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天乐经纪公司声明从未与数藏平台“链玩”合作 律师称或属侵权行为

数字藏品多次陷入版权争议,前有NFT侵权第一案——胖虎打疫苗,再有腾讯旗下幻核徐悲鸿画作数字藏品被指无授权。6月16日晚间,著名影视剧演员古天乐微博发布严正声明,从未与链玩合作。   不过6月17日早间,一个名为“毕萌商城”微信公众号表示,兆盟有限公司在微博声称为著名演员古天乐先生的独家经纪人公司,其发布一篇公告,对链玩平台的正常运营造成严重影响,链玩拥有《反贪风暴5:最终章》(主演:古天乐)影视剧照正版授权。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该争议涉及到影视剧照著作和明星和人肖像权、姓名权两个层面,链玩在商业使用含有古天乐肖像的影视剧照前,既要获得影片制片人对剧照著作权的许可,也要获得古天乐本人对其肖像权、姓名权的许可,否则属于侵权行为。”   或构成侵权   6月16日晚间,著名影视剧演员古天乐微博发布其独家经纪人公司兆盟有限公司严正声明,指出“近日发现网上流传以古先生不同造型照片加以”反贪风暴5主演古天乐“的描述,推广链玩数字藏品活动一款名为链玩APP的应用程序,并在宣传文中表示”成功牵手影帝“,”与著名影帝的强强联合等字句,令公众误以为影帝是指古天乐先生或以为古天乐先生与链玩业务有任何关联。 1.png图片来源:毕萌商城微信公众号文章宣传照  兆盟有限公司声明强调,本公司代表古天乐先生严正声明,他从未与链玩合作,亦没有参与任何链玩活动、产品或推广服务。本公司和古天乐先生从未授权链玩使用古先生肖像或者名字,上述链玩数字藏品与链玩APP宣传有致公众混淆误认之虞。任何盗用古天乐先生名义或者肖像作虚假陈述,误导宣传或诈骗行为,本公司会进行调查和采取法律行动追究责任。   对此,6月17日早间,一个名为“毕萌商城”微信公众号发布杭州链街科技有限公司严正声明,链玩拥有《反贪风暴5:最终章》(主演:古天乐)影视剧照正版授权,并发出一份与安徽联美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的授权证书。 2.png图片来源:毕萌商城《严正声明》文章回应  “毕萌商城”指出,链玩非常尊重古天乐先生的一切合法权益,也会用法律来维护自身合法权利,此次6.18活动一切权益均获得合法授权。6.18活动如期正常举行,平台亦将正常运转。并提出,如果有机会,也希望跟随古天乐先生的脚步,为社会尽一份绵薄之力。后续若有相关推进,链玩官方会拿出公司营收的一部分去进行希望小学的捐建。   对于此事,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是一种钻空子的行为!古天乐参演的影视剧授权与古天乐个人授权是两个概念,使用《反贪风暴》剧照没问题,但是单独使用古天乐个人肖像用于宣传,需要得到影视剧方与古天乐个人双重授权。”   央视特邀嘉宾、上海市华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孙毅律师也向记者指出,本次的古天乐和链玩事件,其本质其实是“图片版权”与“明星肖像权”相关问题的争议。依照《广告法》,明星需要对虚假或者违法代言承担法律责任,因而明星在进行产品的代言合作时通常会更加谨慎考虑且收取高额代言费用。部分商家会通过和影视公司的交易从而将剧照的使用权买下,然后将其用于宣传,但这虽然未侵犯图片版权,但是却容易侵犯明星肖像权。最后,链玩使用《反黑风暴》中古天乐的单人照片用于宣传,打着版权合法的旗号侵犯明星肖像权,这样做无非是为了商家节省成本。   天眼查显示,“链玩”属于杭州链街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石高涛,2018年8月22日成立,2022年5月27日曾因登记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仅获有一张“食品经营许可证”的资质证书。   而安徽联美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曾用名:安徽璀目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是否有授权《反贪风暴5:最终章》版权的资质呢?本报记者注意到,在《反贪风暴5:最终章》出品方与联合出品方中,均未出现安徽联美文化创意有限公司。 3.png《反贪风暴5:最终章》宣传照截图  在电影《反贪风暴5:最终章》的出品公司中,包括上海鸣肇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华策影业(天津)有限公司、墨客行影业(北京)有限公司、东方影业出品有限公司、耳东文化(北京)有限公司、上海天马联合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天马影联影视文化(北京)有限公司出品,天津猫眼微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华文映像(北京)影业有限公司、冠宇影业(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无限自在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北京耀影电影发行有限公司联合出品。   本报记者注意到,在《反贪风暴5:最终章》宣传照末尾处,标记@2021东方影业出品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对此,本报记者向安徽联美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方面咨询,截至发文,暂未得到回复。   数藏版权争议“解药”在哪?   对于此次链玩与古天乐独家经纪人公司方面关于数字藏品的争议问题,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链玩在仅获得该剧照授权的情况下,不能直接使用古天乐的肖像和姓名。”   “数字藏品避免版权纠纷没有捷径可走,应严格审核其所使用作品、人物肖像的授权情况,尤其应当与原始权利人联系确认,否则极易涉及纠纷。”夏海龙指出。   向凯也表示:“有了授权就一定按照授权内容严格执行,在授权范围内进行宣传使用。钻空子行为不合理也不合法,希望数字藏品行业也引起警惕,加强知识产权与版权意识,免走弯路。”   “数字藏品版权争议受到了广泛关注,大部分情况下对当事双方来说虽不愉快,但对行业来说却是好事。每发生一次版权争议,数藏版权模式的共识就会更明确化一点。数字藏品所依赖的区块链技术就是用于处理”权属定义“的技术进步,受益于数字藏品的铸造、流通、获益过程都非常清晰,在数字藏品领域发生这类争议时,反倒比其他行业更容易协调和解决。”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Hyperchain 超块链创始人、中科院软件所互联网实验室前总工程师、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史兴国向记者表示。   史兴国强调指出,从被授权方来看,对版权使用范围的精确定义是避免一切争议的前提。被授权方应当做好自律,在区块链技术基础上的数字藏品,权属清晰和可追溯,因此超越授权范围的行为也会被清晰的展现在所有人面前,从长远看是得不偿失的。   “授权方也应该更多的秉承发展眼光,要更清晰的认识到数藏行业为自身赋能的机会,借助数字藏品和区块链来开拓出更新式的、更精确的授权方式。我对数藏行业版权各方形成多赢局面很有信心。”史兴国进一步表示。   对于此次争议,一些数字藏品玩家、网友发表了“支持维权”、“链玩起飞”等不同看法。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