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样本数据显示奥密克戎低重症率 轻中症方向新冠药物何处去?

当不具有进展为重症的风险因素时,绝大多数奥密克戎感染者无症状或症状轻微,但不同人群的重症率究竟如何?怎样分配医疗资源、研发药物是恰当的?   6月18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CHINA CDC WEEKLY)发表的一项研究可作参考。该研究基于今年3月22日至5月3日,上海市33816名早期非重症奥密克戎感染者的随访数据做出,显示非高危组奥密克戎患者重症率为零。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辉瑞新冠口服药上周宣布暂停Paxlovid对标准风险患者试验,并将免疫力低下或住院重症人群视作未来探索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产新冠口服药的研发多针对轻中症患者展开。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专家金冬雁表示,即便奥密克戎病例住院率和死亡率降低在客观上加大了新冠口服药的研发难度,新冠口服药主要用于重症而非轻中症的目标不应改变。   上海大样本数据再验证:奥密克戎非高危重症率为0   3月22日至5月3日,上海市33816名早期非重症奥密克戎感染者的真实数据,揭开了奥密克戎危害性的神秘面纱。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最新发表的文章显示,研究纳入的所有感染者均无基础疾病、或者虽然有基础疾病但处于稳定期,入院初始时有重型/危重型高危因素组的患者共9260名,非高危因素组患者24556名,其中高危组定义大致为年龄大于60岁,有心脑血管疾病(含高血压)、肺部慢性疾病、糖尿病、慢性肝病、肾脏疾病、肿瘤等基础疾病者,免疫功能缺陷。   在轻症患者中,最常见的临床表现是咳嗽咳痰、乏力以及发热,症状持续的中位时间为7天;平均核酸转阴为6天,其中高龄、合并症、存在初始症状会延长核酸转阴时间,而接种过两剂及以上的疫苗会缩短核酸转阴时间。   研究中,有22人进展为重症,总体重症率为0.065%,高危组重症率为0.238%,非高危组重症率为0%;相比于未进展为重症感染的患者,进展到重症的感染者平均年龄偏大、未接种疫苗比例更高。   尽管上海大样本数据验证的奥密克戎低重症率引发公众讨论,但香港大学生物医学学院教授、病毒学专家金冬雁6月19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非高危组奥密克戎患者重症率接近于零”早已是业内共识。   而这一事实也给新冠口服药物的研发带来困难。当地时间6月14日,辉瑞官网发布新闻稿称,公司将暂停抗新冠病毒口服药物Paxlovid在标准风险患者中的试验EPIC-SR。   在辉瑞去年12月报告的中期分析中,研究未达到所有症状连续4天持续缓解的主要终点,关键次要终点住院或死亡的相对风险降低了70%;而截至2021年12月入组的1153名患者的最新数据显示,标准风险组住院或死亡的相对风险降低了51%,不具有统计学意义。   辉瑞表示,由于在标准风险患者群体中观察到的住院率或死亡率非常低,公司已决定停止EPIC-SR试验的招募。公司将集中精力在脆弱人群中生成有关Paxlovid的进一步数据,包括给予免疫功能低下的人群更长治疗时间,探索其他临床机会,例如在住院重症患者中的潜在应用。   这意味着,识别并区分高危组和非高危组并给予针对性更强的预防/治疗措施,对于减轻奥密克戎带来的疾病负担具有更大意义。   记者注意到,6月19日,华山感染微信公众号发布了该研究的中文版文章,文章标题为《识别轻症患者,找出脆弱人群,降低奥密克戎伤害》。   专家:新冠口服药主要用于重症的目标不应改变   前述辉瑞Paxlovid的II/III期临床试验以“失败”告终,对于国内正在临床试验中的新冠药物们来说有一些“尴尬”。   在Paxlovid的该临床试验也未达到主要终点即所有症状连续4天持续缓解,次要终点即住院或死亡相关风险也不具备统计学意义的背景下,国内现行新冠药物试验依旧以“住院或死亡患者比例”为金标准。在这一前提下,国内是否有新冠药物可以跨过Paxlovid也“跨不过的终点”?   “在奥密克戎流行的背景下,Paxlovid也做不出具有统计学意义的试验结果,这跟奥密克戎本身的特点和人群大规模已经接种了疫苗是有关系的。这个试验的结果说明了Paxlovid对于轻症患者来说,缓解症状的效果不明显;而重症和死亡病例无论是在治疗组还是安慰剂组,人数都非常少。”一位病理学家通过微信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但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今年2月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抗病毒新药临床试验技术指导原则(试行)》重症和死亡率仍是首要推荐的主要终点。   这意味着,如果国内新冠药物想要获批,“降低重/危重患者的死亡发生率”仍是首要的试验目标。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按照Paxlovid的临床试验结果,如果严格按照该标准进行临床试验,试验效果也难获认可。   以今年5月,宣布与辉瑞Paxlovid的头对头III期临床获得成功的君实生物(SH688180,股价85元,市值774.14亿元)VV116为例。公司在公告中宣布,试验成功主要是由于达到了主要研究终点(至持续临床恢复的时间)达成,对多个次要终点的结果未提及。   如果VV116成功获批,或意味着在奥密克戎毒株流行的背景下,对新冠药物审批的主要标准已经发生一定变化。   “但即使VV116获批,其他试验中的新冠药物也很难效仿。”前述专家表示。   金冬雁则认为,即便奥密克戎病例住院率和死亡率降低在客观上加大了新冠口服药的研发难度,新冠口服药主要用于重症而非轻中症的目标不应改变。   “全程接种新冠病毒疫苗能有效预防重症,缩短感染奥密克戎新冠毒株后的抗体产生时间,而抗体就是最强的特效药。”金冬雁表示,对于免疫力较强的年轻人,全程接种新冠疫苗已经足够,即便感染奥密克戎也多为轻中症,无需服用新冠口服药物,否则将导致过度治疗。   对于免疫力相对较差的儿童、老人,以及具有基础疾病的其他脆弱人群,更应该保证全程接种新冠疫苗,并且建议及时检测其接种疫苗后体内的抗体水平,如果不足还应补充接种。至于新冠口服药物,则主要用于“补缺补漏”和“救急”。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