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石井(散文)

我的故乡在石井镇胡庄村白前组,——龙潭大峡谷第一道山门往北不足一里的小山沟里。20多年前,谁要是说“家在石井”的话,听众绝对会说:哇塞,家在石井?那么远,那么偏,那么穷,那么闭塞和落后,你嘚瑟啥呀?不错,那时候,一说起自己是石井人,大多数老乡都会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多半儿还会被人联想到那句俗语“穷山恶水出刁民”来!但是现在,每一位石井的父老乡亲,一说起自己的家乡,多半都会眉飞色舞:家在石井,我骄傲!家在石井山水间,恰似人在画中游!出门向西南,不过三里,就是闻名世界的龙潭大峡谷!自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地质公园评审专家两次喊出“世界上最美的峡谷”、“全世界人人都该来的地方”之后,她便不再属于石井、属于新安、属于中国,而是属于整个世界了!西北十五里,便是黛眉山,和隔河相望的济源联袂入选“王屋山、黛眉山世界地质公园”的地方!这里是国内唯一被黄河三面环绕的地质公园核心景区,也是一座地质名山、文化名山、历史名山和生态名山!与龙潭大峡谷一刚一柔,宛若同胞姊妹,珠联璧合,驰名中外!东北八里,是黄河明珠荆紫仙山!“光腾银汉三千界,势薄昆仑第一峰”,孤峰独秀,晴岚围翠,是古今闻名的新安八景之一“荆紫生岚”所在地。往东六里,就是山环水绕、水依山偎、层峦耸翠、碧波荡漾的黄河新安万山湖了!往北一岭之隔,就是著名的黄河神仙湾!沧海桑田,沧桑巨变,——以前,这些词儿在我们脑海里仅只是抽象的定义,但是现在,都实实在在变成了库区所有移民眼眸中泪光闪闪、挥之不去的乡愁!往南五里,就是这几年渐成网红打卡地的国家第二批、洛阳首批的传统古村落——寺坡山村。南连青要山,西邻龙潭峡,北望黛眉和荆紫,东眺黄河万山湖!“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之;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或晨曦微露,或夕阳衔山,居高临下,极目远眺,恍若人间仙境!自1991年离乡至今,故乡距我越来越远,我却离故乡越来越近!远的是距离,近的是感情!寒暑假期,一有机会,我就归心似箭,飞奔回乡!徜徉在康萌雅苑度假村的山边水畔,我总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激动和自豪!因为31年前我因治病欠债、背井离乡、远赴铁门之时,脚下的土地依然贫瘠,我是眼含热泪离开的!我怎么能够忘记24年里故乡留给我的惨痛记忆!我曾经带领学生,纵穿龙潭大峡谷,到峡谷尽头上方的大天地去,背椽子搞勤工俭学;我曾经在黛眉山南大峡谷里当过护林员;我曾经坐公共汽车经南石崖公路,历石井、西沃、仓头、石寺、铁门,一路西行,赴晋治病;我也曾在春暖花开时节,在寺坡山寺西村一住两个多月,给小姨父家放牛,南岭后、大阴坡、竹园沟、大转脐儿、小转脐儿……这些地名至今印象深刻;离开故乡的前两天,一场暴雨导致山洪暴发,带走了同沟邻村一位花季少女的生命!正因如此,进入新世纪以来,观念一转天地宽,山乡巨变换新颜,我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一样的青山绿水,先前的穷山恶水,现在摇身一变成了金山银山!原来羞于启齿的石井,现在却名扬世界,妇孺皆知!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从穷山恶水到青山绿水,离不开一张蓝图绘到底的新安县历届领导班子的持续努力,离不开诸多社会有识之士的共同努力!2002年暑假,我到龙潭峡去游玩,顺路到住在村里的李小定老师家里去拜访。说起景区开发,他老人家扳着指头说出了一大串名字,然后说:“这几年,他们往这后头跑的回数多着哩!”未来,石井的发展会更加引人注目。途径石井的济新高速公路将于2015年建成!到那时,你再来石井,那将会是另一番更加动人的景象!家在石井山水间,枕云卧月赛神仙!我骄傲,我是石井人!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