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洞见】未来财政收入有望逐步回暖

1-5月份,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收入累计同比下降10.1%。从收入节奏看,前5月完成收入进度的41.3%,落后于时序进度0.4个百分点,为近年同期较低水平,下半年追赶进度压力较大。从结构上看,四大主要税种有所分化,企业所得税表现最佳,增值税表现较差;地产相关税种仍表现平淡。   1-5月份,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支出累计同比增长5.9%。从支出节奏看,前5月已完成财政预算支出进度的37.1%,落后于时序进度4.6个百分点。从结构上看,5月财政支出中的民生和基建领域均有回升,基建是主要拉动项。   1-5月份,广义公共财政与狭义公共财政收支累计盈余分别为29701亿元、12320亿元,规模较去年同期分别变化-32692亿元、-15221亿元。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降幅虽有收窄,但仍处于较低水平,后续土地财政对地方财政形成的压力仍然较大。   一、疫情冲击对财政收入仍有延续   1-5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6739亿元,扣除留抵退税因素后增长2.9%,按自然口径计算下降10.1%。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0534亿元,扣除留抵退税因素后增长2.3%,按自然口径计算下降11.4%;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46205亿元,扣除留抵退税因素后增长3.4%,按自然口径计算下降8.9%。全国税收收入72459亿元,扣除留抵退税因素后增长1.4%,按自然口径计算下降13.6%;非税收入1428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1%。1-5月累计,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2194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6.1%。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146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5%;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20479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7.6%,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1861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8.7%。   1-5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9905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9%。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1229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4%;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8676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1-5月累计,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3932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32.8%。分中央和地方看,中央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支出162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4倍;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相关支出3770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9.4%,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相关支出23566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9%。   财政赤字方面,1-5月广义公共财政收支赤字29701亿元,而2021年同期为盈余2991亿元。1-5月狭义公共财政收支赤字12320亿元,而2021年同期为盈利2901亿元。1-5月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21948亿元,同比下降26.1%;支出规模39329亿元,同比增长32.8%;政府性基金收支赤字17381亿元。   一般公共预算的收支缺口,主要通过三部分来抵补。一是通过财政赤字来抵补,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公布的财政赤字目标为2.8%。二是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和地方财政结转结余资金。三是政府性基金预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调入资金。   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目标赤字率2.8%,《关于2021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22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对应的目标赤字规模为33700亿元,这意味着比2021年仅减少2000亿元。2022年目标赤字率较去年下调0.4个百分点至2.8%,符合财政部多次强调的“不好高骛远、吊高胃口,适当降低赤字率,合理安排债务规模”,是宏观政策可持续性精神的体现。33700亿元目标赤字率中,中央赤字26500亿元,占比79%,地方赤字7200亿元,占比21%。其中中央赤字占比在2020、2021年的74%、77%基础上进一步提高,较2015-2019年的中枢66%左右上行了13个百分点。   今年目标赤字规模为33700亿元,环比少增2000亿元,由此可推隐含的名义增速仅5.2%,较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目标实际增速5.5%还低0.3个百分点。根据经验规律,财政视角下倒推所得的隐含名义增速与全年实际发生的名义增速接近的年份并不算多,以与今年类似年份2016年、2017年为例,2016年财政视角隐含名义增速5.5%,低于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目标实际增速6.5%1.0个百分点,实际名义增长8.4%;2017年财政视角隐含名义增速6.3%,低于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目标实际增速6.5%0.2个百分点,实际名义增长11.5%。   汇总央地预算后,2022年地方政府性基金预算本级收入预计增长0.4%,而这一收入中约有八九成由土地出让金组成,考虑到目前各省市预算汇总后的政府性基金收入增速于位正增长之上,略超此前预期。再考虑到近年来各地政府性基金收入的预算值往往低于实际值,因此全年财政口径下的土地出让收入有望好于市场前期预期。 1.jpg  二、财政收入延续下降趋势   1-5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收入86739亿元,同比下降10.1%。其中,5月财政收入同比增速-32.5%,较4月的-41.3%略有改善。5月财政收入下降,主要还是归因于留抵退税因素。今年1.64万亿增值税留抵退税主要集中在4-6月,扣除留抵退税因素后,5月收入同比增速为-6.0%,4月为-4.9%。总体来看,5月财政收入延续了4月的下降趋势,且降幅略大于4月。往后看,在外部地缘政治风险加大、大宗商品涨价,以及全国范围内疫情多点暴发尚未根本好转的形势之下,财政收入增速维持较低增速的可能仍较大,但考虑到中国实经济复苏势头强劲,以及留抵退税政策落实已过大半,后续财政收入增速有望逐步回暖。   今年我国实施新的组合式税费支持政策,在有力支持企业减负纾困的同时,也造成财政收入减少。自4月大规模留抵退税政策实施以来,政策效应集中释放,截至5月底已退还留抵税额约1.34万亿元。从收入节奏看,1-5月完成收入进度的41.3%,落后于时序进度0.4个百分点,为近年同期较低水平,下半年追赶进度压力较大。 2.jpg  四大主要税种有所分化,其中企业所得税表现最佳,增值税表现较差。(1)5月增值税收入增速-124.4%,基本持平于上月的-124.7%,扣除留抵退税因素后增速-14.8%,降幅较4月的-3.8%加深,拉低当月财政收入增速30.1个百分点。(2)消费税收入增速在基数走高下由正转负至-12.1%,印证5月化妆品、汽车等应税消费品零售额增速仍在低位,拉低当月财政收入增速1个百分点。(3)受基数走低、油价上涨带动相关行业利润增长的影响,企业所得税增速由负转正至0.3%,拉高当月财政收入增速0.1个百分点。(4)个人所得税收入增速降幅收窄,5月同比降幅收窄了3.8个百分点至-5.7%,拉低当月财政收入增速0.3个百分点。   其他税种方面,(1)5月外贸环节相关各项税种表现相对稳定,拉高财政收入1个百分点。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增速较前期上行13个百分点;关税降幅小幅收窄5.2个百分点至-11.4%,整体表现与同期贸易数据基本吻合;5月外贸企业出口退税则与同期表现略有背离,环比下行了9.5个百分点至12.1%,但考虑到4月出口退税的大幅上行本身亦与4月出口表现相背离,因此4-5月合并来看这一税种表现仍符合预期。(2)地产与土地相关税收仍表现平淡,五项相关税种合并增速-17.5%,剔除基数因素后复合增速也较前期的1.9%下行了5.1个百分点至-3.2%,拉低当月财政收入增速1.7个百分点。具体来看,5月房产税同比增速29.5%、契税-31.2%、土地增值税-40.5%、城镇土地使用税25.3%、耕地占用税17.7%。   在非税收收入方面,5月全国非税收入同比增长11.7%,拉高当月财政收入1.3个百分点,增速已连续三个月超过10%,非税收入高增可能与央行以及国有企业利润上缴有关。 3.jpg  三、财政支出增速由负转正   1-5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支出99059亿元,同比增长5.9%。其中,5月财政支出同比增速由负转正至5.7%,4月为-2%。究其原因,主要是地方支出大幅回升。5月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速从-2.8%回升至6.0%,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同比增速从4月的2.6%回升至5月的3.6%。地方财政支出增速改善幅度较大,有两个可能原因:一方面,5月23日国常会部署六方面33项稳增长措施,财政作为支柱性工具,加快了财政资金拨付和使用;另一方面,5月国内疫情有所好转,经济活动加快,提高了财政资金的拨付效率。   从支出进度来看,5月完成全年预算进度的6.8%,与近两年基本持平。整体看,受4月份拖累导致进度仍落后于2017-2019年同期水平,但在5月支出韧性的支撑下,落后幅度没有进一步拉大,1-5月累计完成支出进度的37.1%,落后于时序进度4.6个百分点。 4.jpg  财政支出节奏再加快,基建是主要拉动项,尤其是政策推动的交通运输。基建三项受专项债发行规模较前期显著反弹影响,5月交通运输支出分项较前期大幅上行37.3个百分点至29.6%。然而由于其他两项表现平淡(农林水事务同比下行19.7个百分点至8.6%、城乡社区事务降幅收窄3.3个百分点至-7.8%),三项合并增速6.7%,较前期上行约2.7个百分点,拉高5月财政支出增速1.3个百分点。5月非基建项同比增速5.5%,而4月为-3.2%。另外表现突出的两个分项分别是科学技术支出与卫生健康支出,增速分别为13.2%、11.8%,分别拉高5月财政增速0.4、0.9个百分点。需要特别注意的是,5月财政支出的重要支撑力来自债务付息,5月债务付息支出同比高达45.7%,拉高了财政支出增速2.4个百分点。 5.jpg  5月广义财政方面表现基本符合预期。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降幅收窄15.1个百分点至19.2%,其中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降幅收窄13.9个百分点至24.0%。这一表现与同期地产相关数据相吻合,即降幅收窄,但仍落于底部区间。因此,短期来看,土地财政对地方财政形成的压力仍然较大,后续能否得以缓解需进一步观测地产分项指标的变化。   支出方面,受5月专项债发行规模反弹影响,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同比增速上行11.5个百分点至24%,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支出降幅收窄17.4个百分点至1.4%。但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专项债发行进度基本符合财政部前期要求,即6月发行完成大部分额度,三季度进行扫尾工作。因此,在没有其他政策工具出现的前提下,专项债对广义财政支出端的支撑作用将主要作用于6-7月,其后的支出压力将来到土地出让收入本身的表现。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