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候鸟”想在城市安家

与父辈相比,他们背井离乡,来到城市。与父辈相比,他们与农村的血缘联系更少,融入城市的欲望更多。农民工用他们的青春和汗水展现了新时代的精神。6月13日下午2点,烈日炙烤着大地。咸阳市人民路与团结路东侧人行天桥下,车辆穿梭。曹朝波系着安全绳,戴着太阳帽,正在安装梯柱。他的工作服被汗水湿透了。“答对了,可以插电了。”打完膨胀螺丝,他对工友们喊下一步操作。烈日下,他站在天桥上,大口地喝着饮料。曹朝波,21岁,家住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朱口镇。高中毕业后,他就出来工作了。姐姐是郑州某大学的研究生,父母因为年纪大了,离开城市回去务农。微薄的收入不足以支撑他成家立业的梦想,现实的生活压力让他放弃了祖祖辈辈一直生活的土地。“如果我不上学,我父母一次又一次这样做,但现在我后悔了。”曹朝波说,文化程度不高,找工作不容易,很羡慕北上广的繁荣。他还想在写字楼里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可得到的单位连面试的机会都不给。“为什么不让我先留下来工作一段时间,不要工资?”回想起自己第一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记忆犹新。在和老板“磨磨蹭蹭”之后,他在北京一家汽车修理厂找到了一份“零”工资的临时工作,就这样开始了近一年的北漂生活。现在,从北京到郑州,从郑州到咸阳,从修理工到技术员,曹朝波在很多城市工作,换了三年工作。离大城市越来越远,却离梦想越来越近。“我就是想通过努力成为一个城里人。”说起这个“小目标”,他眼里有光。年初,他在老家的一个小城市抵押了一套房子,现在背负着每月3000元的房贷。曹朝波说,“离家近,也方便照顾父母。我不能种地,农村也回不去了。城市是目的地。”相比表哥已经实现的“小目标”,表哥曹雪松才刚刚开始自己的奋斗。今年刚满20岁的曹雪松,跟随表哥来到这座城市。“我们家在一个镇上,过年走亲戚,听他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就想跟着学学。”曹雪松说。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月薪6000多元,还是让他很满意的。不像我哥,每个月要给家里3000块钱贴补家用。“妹妹还在读书,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都需要花钱。”稚气的脸,带着一丝成熟。“今年过年,我给爸爸买了一条好烟。饭桌上,他夸我长大了。”曹雪松说,这半年来,在师傅的指导下,他学会了看图纸,还能做一些技术含量稍高的工作。在工人们看来,曹雪松的进步是显而易见的,最大的进步在于其大大提高了沟通能力。“该回去吃饭了。”下午6点,两兄弟的厨师叫他们吃饭。和这两兄弟一样,工人曹宇和王也是河南人。两个人都快50岁了。他们的妻子在老家照顾年迈的父母,孩子在老家读高中。他们四个人在一个团队里。工作上,两位大哥指导两个小家伙,平日里照顾他们的生活,充当“厨子”。湖畔佳园一套两室一厅的公寓是他们租住的宿舍,热水器空调等各种家电一应俱全。“现在住宿环境好多了,有暖气有空调,冬暖夏凉。我跟老王一个房间,跟他们兄弟一个房间。”曹宇说。与两位大佬设施简陋的卧室相比,两兄弟的房间更具时尚元素,笔记本电脑等电子产品摆放有序。一盘西红柿炒鸡蛋和四碗米饭是他们的晚餐。晚饭后,两代农民工其乐融融,用自己的母语帮助家人。尽管它们非常不同
“那是我从未见过的霓虹灯。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我在乎这个城市的远近……”两兄弟哼着喜欢的歌,看着咸阳湖两岸的灯火.(记者黄河通讯员李石)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