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大一女生去世前求救120,接线员:我觉得你没事啊

近日,一段录音上了热搜。第一次1205月17日,上午10点27分,河南大学大三女生在宿舍突感身体不适,拨打了120求救。录音显示,女生呼吸沉重,声音较小。接线员问“是叫救护车吗?”女生“嗯”一声,接着说“河南大学。”接线员问“河南大学在哪?”女生答“郑州,河南大学郑州校区。”接线员,“在什么路上?”女生,“明伦校区,我头好疼啊!”接线员再次问道“明伦校区在哪?我只知道有个龙子湖校区。”女生不断大喘气,重复道“郑州。”接线员注意到女生的情况,告诉她不要用嘴巴呼吸,要用鼻子呼吸,平静平静一下。接线员又多次询问该女生具体位置,让她向室友确认位置或加微信发位置。女生表示“没有室友,郑州河南大学”女生疑似病情加重,带着哭腔,难以回答,接线员则表示“同志请你配合我好不好,你这样咋能找到你,这都上大学,20多岁的人了,你咋没音了呢?”女生虚弱地表示,“微信在哪?”接线员“你微信发位置可不可以?你没啥事呀我感觉你,在哪干嘛呢?乌拉乌拉,不说清楚无法派车的…..”这通电话长达8分钟,接线员并未派车。第二次120当日中午12点左右,女生的室友回来发现情况不对,立即告知了班长,班长拨打了120,班长报出准确位置后,接线员反复询问上午是否有同学拨打过120,班长担心被当作是重复拨打,于是多次强调是第一次打120,请尽快派车。该女生去医院路上的时候,接线员给女生的手机回了电话,询问女生状况,室友则表示“她当时可能意识模糊说错位置了,说不清在哪。”120抵达学校时,距离女生第一次打120已经过去了2个多小时。去世该女生进入医院后立即进入急诊室,因为脑出血昏迷14天,一直靠着呼吸机维持生命,直到5月30日去世,年仅20岁。郑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诊断证明书显示:“患者以‘(代)突发意识障碍3小时余’为主诉入院。初步诊断为:意识丧失查因:急性脑出血破入脑室、脑室铸形;I型呼吸衰竭;高热查因:中枢性高热?神经源性休克?女生父亲表示女儿并没有心脑血管相关病史,为了解女儿死因,报了警,并在派出所听到了一段女儿拨打120的录音。后续6月3日,郑州已经宣布成立了专项调查组,正对该情况进行调查,调查结果将予以公布。结语女生呼吸困难,接线员让她用鼻子呼吸,女生喘不上气,接线员问她室友在哪?女生发不出声,接线员责备她20多岁了连位置都不清楚,为什么不出声。从部分录音,笔者发现接线员一直在问“河南大学在哪?”“请你配合我!”,最后甚至说出“你没啥事呀我感觉”这句令人窒息的话,身为接线员,遇到声音微弱的求助电话时,不是应该立即问清姓名、宿舍号、楼号,马上派车,立即联系河南大学校区核实该名女生情况吗?可是,该接线员做了什么?笔者想问该接线员,你在挂断电话的2个多小时里,是在担心女生的安危?还是在庆幸今天的工作又敷衍了一个呢?我们一直暴露在大数据时代,可在生命攸关时,却找不到我们的位置。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