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机构“谋变”

通过第三方成熟的技术和信用良好的金融机构进行合作,可能是未来一个主要的趋势。   负责辅助银行实现资金转移支付,第三方支付机构已成为重要的交易支付通道。其数据积累和处理能力令人瞩目,中国支付清算协会6月15日发布的《中国支付产业年报2022》显示,2021年,我国网络支付业务规模继续保持增长态势,交易笔数和金额分别较上年增长16.32%和8.25%,处理移动支付业务笔数和金额分别较上年增长22.73%和21.94%。  不过,近期支付市场颇有动荡,前有你好现在(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现在股份”)选择从新三板摘牌,后有互卡支付在支付牌照续展前夕选择“弃考”。此外,还有不少支付机构面临着股东“大换血”。  业内专家分析指出,支付机构出现二八现象,头部支付工具使用人越来越多,而尾部中小支付机构竞争日趋激烈。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向贝壳财经记者分析,支付企业终止新三板挂牌或者退市近几年并不少见,原因往往是经营不善,股价低迷,交易不活跃,失去融资功能,继续维持挂牌或上市地位已经失去了意义。终止挂牌或退市之后信息披露压力降低,同时也能够减少相关的费用。  经营承压  现在股份摘牌新三板  6月9日,现在股份发布公告,公司股票自2022年6月7日起停牌。公告显示,现在股份根据公司业务发展及长期战略规划的需求,同时为提高决策效率,经充分沟通与慎重考虑,现在股份拟申请股票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终止挂牌。  现在股份成立于2005年,公司聚焦为移动电子商务,为其提供“安全、快捷、方便”的移动支付解决方案。自2011年开展业务以来,先后与京东商城、携程网、小米、美团、糯米网、乐淘网、乐蜂、库巴、PPTV、尚品网、百合网、乐视网等几百家全国优质企业及互联网公司达成支付合作。Wind数据显示,现在股份连续三年的扣非净利润均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2021年分别亏损104.23万元、65.71万元、685.17万元。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现在股份的摘牌并非孤例。在此之前,已经有大批支付服务商退出新三板。如中联信通、盛灿科技、爱刷科技、客如云、明天动力、银商股份、缴费通、资和信、得仕股份、好财气等。  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告诉记者,如今,商业银行在金融科技方面发力,比如推出数字货币、直接支付等方式,使得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主流消费领域的生存空间、业务空间受到不断挤压,经营状况非常不理想,甚至很多支付机构出现了大幅亏损的情况。在这个背景下,支付机构在新三板的挂牌,每年的维持费用包括一些相关监管报表的强制性要求很难做到合规,所以退市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  股东频繁变更  分析:中小支付机构的出路是整合  不少第三方支付机构还面临着股东“大换血”。  企查查APP显示,今年五月,重庆易极付科技有限公司 (下称“易极付”)发生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张耀元退出,同时卸任董事长、总经理职务,曲国宁接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经理职务。此外,原持股1%股东魏开庆退出,新增股东北京新晋华集成数据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易极付面临着被执行和股权冻结等问题,随着支付行业竞争越发激烈,中小型支付机构面临着难以为继的困境。  不仅如此,在今年3月上旬,第三方支付机构福建省瑞特商业支付有限公司(简称“瑞特支付”)也发生了工商信息变更,银石信息科技(泉州)有限公司从股东中退出,新增股东福建光线科技有限公司、程辛格、福建智信科技有限公司。此次变更中,原大股东福建中恒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股权比例从70%变更为31.50%。变更完成后,程辛格在瑞特支付最终受益股份为51.573%,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而此前,这种“背靠大树”的现象也出现在了国付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付宝”)身上。2019年9月,央行批准国付宝股权变更申请,美国支付机构PayPal通过旗下美银宝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成为国付宝实际控制人。近日,该公司发生一系列工商变更,公司名称变更为贝宝支付(北京)有限公司,同时经营范围新增了非银行支付业务。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支付工具公司存在激烈的市场份额竞争,占据较高份额的支付机构,其使用渠道增加会促使其在支付工具销售渠道方面占据更加显著的优势,也正因为如此,支付机构出现二八现象,头部支付工具使用人越来越多,而尾部中小支付机构竞争日趋激烈。  盘和林认为,中小支付机构的出路是整合,横向整合来扩大市场份额,提升竞争力。支付机构也可以拓展销售渠道,比如通过支付优惠来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也可以提升支付系统的便利性,但便利性方面头部支付机构拥有较好技术能力,所以规模和市场份额对于中小支付机构更加实际。  监管趋严  第三方支付机构或更多地与正规的金融机构股权合作  从2015年开始,央行严控了支付机构的市场准入,出台了备付金缴存、分类监管等办法。  于百程指出,支付行业受监管趋严和业务变化等因素的影响,业内竞争愈加激烈,业务转型较慢的部分中小支付机构受到的负面影响较大。另一方面,把握住了支付市场变化趋势,寻找差异化发展的公司获得了机会,生态丰富的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布局支付业务。  他表示,“疫情加速了中小企业数字化进程,在传统支付业务盈利能力下降背景下,支付业务的未来,一方面是与场景不断结合,与生态形成协同,另一方面是从支付拓展到细分服务,比如商户数字化综合服务等。”  王红英则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众多支付机构纷纷从新三板摘牌的主要原因是第三方支付机构在目前高压监管的背景下,生存的状况实际上是越来越不理想的。在过去的一年里,支付行业始终处于强监管的状态,比如禁止第三方支付建立资金池、开展资金池业务。同时,一些处于灰色地带、收费比较高的支付功能,比如虚拟货币、元宇宙FNT支付功能的断联,使得越来越多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很难开展高营收的“创新业务”。  王红英认为,在目前强监管的背景下,第三方支付机构以后可能会更多地与正规的金融机构进行股权层面的合作,甚至不排除部分机构被国有非银行金融机构收购整合。只有在保证金融安全的背景下,第三方支付才会有比较长久的发展空间。王红英称,“这种合作模式其实更有利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发展,毕竟在经济结构调整的背景下,非银民间金融机构出现了一定的风险。因此,通过第三方成熟的技术和信用良好的金融机构进行合作,可能是未来一个主要的趋势。”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