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恋爱费用”该怎么办?

本报记者赵红旗本报通讯员赵谈恋爱是一件美好的事。爱得深的时候,两个人彼此冷漠,遇到经济问题也不会在乎对方。但是,双方关系破裂,对方要求返还“恋爱费用”怎么办?近日,河南省邓州市人民法院审结了这样一起前情侣分手对簿公堂的案件。2014年,王认识了赵,2016年,两人确定恋爱关系并同居。恋爱期间,王给赵的转账有大有小,也不乏备注“520”的红包来表达爱意。2020年7月,两人不欢而散。分手后,两人在恋爱同居期间因经济问题产生纠纷。王某要求赵某返还为其消费的6万余元。赵认为是两人恋爱同居期间的共同费用,不同意返还。2021年11月,王某以不当得利为由将赵某诉至法院,要求返还6万元。庭审中,对于王某的诉讼请求及事实理由,赵某答辩称,在恋爱期间,其在两人共同生活费用上也花了不少钱,不亚于王某,并提供了两人共同生活期间的微信及支付宝消费记录、出租屋收据、汽车维修单据等相关证据。两人对共同付款的基本事实没有异议,不存在错误的付款对象或金额。在王的审理中,认定的转账发生在“交友”期间,即向赵某转账的行为不属于“无支付目的”,而是有目的地进行的。双方提供的证据显示,两人在恋爱期间频繁为对方付出。法院认为,现实生活中,恋爱阶段的男女交往频繁,经济往来频繁。情侣之间互相发红包,互相转账,代付一些钱,代购一些商品,代发生活费,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不属于不当得利法律关系中的不当利益,赵某也向王某支付了钱款。恋爱期间,双方共同承担一些费用,甚至一方可能比另一方花费略多。都是当时自愿的行为,都是符合人们日常生活习惯的关于婚姻和爱情的行为。在没有证据证明双方当时对支出负担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法院对王要求赵某返还该款项的请求不予支持。法院还认为,王以不当得利为由起诉赵。作为不当得利的请求权人,应当对给付原因不足的具体情形承担举证责任,并承担举证不能的风险。但王在诉讼中并未举证缺乏支付理由的具体情况,仅提供了转账记录证明转账事实。赵提供证据后,未提供反证。“不当得利是指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获取不当利益,从而给他人造成损失。获得的不当利益应当返还给遭受损失的人。”邓州市人民法院张村法庭庭长王东泽介绍,恋爱期间,夫妻双方自愿向对方或其中一方支付若干笔金额不等的款项,特别是具有特殊含义的转账金额(如520、521、1314等。),或者自愿承担一定的共担费用。只要不是明显超出双方经济条件允许的范围,一般都是以示爱为目的的自愿支出,也符合人们日常的婚恋生活习惯,并无不当。王东泽提醒,恋爱本身是一件很甜蜜的事情,但交往期间,尤其是经济交往过程中,双方要理性对待经济问题。国家法律和社会道德不提倡男女双方在恋爱期间花费过多超出经济能力的金钱,甚至明令禁止一方通过婚姻索取财物或利益。“男女在恋爱期间互赠礼物或花钱培养感情的消费活动,一般都是礼品。原则上,已经实际履行的赠与不能撤销。”王东泽认为,恋爱期间的财物馈赠或日常消费支出,如“520”微信r
但在恋爱期间,对于一方明确向另一方提出的借贷行为,一方应做出明确约定,并注意保存相关证据。比如,一旦双方发生纠纷或者一方权益受到损害,可以将能够证明双方真实意思表示的借条、微信聊天记录、总召回或者转账时的资金用途说明等相关材料作为证据材料,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进行维权。(赵红旗赵梁冬)(法治日报)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