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产业链重构 中国为什么有底气

4月初,一家跨国公司的厂务经理郭胜俊环顾生产车间,不禁焦虑:那么多灯还暗着,意味着那么多员工还没有返岗。因为疫情封控,上海工厂里3000多员工只到了约300人,不足十分之一。他恨不得把工人一个一个从社区里直接拽过来。   这么少的人开工,工厂运营成本极大,甚至产品做一天亏一天。为什么还急着复工?郭胜俊说:“我们就是为了告诉美国总部、告诉全世界,我们的实力还在,我们仍然开工,会尽一切可能履行对客户的承诺。”   订单外流,这是他最担心的。事实上,本轮疫情期间,这家跨国公司位于上海的工厂因为无法满产运行,一部分订单确实流向了墨西哥、马来西亚等地。订单流失是疫情期间暂时的,还是将一去不复返?   这不仅是郭胜俊的疑问,也是众多关心中国经济的人共同的疑问。因为时间一长,订单转移可能转化为产业转移,进而削弱外贸。不久前,“越南出口超越深圳”的新闻曾深深震动了国人。   这家跨国公司和众多企业一样,正经历着一场全球性的产业链重构。重构其实在多年前就已开始,只是新冠肺炎疫情加速了它的进程。经济学家认为,推动重构的力量既有经济的,也有政治的;效用既有短期的,也有长期的;对企业和宏观经济既会有冲击,也会带来新的机遇。 不单单是越南  5月中旬,越南总理范明政访美,核心任务是招商。他接连拜访了英特尔、苹果、谷歌、微软、波音等巨头,希望美国企业加大在越投资。   近年来,越南的发展的确让人刮目相看。在国际服装市场,越来越多的商品贴有“Made in Vietnam”(越南制造)标志。在电子产品制造领域,三星有一半手机在越南生产,苹果有31家代工厂落户越南。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的2020年,越南经济增长了2.91%,居世界第二。2022年第一季度,越南进出口总额、出口额均超过深圳。   还有印度。我们的这个邻国加大国立志成为全球制造中心。以苹果手机为例,过去印度主要制造iPhone SE、iPhone 6S等旧机型,今年4月苹果宣布在印度金奈生产最新的iPhone 13系列,而这些产品此前只在中国生产。   印度现在是世界第六大经济体,产出大致相当于中国20年前的水平。未来几年内经济若以6%的速度增长,到本世纪30年代中期,印度将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经济学人》认为,“这将创造一个巨大的新市场和制造基地,并改变全球力量平衡。”   不单单是越南、印度等后发经济体,美国也在大力重整制造产业。美国总统拜登5月在韩国拜访现代汽车,现代承诺在美投资100亿美元用于电动汽车研发制造。三星也计划投资170亿美元在美国得州建设全新晶圆代工厂。   而另一方面,部分跨国企业试图减少对中国制造的依赖。《华尔街日报》日前报道,苹果公司已经要求合同制造商在中国之外增加生产。 重构的背后  产业链重构首先源自市场的力量。从劳动力价格看,东南亚多国的工人月工资在700元—1000元,而在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则要达到5000元—7000元。劳动密集型产业,如纺织服装等从2010年起就已开始向越南转移。从美国进口数据来看,2010—2019年间,中国向越南转移的纺织类产品份额约为6%,鞋帽类产品份额达15%。   全球产业链重构是中国产业升级必须经历的关口和考验。中国向越南等地的直接投资和产业转移,使得国际分工更为清晰。中国已经成为全球价值链重要节点,越南等则有成为次级节点的潜力。部分产业链环节向东南亚溢出,某种意义上意味着以中国为中心的产业链规模变得更大了。   从另一个角度看,全球产业链重构与转移还源于部分西方国家基于偏见的有意识操控。简单地说,一些政客试图把贸易往来限制在由所谓“可信赖国家”组成的圈子里,有人把这一变化称作“友岸外包”。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在4月的一次演讲中说:“赞成把产业链转移到众多可信赖国家,打造‘友岸外包’将会降低美国经济以及我们信得过的贸易伙伴面临的风险。”并且,某些领域已经可以见得到这种偏见正在产生实际影响,如美国和澳大利亚正联手建造稀土开采和加工设施。 中国的底气  这种“重构”的趋势,会对中国经济和产业发展进程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首先必须看到,产业链“重构”不等于“转移”,特别是对于生产和销售均与中国密切联系的行业。   2021年,全球汽车零配件供应商采埃孚集团以中国为主体的亚太区销售额占全球销售额的25%,计划未来提升至30%。采埃孚还计划将国产化率提高到100%,40年多来采埃孚经历了从“中国销售”到“中国制造”、再到“中国研发”的跨越,正朝着“中国引领”的目标前进。   实现这一切的基础是中国完备的产业链——从上游的原材料到下游的终端产品一应俱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中国已经形成了门类齐全、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为全球企业提供了高效、可靠的生产环境。   中国大市场是这些跨国企业重构产业链的另一个重要原因。中国是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大医疗器械市场,通用电气医疗在上海、无锡、天津、北京分别建立了制造基地,生产CT、核磁、超声等医疗器械,并提出“全面国产”战略。目前,通用电气医疗在中国生产的医疗器械产品近50%供内销,另一半供出口。通用电气医疗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张轶昊表示:“我们希望2025年在中国市场销售的国产制造产品比例达到70%—80%。全面国产战略是顺应市场需求的合理决策,满足中国医患从经济型到高端产品全覆盖的医疗设备需求。”   经济学家指出,对于供应链和销售均在中国的行业,与中国“脱钩”既不明智也不现实。 世界从此不同  过去几十年中,中国融入全球产业链不仅带来本国经济腾飞,也给全球消费者带来了实惠。一份研究表明,因为对华贸易,美国消费品价格从2004年到2015年平均每年下降0.19个百分点。   当然,受益的还有在华布局产业链的企业。5月8日,疫情还未结束,欧莱雅宣布在上海成立一家投资公司。欧莱雅北亚总裁及中国首席执行官费博瑞说:“这是欧莱雅对于深耕中国市场的承诺。进入中国25年来,我们见证了中国市场的大发展,并在同频共振中受益良多。”去年5月,汉高宣布投资约5亿元,在上海扩建一个全新的黏合剂技术创新中心。汉高大中华区总裁荣杰博士说:“我们相信,中国经济韧性强、潜力足、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会改变。”   然而,逆全球化趋势可能会破坏过去几十年的世界经济发展成果。经济学家担忧,美国政府的所谓“友岸外包”将损害开放的全球贸易体系,无论穷国富国都会受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古林查斯说:“这对全球经济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疫情终将过去,世界从此不同。在经济规律与政治力量共同作用下,这一轮产业链重构造成的冲击已经显现,部分产业转移已成趋势,并将对我国未来出口结构产生长期影响。光大证券研究报告认为,低技术链条出口增速将下行,而高技术链条将成为重要支撑。   “未来我们要加大对外开放的水平、进一步打造全球最佳的营商环境、尊重知识产权保护,吸引全球的资本、技术、人才等,最终实现生产要素的最佳配置。”商务部原副部长魏建国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通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打造了世界工厂这一地位。下一步,中国的目标应该是高精尖制造业的世界工厂。”

标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