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桥之战后的东西两魏,连锁反应的叛乱与冲突

东魏元象元年(西魏大统四年,公元538年)八月四日的河桥之战后,东魏虽然收复了黄河以南部分郡县,但河东、荆州地区以及洛阳周边部分地区都还在西魏之手。为了稳定新占领的河东地区,宇文泰对李远说∶ “河东郡位置非常重要,除了你无人可以担当此任。”遂任命其为河东郡守。李远到任后,移风易俗,劝课农桑,严明纪律,兼顾修造守御器具,不到一个月,当地百姓都对他非常爱戴。河东地区逐渐稳定下来,但洛阳周边地区的情况复杂得多。当初,伊川当地的豪强李长寿被北魏朝廷任命为防蛮都督,逐渐晋升为北华州刺史。孝武帝西迁后,李长寿率领部众抗拒东魏,被西魏政府任命为广州(治所河南省鲁山县)刺史。东魏行台侯景率军攻克了李长寿的堡垒,将其诛杀,他的儿子李延孙又收集父亲的旧部,继续抗击东魏。西魏朝廷任命李延孙为京南行台、节度河南诸军事、广州刺史。李延孙以收复洛阳地区为己任,西魏朝廷知道李延孙的部队人数太少,不足成事,又任命李长寿的女婿韦法保为东洛州(西魏以上洛为洛州,以原洛阳之地为东洛州)刺史,并给他配备了数百兵工。韦法保到来后,与李延孙合兵一处,在伏流城构筑工事。当初独孤信占领洛阳后,曾派遣权景宣率领三千人采集木材、石材整修洛阳宫室,遇上东魏军队前来,权景宣就隐匿在民间。不久,他感到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就伪造了宇文泰的书信,招募了五百多人,占据了宜阳,声称西魏大军即将前来。东魏将段琛等人率部来到九曲,忌惮权景宣,不敢继续西进。权景宣担心东魏军最终会得知虚实,遂对外宣称迎接大军,率领心腹逃走,与李延孙相会,合兵攻下了孔城(河南省伊川县西南),洛阳以南的不少郡县都纷纷归附。西魏丞相宇文泰命令权景宣驻守在张白坞(在河南省宜阳县西北),指挥关东响应西魏的各路人马。不久,李延孙为其长史杨伯兰所杀,韦法保即率部进驻李延孙的营寨。权景宣从宜阳逃走以后,东魏的段琛和尧雄重新占领了宜阳,派遣阳州刺史牛道恒招诱西魏的边民。西魏行宜阳郡事、南兖州刺史韦孝宽深感头疼,就派人搜集到牛道恒的手迹,命令善于模仿别人笔迹的人伪造一封牛道恒写给自己的书信,信中说明将要投降西魏,还在信纸上留下火烧过的痕迹,仿佛是灯火下写就的,然后,让人送到了段琛的手上。段琛果然对牛道恒怀疑起来,牛道恒提出的建议,段琛一个都不采纳。韦孝宽知道段琛与牛道恒之间不和,遂接连出兵骚扰,最终活捉了段琛、牛道恒等人,洛阳西南、西北部一带又回到西魏手中。洛阳东部一带的情况却更为复杂。河桥之战后,赵刚所部被滞留在洛阳东部一带,他率部接连击破东魏广州刺史李仲侃所部;侯景部将陆太、颖川郡守高冲等人率领八千余人,进攻襄城等五郡,赵刚挑选五百步骑,大破高冲等人。等到李延孙被长史杨伯兰杀害后,赵刚又诛杀了杨伯兰,并攻克了广州,继续向阳翟挺近。侯景与赵刚激战了十三天,赵刚又率部回到了宜阳。当时,洛阳周边郡县有的依附西魏,有的属于东魏,但到了这一年的十二月,西魏是云宝、权景宣、李延孙等人率部偷袭洛阳,将东魏洛州刺史王元轨赶跑,又攻克襄城,俘获了东魏郡守王洪显,俘虏斩杀了五百多人,从襄州、广州以西又成了西魏的领土。西魏东道行台王思政认为玉璧(山西省稷山县)地势险要,请求在那里修筑城池,将大本营从弘农转移到那里,宇文泰同意了,西魏朝廷很快就任命他为都督汾州、晋州、并州诸军事,并州刺史,东道行台如故。河桥之战,西魏大败,引发了长安赵青雀之乱,实际上,除此之外,在陇西地区也发生了莫折后炽的叛乱。行原州事李贤(李远之兄)与行泾州事史宁一起前去讨伐,莫折后炽严阵以待。李贤对史宁说∶”叛党聚集很久,党徒很多,好几个州的百姓都纷纷响应。我军如果集中兵力一路打去,敌人必定会齐心协力抵抗,敌人的兵势不分,敌众我寡,我们将难以取胜。现在,如果命令各军分成数路,多设旗帜、战鼓,互为倚角,威胁敌人外围的各个营寨,大人则率领精兵,直取莫折后炽,按兵不动。莫折后炽想上前与大人决战,又忌惮大人所部精锐;各个营寨想出来接应莫折后炽,但又担心我们的疑兵。这样一来,敌人进不敢战,退又逃不掉,等到他们懈怠后,一战必定能够将其击破,只要莫折后炽一败,各个营寨将不攻自破。”但史宁没有听从,屡战屡败。在最后一次交手中。莫折后炽打败了史宁所部,李贤却率领数百轻装骑兵径直掩袭莫折后炽的大营,俘获了他的妻子、奴仆共计五百多人。莫折后炽正要组织追击,突然听说自已的后方失火,顿时大惊失色,遂丢下史宁,返身与李贤厮杀。李贤亲手斩杀十余人,活捉六人,莫折后炽大败,单骑遁逃,陇西叛乱遂被平定。经过沙苑之战和河桥之战后,东西魏两国都已经无力继续展开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了,双方都看到任何一方都无法将对方消灭掉,只能暂时维系着共存的局面,在随后的三年里,两国之间也暂时恢复了平静,双方都将注意力转到了国内。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