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街溜子》近期一定要赶上好文章 越读越登顶

不要做名为东华门的状元。不要做骑着马喝血的雁门关将军。方清只想收几个小兄弟,认几个大兄弟,安安静静地做个东京街头的过客。拯救大宋?就看皇上愿不愿意做我的小弟了。政治和六年。东京,大宋都城,又称开封。鬼谷子。半夜,整个东京仍笼罩在朦胧的幽暗中,但诗鬼到处都是商人和买家,人来人往。席地而坐,方清面前摆着一个地摊,一块灰布上散落着弹弓、羽毛球、球迷卡、官方选图等不值钱的玩具。总的来说,他是个小贩。头上戴着一顶圆帽的方清没有叫卖他的玩具,而是用一双明亮的丹凤眼看着过往的人群。黑暗的街道上,有挑着担子卖粥的,有两手空空跑来跑去的,有鼠眼东张西望的。方清的目光掠过人群,最后锁定了一名学者。然而此时刚刚进入秋分,这个秀才却手里拿着一件厚厚的羊皮袍子,眼睛东张西望,十分反常。这是方清第三次以一个漫步在鬼市子昏暗街道上的学者的身份看这本书。“嘿,你要卖那件羊袍吗?”一直没有开口喊叫的方清突然说道,眼睛直直地看着那个拿着羊皮袍子的书生。“是的。”秀才听到有人对他的羊皮袍感兴趣,眼里闪过一丝欣喜,他迈着小碎步来到方清的摊位前。“给我看看。”方清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手来,俯身向那位学者。稍一迟疑,书生将羊皮袍披在方清的手上,晨雾中他的脸紧绷着。从羊皮袍开始,方清慢慢用手摩挲着羊皮袍,一双丹凤眼不时抬起,望着站在面前的书生。“长袍不错。你想卖多少?”方清把羊皮袍子放在腿上,用手按了按头上的圆帽,遮住了脸。这位学者紧绷的脸变得柔和了,眼里闪着轻蔑,但脸上挂着温暖的浅笑,他向方清伸出了手。方清没有多说什么。他直接举起手,黑色的长袖子缠在书生的手臂上,牵起书生柔软的小手。咳嗽。这并不是说方清有什么特别的癖好,但这就是这个鬼市子的交易方式。天亮之前,不要点蜡烛,全靠摸黑,讨价还价,在袖子里握手。很久以前,方清抽回袖子,从口袋里掏出五两银子递给了那位学者。交易完成了。拿了钱的书生脸上笑个不停,生怕方清反悔,赶紧收好钱,转身离开,消失在晨雾中一条漆黑的小巷里。看着书生的背影消失,方清嘴角露出一丝不屑,把羊毛袍扔在地摊上,用其他玩具包好扛在肩上。他关上了电话亭。晨光闪现在东京城的脸上,巷子里传来铁牌的敲打声。黑暗中,诗鬼人来人往,但日出后,这里看起来一点也不像集市,好像以前只是一群贪婪的孩子聚集在这里。离开诗鬼的方清向东走,很快就看到了旧都城的城墙。北宋有四都,以东京为首都。这个资本分为旧资本和新资本。这个旧都指的是唐朝的汴州城,五代最后一周周世宗在老城周围所建的,称为新都。背着行李的方清脱下他的圆帽,看着旧都城的城墙。他的眼睛充满了恍惚。虽然这已经不是他重回北宋的第一天,但看着历经千年仍充满历史痕迹的城墙,还是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首长,吃馒头,吃零食。”曹门街的老太太们抱着腰,喊叫声打断了方清的恍惚。这条街的南边是雍容华贵的郑皇后的府邸,北边是各种美食店。古老的曹门大街,皇家的威严和城市的气息交织在一起,并不奇怪,但有一种令人愉悦的和谐,比如这大宋。被喊叫声惊醒的方清没有离开旧都
墓上有枣树。因为这个原因,这条巷道就叫子钟子街。方清在早冢街找到一个街边小摊,坐了下来。她把包裹和圆帽放在长凳上,向小贩挥了挥手,用生涩的东京口音点了早餐。“客官,打卤面里有两个糖糕。他们都活着。”没等方清,小贩就端上了早餐。饿了很久的方清闻了闻卤面,食指动了一下。打卤面,打卤面,叫打卤面,其实就是打卤面,五寸的碗一定是三面七面打卤面。他喝了一口卤面,咽下去之前在嘴里滑了一下,又吃了一口糖糕。浓郁的味道混合在嘴里,一扫早晨的烦闷。“走,咱们今天早上委屈了我两个兄弟,在街上随便吃点东西。这一顿午饭,我哥就另找酒店请我两个兄弟好好吃一顿。”吃饭吃到一半时,方清听到了某人的话,以为她遇到了一个假装的怪物。要知道,在东京,没有一个吃喝的地方可以称之为酒店。在北京,凡是能称得上酒店的,都是用优雅和鲜花装饰的。在东京,只有72家旅馆,其余的都叫脚店。所以刚才那个人说的话听在方清的耳朵里就像一个抽着大前门的人喊着他不抽中式咳嗽。来街上吃个路边摊说要去酒店?你是大宋王思聪?方清抬起头,差点没笑出声来。坐下的是那个一大早就卖了羊皮袍的书生。太巧了!不是的!“怎么了,蔡哥哥?有什么意外收获?”“是啊,大米,什么情况?”两个书生模样的人在板凳上坐下,看着嚷嚷着要请客的蔡导,眼神里带着疑惑。平日里一直在搜索的蔡导怎么了?拿到钱了吗?“哈哈,前阵子,我在诗鬼没被骗。我花了四两买了一件羊皮袍,结果是一件牛皮纸底的假货,上面还粘着皮毛。我两个哥哥还能记得吗?”蔡心情很好,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是的,怎么了?”两位学者都记得蔡导被骗那天泪流满面的样子。我想知道为什么蔡导今天这么骄傲。“今天早上,我又去鬼市子把羊皮袍卖了,卖了五两银子!”蔡导故意压低声音,却抑制不住激动的语气。“真的吗?”“什么?有这种事吗?”两个书生都没想到蔡导不劳而获,不但把骗来的钱赚了回来,还白白赚了一两银子。“好的,米饭,那我得多点几盘假煎肉了。”“看你那点出息。蔡哥请客。你还吃什么假炒肉?真正的炒肉能让你永生吗?”“就是,今天的费用都是我蔡导出的!”蔡拍了拍自己单薄的胸膛,脸上满是兴高采烈。他不禁感谢那个早上在诗鬼买了他羊皮袍子的傻瓜。而这个大傻瓜,方清,正坐在长凳上,舔着卤面,吃着糖饼。一双丹凤眼看着三个书生好似等待着好戏。不着急的方青慢吞吞地嘬着打卤面,吃着糖饼,磨蹭到晚来的蔡稻一行人先行吃完。“三位,把账结一下吧。”小贩眼瞅三位书生吃得差不多了,一脸赔笑着来收钱。“少不了你的,拿去吧。”蔡稻用袖子擦净嘴角的渣滓,从衣裳中取出一两银子递给小贩。“嗬,蔡兄就是蔡兄,一出手就是一两银子,阔绰!”“风流啊,阿稻!”两位书生吃着蔡稻的饭,拍着蔡稻的屁。而蔡稻也被这马屁拍得整个人都飘了,“嗨,没办法,习惯了出门不带铜钱,此乃弟弟我的坏癖好,二位兄长不可学,不可学……”“咳咳。”蔡稻的吹嘘被小贩两声咳嗽不客气地打断了。“客官,你这两银子是假的。”小贩脸上的赔笑已经变得生硬。“假的?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被打断的蔡稻脸色也不好,听言银子是假的那脸色更差了。“客官,你还别不信,咱干了这么多年,什么银子是真,什么银子是假还不知么?客官你这银子必是铅锭无疑。”小贩把那两银子随意丢在桌上,宛若垃圾。“这颗?”“假的。”“这颗?”“假的。”“这颗!”“还是假的。”蔡稻把五两银子全部试了个遍,结果很一致,都是假的。汗珠从蔡稻的脑门上留了下来,这会他才发觉,他拿着那个假羊皮袍以为对方是傻子时,对方看他也跟看傻子无异。报官,这是蔡稻第一时间想到的,但很快这个想法就破灭了,因为他是在鬼市子上交易的。鬼市子,本就是假货堆积之处,假多真少,人尽皆知,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鸡鸣狗盗之辈偷窃之物在鬼市子上售卖,鬼市子上多的是来路不明的货物。在鬼市子,你可能花十金买来一件分文不值的衣服,也可能花数百钱买到真的貂裘。夜盗夜售,卖者买者,无处可查。蔡稻自己就是去卖假衣服的,根本没法追回,也无处可追。“客官,你若是掏不出钱我可要报官了。”小贩的脸上哪还有丝毫笑容,眼神朝身边示意,很快就有几个小贩围了过来,围住了三个书生,神色不善。而另一边,方青吹着口哨,背着包裹,拎着圆笠,放下几文钱离开了,嘴角有一丝不屑的浅笑。呵,卖假货,小爷在莆田卖假鞋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喝奶……等等!不对啊,好像这蔡稻出生的时候,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还没喝上一口奶呢。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