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玉的审美

一个具有良好的审美感悟或审美意识的古玉藏家,他对于古玉的鉴赏,一定有着比别人更佳的条件和优势。因为作为一个真正的收藏家,他在其藏品身上所发现的,首先应该是一种作为艺术品的美学价值,而不仅仅是着眼于流通领域的价格因素。只有具备了这样的立场和视点,他的收藏和鉴赏才有可能进入到一个更新更高的层次。双龙合体组佩玦传洛阳金村出土弗利尔美术馆藏古人对材质的不断发现和认知,体现了先人对美的不断认识和审美感悟能力的不断总结提高。“美石即玉”,那是对玉石具象化的感悟。“温润如玉”,便是对玉的内在美质有了进一步的揭示。而孔子将玉喻德,并列举出诸如“温润而泽”、“其声清越”、“气如白虹”等特质,更是完成了对玉质的审美的全部核定过程。龙形玉觽洛阳金村出土弗利尔美术馆藏可见,古人对玉的选择,首先是从材质上去认识的。真美的古玉,一定凝聚着古人良苦的用心,其质地必然一方面具有时代烙印,另一方面给人的第一视觉感受是和谐而又温润的。绞丝龙形玉佩克利夫兰美术馆藏古玉的器形既是古代用玉制度和用玉思想的需要,也是古人审美观念的集中体现。无论是巫玉、神玉还是王玉及至世俗化用玉时代,玉的器形都是古人对神权、生命和大自然高度想象的审美产物。因此,每一件古玉的器型,都是经过玉匠精心构思、巧妙雕琢的艺术作品,而不是马虎草率、随意为之的摆设。它必须是灵性的、生动的、整体和谐的,而不是生硬的、呆滞的、生搬硬凑的。绞丝纹玉环洛阳金村出土弗利尔美术馆藏古玉的形美,不但是直观的,而且还有其丰富的内涵之美。它不但是表象的,而且蕴含着深厚的历史人文美学价值。犀形玉佩克利夫兰美术馆藏由此看来,如果收藏了另外类型的一些“古玉”:圆雕件形状怪异而又扎眼,佩饰件比例失调而又别扭,动物件线条呆滞而又缺少神韵,那么,十有八九,你就不幸“吃药”或者说是“中招”了!色美其实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玉的本色美,二是古玉的沁色美。应该说,只要具备了这两层意思中的任何一种审美要求,那么,这样的古玉都是美玉。古玉沁色的形成过程,是历史的年轮深深刻上的印记。在它身上,无疑包含了社会人文学、历史学、地质学、物理学、化学、美学、风俗学等丰富浩瀚的信息量,它记录了沧桑的社会发展面貌,反映了风云变幻的时代动荡,昭示了大自然所赋予的种种神奇演变。因此,古玉的沁色,对于我们的审美感悟应该是多角度、多层面、立体化的。长期以来,有人曾将沁色看作是一种病态美,笔者认为,那既违背唯物主义原则也违背了审美的多样化精神。而一味地求白的要求又多少带有一种世俗化倾向。兽形玉饰洛阳金村出土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藏由此可见,沁色美之于古玉鉴藏,需要逾越两道屏障:建立沁色美的审美标准和认识沁色美的真实内涵。真古玉的沁色,应该是丰富、多变和自然的,它不但能给人一种多姿多彩的美学感受,而且更能让人领略到一种沧桑的气息,如果真要说病态的话,赝品古玉的“沁色”,才是“名符其实”的。但须知,即便如此,美与病态之间,有时也只是一步之遥呢。透雕龙虎饰谷粒纹玉璧洛阳金村出土纳尔逊-阿特金斯艺术博物馆藏常常在欣赏一件古玉的时候,总是为其巧夺天工的构思和工艺而感慨,与读《诗经》时读到“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时感受到的情景,是一脉相承的。工艺之美,同样带有时代的印痕。但每个时代的工艺,都有其不同的美妙之处。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对古玉工艺之美的欣赏,同时也是对历史生产力和不同时代审美观念的回顾。石器时代的工具是简陋的,因此其工艺应该是稚拙古朴的;铜器时代的工艺开始向精细发展,而铁器发明以后,其工艺则愈发精美。古朴是一种美,精致是一种美,简洁是一种美,繁缛也是一种美。只是,每种美给人的感悟不同罢了。于是,假若我们用那些千姿百态的美去比照形形色色的古玉伪品,你就会发现,仿西周的,找不到那种流畅婉转的斜刀一面坡工;仿春秋的,找不到那种华丽规整的剔地与压地浅浮雕;仿战国的,谷纹平滑,已找不到扎手的感觉;仿西汉的,线条笨拙而粗陋,也找不到游丝般的跳刀迹象……玉龙洛阳金村出土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藏总之,没有了殷商的文雅、春秋的繁缛、汉工的豪放、魏晋的精巧、隋唐的圆浑,那么试想,这样的“古玉”,还有何美之有呢?审美感悟,是古玉鉴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或环节。因此,如何善于发现古玉中美的内涵以及不断提高自身对于古玉鉴藏的审美感悟能力,便成为了每个古玉收藏和研究者重要的题中之议。只有这样,古玉在艺术品行列中的地位才能真正得到确立,古玉收藏才能成为一种文化,古玉的审美价值、历史人文价值和经济价值才能得以充分发掘并且日益为人们所重视和认可。龙凤形玉牌饰洛阳金村出土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藏

标签

发表评论