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兴新经济基金朱奕:现在是一级市场制造业投资最好的时代

“现在是投资制造业最好的时代。这里还要加个定语,对一级市场是最好的时代。”华兴新经济基金合伙人、先进工业投资组负责人朱奕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说。   在华兴新经济基金内部,先进工业投资组是相对年轻的团队,于2020年中期正式组建。尽管年轻,其团队承载的使命却是巨大的。   截至2021年12月31日,华兴资本投资管理业务的人民币和美元基金总资产管理规模约为490亿元,主要关注智能制造、科技、数字健康、新消费、企业服务五大领域。   截至当前,华兴新经济基金在智能制造领域的投资已包括经纬恒润、蜂巢能源、理想汽车、蔚来汽车、加特兰微电子、速腾聚创等。   朱奕说,未来十年,中国的智能化将迎来新高潮,智能技术在国民经济中的广泛应用将有望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下一个结构性机会。   面对智能经济时代的到来,华兴新经济基金在智能制造领域的投资大幕正在拉开。   从跟投到领投   “老大(记者注:指包凡)会在押中一些特别成功的项目之后,思考市场后面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朱奕介绍说,投资理想汽车、蔚来汽车的过程中,团队意识到汽车乃至整个智能制造行业会发生很多变化。   包凡是华兴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在集团旗下业务板块中,他还是华兴新经济基金创始合伙人及首席投资官。   更进一步说,包凡看中的,是汽车智能化进程中,中国本土供应商能够实现弯道超车的可能。在他看来,这将是中国企业走向全球市场的历史性发展机遇。   汽车工业制造史绵延百年。中国汽车产业要融入全球化浪潮,动力技术革命带来新的契机。   除此之外,汽车制造有现代工业皇冠之称,能够带动前向关联、后向关联和旁侧关联的集群发展,推动产业结构的升级。从投资的角度,汽车智能化可以作为华兴在制造业的首个根据地。   行业足够新,变化足够大,华兴果断出手。   做投资最重要的是人,第一步自然是建团队。朱奕成为先进工业投资组的负责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朱奕曾任职摩根士丹利证券中国投资银行业务董事总经理及投资银行部主席,主要关注领域包括汽车、工业和基础设施。   以2020年为始点,华兴新经济基金正式展开在智能制造领域的系统化投资布局,对赛道项目的投资中也更多以“领投方”的身份出现。随着对行业的进一步深耕,团队正在将投资触角延伸至整个产业链。   6月14日,智能激光雷达系统科技企业RoboSense(速腾聚创)宣布新一轮战略融资完成最新交割,本轮交易由华兴新经济基金领投。提到与速腾聚创的初次接触,朱奕直言是“一见钟情的感觉”。   对于华兴新经济基金而言,速腾聚创是“初识”就相对确定的项目。   “速腾聚创的发展思路与我们基金对未来汽车智能化理念特别符合。”在朱奕眼中,速腾聚创的技术路线选择“先进且实用”,很好地实现了技术和商业化的平衡。   “把有限的精力放在能出大项目的赛道,投资出下一个伟大的公司。”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团队不再满足于小额度的跟投,“哪怕有个项目只是‘撒’了三五千万,也一定是为了以后能(给项目)投更多的钱才会做。”   从数字化到智能化   朱奕认为,如果用“数字化改造和数字经济”总结过去十年,那么未来的十年,中国将迎来智能化的浪潮。   在国家的鼓励下,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将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一方面,我们一步步从模拟世界走向了数字世界。具体而言,如火如荼的数字化改造带来了海量数据,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快速发展让C端消费者和B端企业从线下走到线上并广泛连接。   另一方面,数据已成为新信息时代的核心要素。随着技术突飞猛进地发展,不断增强的算力及人工智能技术使各方可以从处理、分析海量数据中创造价值。也就是说,企业能做的事情比以前多得多。   将智能化落实到制造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投资方向上,先进工业投资组主要围绕电动化、智能化两条主线展开投资。机会选择上,团队秉承寻找产业发展脉络中的变化部分,再在具体赛道中选择伟大的公司。   “我一直认为整个智能制造行业是向上的状态。尤其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我们更要进行更高层次的技术突破,否则始终无法站在一些核心大产业的制高点上。”朱奕认为,找到重点领域的核心节点公司非常重要,“到现在为止,我们重注的项目都秉承这一逻辑。”   以华兴新经济基金近期领投的速腾聚创为例。该公司聚焦的激光雷达系统是汽车智能化迈向高阶的必由之路。作为国内最早研发半固态激光雷达,并实现车规级量产的企业,速腾聚创已成为全球领先的激光雷达系统供应商。   值得一提的是,从更广阔的智能制造领域投资来说,“双碳”进程正在带来新的增量。   朱奕认为,“碳达峰、碳中和”的国家战略会促进能源低碳转型,带来新能源领域里面巨大的投资机会。其中,电池作为“碳中和”时代的一个基石,未来将成为“碳中和”能源社会的基础设施,到2030年或达到万亿级的规模,会有10倍以上的成长的空间。   融入产业生态,自建金融生态   一级市场投资人在涌入先进制造领域。朱奕认为,仅从投资来说,目前谁也没有绝对优势。   “我们和那些特别厉害的机构既是竞争对手也是朋友。大家是相互融合的,有相互合作和交流的空间。”她进一步解释说,做智能制造投资,技术只是敲门砖,是投到好项目的必要不充分条件。   从这个角度来看,华兴的背景和身份或可被认为是竞争项目的重要优势。   从个人经历上来说,包凡是banker出身,朱奕也是一样。作为一家基金管理人,华兴新经济基金背靠华兴资本。后者以投行起家,正在同时以直接投资、证券经纪等多个领域持续发力。   这意味着,他们是整个资本市场多个领域、不同环节的参与者,清楚明白如何协调各方资源,实现双赢甚至多赢。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近年来,华兴新经济基金一边融入产业生态,一面自建金融生态。   从产业生态的角度。朱奕以在汽车智能化主题下的投资举例说,团队在多个项目中与产业资本合作广泛。包括最新披露的速腾聚创最新一轮融资交割,同轮次的其他领投和多家重要投资方也都是产业背景。   另一方面,自建金融生态的工作也在稳步推进。他们相信,有了金融的生态,产业的生态就会自然往上靠,因为它需要结合产业化的情况。   回到股权投资业务。华兴新经济基金在2013至2015年募集的第一期和第二期基金将到退出期。第三期基金的投资也于2021年完成,且更多项目将在2022年上市。   今年以来,市场化PE/VC基金募资环境仍不乐观,行业整体投资节奏明显放缓。   包凡说,他在不确定环境中观察到三个确定性机会:智能经济、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重构以及消费结构的变化。   对手持充裕干火药的华兴新经济基金而言,他们或在迎来以更理想估值进行优质资产配置的窗口期。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