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120急救背后:冷漠的接线员

家住平顶山的彭先生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于5月17日中午接到女儿舍友的电话,对方说彭美昏迷了,自己得知后,立即开车从平顶山赶往郑州,在下午三四点到达郑州。彭先生说,女儿彭美于当天下午进行了手术,此后一直住在icu病房,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直到5月30日女儿去世,十多天下来,医疗花费大约二十多万。彭先生向媒体提供的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诊断证明书显示:“患者以‘(代)突发意识障碍3消失余’为主诉入院。初步诊断为:意识丧失查因:急性脑出血破入脑室、脑室铸形;I型呼吸衰竭;高热查因:中枢性高热?神经源性休克?彭先生称,自己想了解女儿出事的经过,于是在5月19日前往龙子湖派出所报警,警方调取了一段彭美和120急救中心的录音给他。彭先生的微博附上了一段彭美和120接线员持续8分钟的通话录音。通话录音显示,彭美呼吸沉重,说话声音较小,接线员问她是要救护车吗?彭美“嗯”了一声,说“河南大学”。接线员询问河南大学在哪?彭美回答“郑州”,后再次强调“河南大学郑州校区”。接线员则询问在什么路上?这时彭美回答:“明伦校区,我头好疼啊,明伦,郑州。”接线员再次询问:“明伦校区是在哪个路上?我只知道有个龙子湖校区。”录音中,接线员继续询问“明伦校区是在哪个路上?”,彭美再次重复“我不知道,郑州”。接线员告知她不要用嘴巴呼气,用鼻子呼吸,否则会越来越难受。随后接线员多次与彭美确认位置,请她向室友确认位置,彭美回复说没有室友,并再次说“郑州河南大学”。随后,接线员让彭美看一下微信位置,并说“不要用嘴巴呼吸”。通话后半段,彭美说话困难,难以直接回复接线员问题,并带有哭腔,接线员则表示不说清楚位置无法派车。彭先生告诉记者,通话录音的前半段,女儿多次明确说自己在河南大学郑州校区,且河南大学在郑州只有龙子湖一个校区,“孩子后面已经意识模糊了说错话了,他们可以报警或者联系学校定位,但他们却一直说孩子说不清楚位置。”校区在哪里查一下就可以获得具体地址,在女生还有意识的时候应该引导女生说出自己宿舍楼门牌号,而不是浪费时间去纠结上网一下子就能查到的事。所以充分证实了录音中显示出接线员的态度十分散漫敷衍。这个接线员的话语中充满了对一个濒临死亡的女孩的恶意,真不敢想象,救死扶伤的医疗体系中居然有这种人的存在,多数接线员是有素质的,会耐心听你说清完整地名。可此人一直在趾高气昂的叨叨念浪费通话时间。作为急救接线员这一职业,肩负着生命的重任,每秒都弥足宝贵,早一秒结果都不一样。目前的急救电话一直重复性要求报地址,然后层层转机,每一层基层都打电话核实,要求重复报地址,浪费大量时间。所以我们国家的医疗体系至少在这方面还是不完善的,需要尽快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找到病人的位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