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疫情考验 上海金融机构全力“输血”服务实体经济

6月13日到6月19日当周,北向资金累计净买入174.04亿元,其中通过沪股通净买入123.81亿元。经历疫情考验后,外资用“真金白银”为中国经济前景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影响力投下信任票。   6月1日起上海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作为城市核心功能之一,金融系统核心功能一直运转平稳、安全有序。到目前,除少部分机构依然执行AB班组等机制外,大部分金融机构都已恢复到疫情前的常态化运行阶段。尽快“消化”疫情期间累积的服务需求,及时响应恢复正常秩序后的新增需求,成为行业共同的心愿。   “穿着羽绒服去闭环,换短袖走出来”   刚结束封闭管理,又赶上备战618.在中国银联信息总中心,大屏幕上跳跃着各地的交易情况,一线生产运行监控岗饶成和他的同事们,依然紧张忙碌。   “一线生产运行监控岗主要负责银联跨行交易监控。”饶成说,消费者使用银联卡刷卡消费、线上支付、信用卡还款等,每秒的交易笔数、交易的成功率等等都会实时显示,如有异常就会发出告警,要及时联动各方快速处理,消除隐患,确保刷卡顺畅、安全。   办公室一角折叠的行军床,显示出这里曾是疫情期间维持银联运转的重要中枢。在上海刚出现苗头性散发疫情时,中国银联信息总中心就对一线生产运行按照既定的预案进行了部署,采用“最小化现场办公”原则,保障金融系统的稳定和对外服务的连续。   彼时,饶成和另外14个同事被分成了AB两组,在办公室进行临时闭环管理。“办公楼不具备洗漱条件,大家就在厕所用水盆简单冲洗。”饶成说,条件虽然艰苦,但为了保持状态,大家每天都坚持运动打卡、锻炼身体。利用值守的空余时间,他还参加了党校学习。“目前已通过考试,成为疫情期间最大的收获。”   与饶成一样,大量金融从业者的封闭管理成为疫情期间维持上海金融脉动的重要保障。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市场一部高级经理、外汇场务组组长施琴介绍,从早上8点开始,每天盯着4块监控屏幕,接着国内外的咨询电话,轮流吃饭值守,直到下午5点,基本是她封控60多天驻守张江园区的常态。   由于应急预案管理,大部分金融机构的封闭管理比社会面早,而由于绝对安全的需要,解除闭环管理状态也晚于社会面。据统计,仅在陆家嘴金融核心区域,疫情期间就有超过3万名从业者在现场分批驻守。“现场驻守和居家办公形成了很好配合,居家的同事除了照顾家人、防控疫情,事实上一些重要岗位也要时刻在线,响应现场驻守人员的咨询和指导操作,及时协助处理各类突发状况。”上海黄金交易所清算部员工费超说。   “现在回想起来,大家都经受住了考验。”费超告诉记者,他3月31日到办公室现场驻守时,很多人都是穿着羽绒服到公司闭环的,最后解除封闭时,已经换上了短袖。   技术护航交易安全   作为全球最大的黄金交易市场,上海黄金交易所6月6日恢复了正常化办公,返岗员工开启“扫码”到岗正常上下班。解除静态管理后,从3月中旬即参与封闭管理的上海黄金交易所技术总监庄晓并没有急着离开交易所,他更多在考虑疫情给金融基础设施的技术系统完善带来了什么?在后期的应急技术演练中,如何拓展应用场景?此外,在人员封控的环境下,未来居家办公如何更好进行团队协作?   交易市场在疫情期间正常开市,技术系统几乎是投资者与市场的唯一联系通道。如何在人员受限的环境下保证交易数据不断流、不拥堵延迟,是上海主要金融市场和金融机构技术部门人员的头等大事。   每天早上7点30分,上海清算所员工王楷准时从封闭管理期间的临时床铺爬起洗漱,在交易日的8点50分前必须做好开市前各项准备,全天不间断保障系统的稳定运行,保证服务不停。这样的场景几乎是封闭期间上海各大市场技术运维部门的常态。   “由于业务涉及到竞价、询价等多种不同交易,同时进行适时清算,上海黄金交易所的技术系统相比海外同类市场要更复杂。”庄晓表示,疫情环境下,先进的技术系统保障“功不可没”,但也给技术维护者提出新的挑战。   在庄晓看来,近年各大交易市场基本都已建成“两地三中心”的技术支持保障体系,但此次疫情,主要市场或交易所基本都未启用到异地的“备用中心”。“以往的技术系统应急演练,也都是在设计好的场景下进行,一些部门只需要配合就能完成”。   所谓“两地三中心”,是为应对此类大范围自然灾害,重点金融机构在两个城市部署设置三个业务处理中心,形成生产中心、同城灾备中心、异地灾备中心相互支撑的格局。“上金所的技术系统很先进,但疫情环境毕竟不同于平时的演练,有较多的突发情况。”庄晓介绍,疫情期间,上金所就先后建设了多个备用监控中心,确保“万无一失”。   除了主交易系统,也要最大限度保障交易者。“外汇交易是T+0的市场,对时效要求也特别高。”施琴介绍,疫情期间,曾有一家上海做市机构因封控无法远程登录交易,给不在上海的对手方造成了一定的麻烦。“在了解到情况后,我们紧急优化交易流程,开通绿色通道,交易双方通过即时聊天工具线上确认,交易中心代替应急交易一方点击提交,不需要交易双方都提交申请单也能完成交易。”   实际上,封控期间的应急需求远超平时。统计数据显示,仅上海疫情中的两个月,中国外汇交易中心的应急交易的数量就达到去年同期近20倍,累计服务超过6800次。   加大服务实体经济线上线下齐加码   眼下,上海正全力推动经济恢复与重振,实体企业的金融需求激增,同时线下必要的金融服务也不断累积,面对新情况,金融服务的“线上+线下”结合逐步加码。   “要进入营业部的客户增长了大概2倍,每天基本都有排队现象。”面对疫情防控限流的要求和累积的线下服务之间的矛盾,复工后的银行网点大排长队如何破?工商银行浦东一家支行营业点的员工告诉记者,为缓解排队疏导客户的服务需求问题,网点推出多项举措,包括为老年人提供座椅、开通绿色通道、提前预约等,引导居民有序排队、尽快办理。   上海银保监局此前也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银行网点金融服务满足市民集中办理业务需求的通知,要求银行适当延长营业服务时间、增加营业窗口和一线工作人员等举措,完善现场和非现场预约服务,避免客户长时间排队等待,并为行动不便的老年客户提供“绿色通道”。   为助力复工复产复商复市,上海银行正加快速度、扩大广度、提升额度,同时推进产品创新,助力各类企业恢复活力。到目前已有一批企业获得“真金白银”的支持,为推进复工复产专项金融服务,上海银行设立了1000亿元专项投融资额度,其中包括400亿元复工复产专项债券投融资额度。   巩固线上服务的优势,上海农商银行开通“战疫融资直通车”专项服务以来,通过“线上扫码”,也为有资金需要或其他金融服务需求的企业提供7×24小时包括电子保函、银税快贷等10项业务申请服务。到目前,这一服务扫码客户突破2100家。   不少金融机构都希望立足服务实体经济,尽快“消化”疫情期间的累积需求,同时跟上、响应常态化运行后实体企业的新需求。   今年来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剧烈,国际油价受海外市场的影响尤其涨跌幅度大。上海期货交易所则将期货“保供稳价”订单试点扩展到沥青、低硫燃料油等能化品种,通过“期现联动”,支持能化产业链实体企业在浙油中心产能预售平台购销产能,同时鼓励企业利用期权工具对冲风险,上期所对企业购买期权的费用给予一定比例的支持。   试点推出后,6月16日,山东京博石化与南华期货及其风险管理子公司浙江南华资本达成首单交易。“‘期货稳价订单’试点业务充分发挥了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保障现货市场稳定运行、实现保供稳价的作用。后续南华资本将发挥专业优势,积极参与试点。” 南华资本董事长李北新表示。   上期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上期所将在总结试点经验基础上,力争扩大业务参与规模,增强行业影响力,更好助力复工复产。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