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数字化转型应避免“后发劣势”

大力发展金融科技、加快和深化数字化转型,是数字经济时代金融机构的“必答题”。王炜等主编的《银行数字化转型:方法与实践》认为,“数字化是未来银行高质量发展的必经之路”。然而,在回答新时代这一时不我待的命题过程中,我国超过四千家的银行业普遍产生了“数字化焦虑”。   具体而言,近年来我国银行业“数字化焦虑”主要源于四个方面:一是数字经济的发展。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已经位居全球第二,到2025年数字经济比重(包括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将超过经济总量的一半。因此,金融业必须加快数字化转型,发展数字金融,形成与数字经济相匹配的新服务模式。二是用户需求的变迁。在数字化时代,用户行为正在发生深刻变迁,越来越多用户偏爱数字化服务方式,对用户体验要求越来越高。只有加快数字化转型,银行业才可能真正地“无处不在”,满足用户随时随地获取服务的需求。三是监管部门的推动。2021年12月和2022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先后发布《金融科技发展规划(2022-2025年)》《关于银行业保险业数字化转型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深化金融科技应用,全面推进银行业、保险业数字化转型。四是行业内外的竞争。在国外,花旗银行等提出“移动优先”战略,加快部署金融科技前沿;在国内,招商银行等定位为“金融科技银行”,持续实施数字化转型,成果丰硕。同时,大型互联网公司和中小科技公司纷纷涉足金融业务。   在浓浓的“数字化焦虑”之下,我国银行业特别是部分科技基础薄弱、数字化水平较低的中小银行,近年来不计成本、不计后果地开始了“数字化转型”——有的抱住互联网平台大腿,互联网存款、贷款等业务规模连年翻番;有的投入巨资购买流量和数据,不加选择、拿来就用,用户数量短期增速十分惊人;有的不顾自身资源禀赋,建立“高大上”的信息科技系统,看似架构完整、功能强大;有的偏离客户实际需求,片面追求区块链、元宇宙等概念,投入较多但未见实效;有的战略宏大但缺乏清晰可行的实施路径,组织文化和业务模式仍然“原地踏步”。所以,近年来部分银行虽然耗费了大量的资源,但数字化转型工作收效甚微,与国内外先进同业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或许,这就是银行数字化转型中的“后发劣势”。   在学界,一段时间以来谈论得比较多的概念是“后发优势”,认为经济欠发达地区或机构具有“落后的有利性”,即后发者通过引进先进的技术、经验和制度,同时吸取先发者的教训,有预见性地规避发展过程中可能遇到的矛盾问题,最终获得更快更好的发展,甚至赶超先发者。但一位叫沃森的经济学家提出“后发劣势”(Curse To The Late Comer)理论,英文直译为“对后来者的诅咒”。他指出,落后国家由于发展比较迟,有很多东西可以模仿发达国家,而模仿有两种形式,即模仿制度和模仿技术。模仿技术比较容易,模仿制度比较困难,所以落后国家会倾向于模仿技术。而且,后发者在学习借鉴过程中容易形成“技术依赖”“模式依赖”“路径依赖”。由此,落后国家虽然可以在短期内获得快速发展,但如果没有从制度上进行变革,往往给长期发展留下许多隐患,甚至最终遭遇失败。   沃森“后发劣势”研究的对象是落后国家与发达国家,但对我国银行业数字化转型仍具有启示意义。我国“十四五”规划明确要求:稳妥发展金融科技,加快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未来已来,我国银行业特别是中小银行能否变“后发劣势”为“后发优势”,如何在数字化转型中迎头赶上并提升竞争力,还是要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   为此,我认为需要从四个方面进行研究和实践。一是打破约束数字化转型的体制机制藩篱。对银行而言,制约数字化转型的关键问题不在于技术和人才,而是僵化封闭的组织和体制。加快数字化转型,银行必须开展一场所有组织、全部员工参与的组织变革,打造跨部门、跨层级的科技与业务协同组织,提高组织和员工敏捷能力,形成开放包容的数字思维和数字文化。二是要寻找适合自身特点的数字化路径。正如秦农银行董事长李彬所指出的,实施数字化转型不能“大而全”,更不能“一键复制”,而要充分结合自身,走出一条差异化、特色化的转型之路。银行不但要制定数字化转型战略,更要从自身资源禀赋出发,聚焦发展方向和业务重点,从量和质两个维度寻求优化和突破。三是加快引进和培养科技与金融复合型人才。人才是数字化转型的第一资源。银行尤其是大中型银行,应加快推动具有科技背景的人才进入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管层,提高数字化决策水平。对小型银行,金融管理部门应支持其在省会等中心城市设立研发中心,采取市场化薪酬,逐步提升科技研发、网络金融等人才占比。四是持续加强线上线下渠道的协同与融合。以客户需求为中心、以客户体验为目标,加快产品和服务创新迭代的效率,激发数字化经营的新动能、新活力。特别是要以手机银行作为数字化转型和客户服务的“核武器”,持续地开发、整合、升级手机银行APP,集中力量建好线上场景平台,不断延伸和拓宽获客和活客渠道。   当然,银行要避免数字化转型中的“后发劣势”,并不意味着不该学习行业领先者的先进经验和方案。相反地,银行应深入研究国内外先行者数字化转型的模式和方案,以批判的精神进行学习借鉴,结合本行实际有针对性加以吸收利用。《银行数字化转型:方法与实践》汇聚了大中小银行和科技公司数字化转型及服务数字化转型的丰富案例,对“数字化焦虑”之中的各类银行有不同的参考价值,认真研究必有裨益。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