乘着船厂风生水起,该企业产值连年翻番,2021年应税销售突破100亿元。   背靠“大树”做专做强   “当时太险了,差一点公司就没了。”回忆起11年前的惊险时刻,苏小芳依然心有余悸。   2010年,蓝岛海工落户启东,计划投资18亿元,利用760米岸线,建设钻井平台等大型海工装备。但随着油价大幅下挫,海工市场急转直下。“2011年,我加盟蓝岛负责财务,看到公司账户,心一下子凉了半截——账上只剩5000块钱。”苏小芳告诉记者,当时项目还在建设中,每天都在花钱,只有投入没有产出。找银行贷款,“人家一听是做海工的,直摇头。”   就在企业生死关口,上市公司泰胜风能到启东寻找有岸线资源的合作单位,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主动牵线做媒。2013年5月,泰胜风能与蓝岛签下战略合作协议,收购蓝岛51%股份。收购完成后,企业名称变成了“泰胜蓝岛”,主营业务也迅速转舵,由各类船舶“有单就接”转向生产模块化设备。当年他们接到第一笔海上风电订单,利润率超60%,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   背靠上市公司这棵“大树”,蓝岛改变的不仅是业务结构,还有发展动能。企业先后与浙江大学、同济大学共建研发中心,获批江苏省海洋工程承载基础装备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截至2020年底,共申请(授权)国内外专利47件,发表SCI论文17篇,“复杂海况下大型海工承载装备设计关键技术研发及产业化”获江苏省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以前造船企业是劳动密集型,未来一定是科技创新驱动。”苏小芳说,如今,企业并不追求“摊子”多大,但要力争在海上风电细分领域做到最强。   蓝岛的境遇具有普遍性,有力印证了国家政策的指导性、前瞻性。2013年,国务院印发《船舶工业加快结构调整促进转型升级实施方案(2013—2015年)》,强调要着力改善产品结构、提升技术结构、优化组织结构、调整布局结构,化解产能过剩矛盾,提高产业核心竞争力,努力实现船舶工业由大到强的转变。   风向明确,船企坚定转舵。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大规模“洗牌”就发生在这一时期。原有17家船厂缩减到15家,其中9家被国有资本、上市公司收购或控股参股。对企业而言,并购、重组不仅意味着资产结构的改变,更意味着“发展航向”重新校准。最明显的变化是,园区企业不再集中在产业低端互相拼杀,而是各自锚定方向,潜心修炼“独家绝技”:中远海运海工研发的“深海高稳性圆筒型钻探储油平台的关键设计与制造技术”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中集太平洋参与制订船用半冷半压式液化气储罐行业标准;振华海工的海上风机安装技术填补国内空白。   “现有15家船厂中,一半以上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沈春健告诉记者,几年间,园区驶出了“天鲲号”绞吸挖泥船、世界首艘自升式风电运输半潜船、全球首制15000立方米RPV陆上乙烯乙烷储罐、全球首艘双燃料全压式5000立方米LPG运输船等一批“大国重器”。从制造迈向智造,10年来,园区未新增一寸生产岸线,但工业应税销售已从66亿元增至237亿元,先后获评国家海工装备产业示范基地、国家船舶高新技术产业化基地、国家船舶出口基地。   利润低于目标值“不接单”   不久前,中集太平洋海工作出决定,放弃对某项目的投标。“该项目利润达不到预期。”吴晓明透露,公司对所有订单进行评估,除特殊原因外,利润低于公司设定目标值的单子基本都会放弃。   防风险,已深深烙印在中集太平洋海工的基因里。中集太平洋海工的前身——太平洋海工曾是全球中小型液化气船制造的明星企业,特种船舶及再汽化模块产品在全球市场占有率均列第一,2016年,受行业周期性影响及对外担保拖累,企业虽手握数十亿元订单,依然深陷债务危机,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最终以中集安瑞科的全资子公司身份加入中集集团。   “你开两成首付我就要一成,甚至出现过‘零首付’的情况。”吴晓明说,以前,所有风险都集中在船厂身上,一旦市场变幻,船东弃船,往往一笔弃单就成了压垮船厂的“最后一根稻草”。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尽管当前市场回暖,但有了之前的惨痛教训,船舶海工企业不再亏本抢份额,稳字当头、稳健发展成为行业共同追求。例如,泰胜蓝岛将定金标准提高到20%,并在合同中明确,按生产节点付款,确保能够覆盖下阶段建造成本,即便遭遇弃单等极端情况,企业也不会遭受大的损失。中集太平洋海工更是将定金提到30%,并且在接下订单的同时,与钢厂签订协议“锁定”钢板价格,避免因为原材料涨价侵蚀利润空间。   “拥有价格话语权的企业毕竟是少数,10%定金依然是市场主流。”陈文卫建议,由上级部门或行业协会划出一个“标准”。此外,他还建议引入保险机制,让企业在遭遇弃船时获得赔付减少损失。   尽管风控意识极大增强,但这个行业的“风险点”依然存在。例如,很多船舶海工装备的发动机等关键设备主要依靠进口,船东下单时,常常会指定发动机品牌。最近,振华重工启东海工两艘海洋工程支持船无奈拆解,就是因为船东迟迟没有按合同约定提供发动机。此外,船舶交付后在不同海域行业使用,需要覆盖全球的售后服务,国内船企还很难做到。一旦发生纠纷,船厂去打跨国官司难度极大。   “只有法治为‘桨’,船舶海工产业才能乘风破浪。”南通市律师协会会长石金荣介绍,5月底,南通市高技术船舶“产业链+法律服务”党建工作联盟成立。协会精心编写《高技术船舶产业链企业适用法律法规汇编》和《高技术船舶产业链企业常见法律问题指引》,送给相关园区和企业。针对高技术船舶产业链企业个性化法律服务需求,从原料供应、船舶建造、航运托运、船舶扣押等方面为企业答疑解惑,规避法律风险发生。   前不久,省工信厅印发《江苏省“十四五”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产业发展规划》,提出到2025年,率先建成世界级船舶海工先进制造业集群,成为船舶与海工装备制造第一强省。迎接这一风口,启东海工船舶工业园又有新动作——将整合中远海运、泰胜蓝岛、中集太平洋、寰宇东方等重点企业研发检测等资源,打造海工船舶及重装备产业协同创新功能平台,把“小舢板船”集结成“航母编队”,助“江苏大船”行稳致远向深蓝。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